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走100 2019,遲來的賽後感

Thomas Tong
發表於2019/03/31
894次點閱
1人收藏
加入收藏

(圖片來源:Tommy Yuen


逆走100,作為第一個100km賽事,賽後有感,要分享一下。

筆者作為行山初學者,一年前見身邊朋友參與逆走100,於是開始投入訓練,膽粗粗報名參加2019 逆走100。

就由起點開始說起,賽事由大棠燒烤場起步,頭段同麥徑略有不同,會順走十段一部份,然後經大欖水塘到達田夫仔,沿途指示清晰,加上體力充沛,可以用較高速到達第一個檢查站。

之後路段全為逆走麥徑,第九段全為石屎路段,上斜甚多,只可以慢速前進,走約9.5km到達扶輪公園。

扶輪公園檢查站略為補給(此站特式食品為冰菠蘿,尤記得食完凍到入心入肺),比賽正式進入戲肉,要沿車路登上全港最高的大帽山,此時小腿出現抽筋症狀(大鑊,咁快抽?),趕緊食電解丸+ gel,希望紓緩一下,腳步放慢。整個第八段為:大帽山->四方山->鉛鑛坳,由於小腿不斷作抽筋(有拉動但未抽出既現象),練習時可以高速跑過既四方山也只可慢跑/急行。

好不容易來到鉛鑛坳檢查站,取了肌肉噴霧噴上小腿,在檢查站坐下休息/拉筋,再出發登上草山。路到中途,今次到左腳四頭肌抽筋 ,(搞錯!早少少抽我噴埋呢個位),只好站著等痛楚過去,拿出行山杖繼續路程,心情變得複雜:「究竟挨唔挨到完,係咪要剪帶,剪左要喊足一年喎」,如是者慢慢走完草山針山。

來到城門水塘檢查站,第一時間希望再噴肌肉噴霧,誰知救護站竟然沒有提供!心情下沉一下,幸好六段上落相對較少,去到大埔道應該可以。在檢查站稍作休息拉筋後再上路。

路線為城門水塘->金山->大埔道->畢架山,筆者非常害怕馬騮,每次行經路段均不敢進食/飲水,賽前部署是入黑前一定要走過,左腳四頭肌雖然不斷抽筋(上金山樓梯又抽一下),幸好仍然跟到部署,於五時前到達畢架山檢查站。

這個檢查站有肌肉噴霧提供,這次不止只噴患處,將雙腿/hip位全部噴上。此後路段為畢架山到獅子亭,由於下山路甚多,加上休息足夠,呢段終於可以再次慢跑走來。走過沙田坳道大斜路,上大老山到達基維爾營檢查站。

此時開始入黑,加上開始大風,換上頭燈,穿上風褸,開始漫長既水浪窩之旅。筆者走夜山經驗甚淺,加上已走過50km/抽筋,只可以慢行,尤幸第四段路甚為熟悉,無驚無險完走第四段到達水浪窩。

來到企嶺下檢查站,接下來要逆走整條麥徑最崎岠既第三段,腳上已累積65.1km,心裡只抱著兩個念頭:「呢段係最難,過到呢段,挨埋西彎山就唔使剪帶」、「雞公山,你係我朋友,你唔會留難我既」,大休後,繼續上路,落山路段為筆者弱項,此時雙腿已不聽使,只可慢慢挨過,比平日用上多一倍時間,好不容易來到北潭坳。

接著路段為北潭坳->赤徑->鹹田灣->西灣,平日難度為1星,最難過既第三段已經挨過,呢段路程可說是75km後既喘息位。一路慢走,在西灣村檢查站接受按摩治療休息,再挑戰最後大佬西彎山,難度不大,保持耐性,來到最後檢查站-東壩。

最後路段為東壩石屎路走出北潭涌,約為9.7km,到呢個地步,筆者知道應該可以完走,不用剪帶,小休一會後趕緊上路。時間為清晨5時,走過M19標距柱後,忽然見到前方2個跑手像平日行山時嘻戲,心想:「吓,你仲有力玩?!」望望右方水塘,「噫?幾時呢度有間屋,前要仲好似有D人?!」再望清楚,不是,跑手沒有嘻戲,右邊那個是樹林,沒有屋,是我出現幻覺!趕緊望望走過的標距柱,隱約可見是M15,尚有一大段路程。一直行到天亮,不知是否近終點關係,少許抗奮出現,幻覺終於散去,於是將僅餘體力全數用上,跑到北潭涌傷健燒烤樂園,完走比賽。

好多人會問:「麥理浩徑,順走定逆走難D?」筆者會答:「各有難度,好難一概而論」(廢話..),或者這樣說,對於筆者最難既地方有二:1) 50km後肌肉開始透支,2) 行夜山速度大受影響,
A) 順走麥理浩徑的話,50km 後的路為金針草帽,筆者非常害怕馬騮,夜山遇上恐怕要同行方可完走。針草帽上落甚多,尤其四方山上大帽山天文台波波,於肌肉透支後的筆者實屬非常惡夢,所幸山路相對較少,石屎路甚多。


B) 逆走的話:50km後為逆走四段至一段,大量山路,尤其馬鞍山落黃竹洋、上落雞公山、西灣山落浪茄甚為崎嶇,但上落比上金針草帽少得多,加上沒有馬騮騷擾,相對較善良。


延伸閱讀

跑步,也不是一個人的事

還認得它嗎?UTMB+全馬Sub3

【丫拖環台】六港人用腳步環台一圈 為匡智會籌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