【明話你知】醫生跑馬拉松的道德高地

Megan
發表於2019/07/07
811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圖:LA Times Twitter @latimes)


最近以2小時53分完成洛杉磯馬拉松70-74歲組的Frank Meza醫生,昨天(7月6日)被發現倒卧在Dodgers棒球會主場外不遠的天橋下河道,發現時已經斷氣。


早前,他這個成績被DQ(取消資格),因為有官方攝影、途人手機和附近商戶防盜鏡頭拍下相片和片段證據都紛紛顯示他跑捷徑。大會的聲明更指出,他在某些分段做出少於4分鐘/公里,比同年齡組在運動場跑的5千米世界紀錄時間還要快。加上他的比賽成績比亞軍快出超過一小時,這些非比尋常令賽會覺得他勝之不武。 


而將醫生告發到賽會的,是正職金融人,marathoninvestigation.com網主Derek Murphy。在2019年洛杉磯馬拉松之先,他已經憑手上相片和片段令醫生在2014年和2016年加州國際馬拉松的成績被褫奪,賽會更勅令醫生終生禁賽。另外醫生在Mesa-PHX的成績亦因為被Murphy向賽會告發調查當中。


Meza醫生是墨西哥移民第二代,年青時專攻10公里和越野跑,也在大學隊在社區俱樂部執教,也有門生成為精英級跑手。他在60 歲退休後才開始「加里數」「玩」馬拉松,更當上教練。由4小時開外到3小時以內,他堅持這個成績是他努力得來的成果。在診症室內外,他為住在南加州的拉丁族裔的低收入家庭贈醫施藥,在社區也德高望重。


醫生的死在美國跑界引起軒然大波。由網上報告他的成績破紀錄開始開始有人留言,接著有人起底說他有跑捷徑被取消資格的前科,在2014年洛杉磯馬拉松後,他被賽會要求翌年參加賽事時有領跑員陪同,但他一口拒絕,然後參加同期的奧克蘭馬拉松——他10 年前4小時多的的完成時間早已合資格跑過門檻極高的波士頓馬拉松,為甚麼要為破一個破完都沒有人注意的年齡組別紀錄而要挺而走險?


「原來,中老年而事業有成的男仕,愈來愈多會為完成時間而跑上捷徑的不歸路。」前波士頓馬拉松冠軍及前《Runners World》編輯Amby Burfoot說。Dr Meza剛開始馬拉松練習時,剛好診所的生意在走下坡,比賽完成時間變成最後證明自己的能力和價值的最後底線。在他這宗事件曝光之前10年,牙醫Dr Kip Litton公開表示為囊腫性纖維化患者籌款,劍指要在全美國50個州分都跑出3小時以內的馬拉松,最後被不同賽事的獎牌得主同時指出在比賽期間沒有見過牙醫在賽道上跑步,更被揭發在網站上申報虛構賽事。


支持Murphy的,覺得醫生是畏罪自殺,雖然覺得悲哀和可惜,但絕對不應該姑息走捷徑的欺騙行為。但Meza的死也惹來了一班支持者出來聲討Murphy,說Murphy多年來的窮追猛打逼死了一位好醫生,歧視拉丁裔移民,打鍵盤的手上沾滿了鮮血。


委屈、明志還是畏罪自殺,已經變成一眾旁觀者先入為主的撕裂2.0。但反高潮的是,Meza醫生的家人(「恰巧」他們全家人都是醫生)接受CNN訪問,強調醫生覺得指控無稽,雖然取消資格一事令他被網上欺凌,感到十分困擾。他們同時指出,醫生最近發現有心律不正,原先希望在手術治療後由領跑員陪同觀察下參與芝加哥馬拉松,想向全世界再一次宣示他跑出的成績是自己的實力,但現在已經苦無機會。


告密者一心要維持正義,當然也沒想過用來強身健體,磨練意志的路跑比賽,要用上跑者的性命去解釋、提醒大家要遵守遊戲規則。


當仁醫、身患重疾、被網路欺凌,可以洗脫他在馬拉松「出軌」的嫌疑嗎?顯然不會。在大是大非前,理智原來可以被腦袋的情緒埋沒得一乾二淨。


所以,可以的話,不要死。活著,才有那一口氣去證明自己的清白。


延伸閱讀

她比Katherine Switzer更早完成馬拉松

這是一遍融合人、大自然、生活態度與公義的樂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