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馬拉松】由三鐵代表到國際級超馬跑 - 鄔棕輝

TY Man
發表於2019/03/09
2,540次點閱
3人收藏
加入收藏

不少路跑者都視全馬為「終極目標」,但亦有跑者不滿足於42.195公里,選擇踏入「超級馬拉松」(Ultra Marathon)的世界挑戰更長距離,而香港最近誕生了首名達到國際級標準的超級馬拉松跑者,他就是上月勇奪「2019 台北超級馬拉松」48小時賽冠軍的鄔棕輝,這位作風低調的跑者近日接受《運動筆記》專訪,談及他的超馬經歷和未來目標。

(圖片提供:鄔棕輝)

「台北超級馬拉松」是亞洲唯一的48小時場地賽

賽事吸引來自日本、中國、馬來西亞、澳洲、美國、英國等多國跑者參加。香港跑者鄔棕輝在芸芸高水準跑者中脫穎而出,他在48小時內跑了367.867公里,比第二名日本傳奇女跑者稻垣壽美惠的356.160公里還多了11公里,成績一枝獨秀。鄔棕輝是次摘冠揚威寶島,不僅打破香港紀錄,更成為首位達到國際級標準(360公里或以上)的香港跑者。對於自己跑出佳績,鄔棕輝表示賽前雖有目標,但不敢作太多預測或期望:「去年我的腳出現了問題,至賽前備戰階段仍未完全恢復,不能做速度訓練,只能訓練耐力。」

雖然並非最佳狀態,但鄔棕輝是次出戰台北不僅順利完賽,更跑出滿意成績:「我在賽事最後大約10小時計算過,若拼盡全力有機會打破380公里的台灣紀錄。不過,我當時認為如果拼盡全力卻以些微差距未達成目標的話未免太可惜,所以沒有刻意加速,結果也能夠打破香港紀錄和達到國際級標準。」刷新港績的鄔棕輝,亦將下次48小時賽的目標訂得更高更遠:「其實今次能夠跑到這個水準,下次的目標不會是台灣紀錄的380公里,而是提高至400公里,難度會高得多。」

鄔棕輝年輕時曾是香港三項鐵人代表

2015年方才踏入超級馬拉松的世界:「在此之前都過着Active Lifestyle的生活,間中會報一些跑步比賽,閒時也會行山。直至2015年,當時的香港超級馬拉松協會邀請了台灣的郭豐州老師(東吳超級馬拉松創辦人)來港推廣超馬,並舉行一個活動挑選跑者去台灣參加一場100公里賽事,於是我就開始投入超馬運動。」鄔棕輝坦言,自覺遲了認識這項運動:「很多人都會誤解,但其實超馬要做最佳成績破紀錄,最好還是年青的時候。正如我的全馬PB也是20多歲時創下,現在我的體能狀態也不能和年輕時相提並論。」

超級馬拉松,尤其是在同一場地不停繞圈的超馬場地賽,在不少人心目中都是非常沉悶的賽事,不過鄔棕輝卻不覺沉悶,更樂在其中:「我第一次參加48小時賽時也在想不會再跑第二次,結果我還是繼續參加。我很喜歡速度感,以前玩三項鐵人在單車上追求速度感,現在轉玩單項,我就在長跑比賽追求速度感,對我而言,路跑的超馬賽與他人爭持時也要求一定速度,既考驗耐力亦有速度感。」

長跑運動考驗跑者的肉體和意志,更長距離的超馬賽更是將考驗推到極致,本身是純素食者的鄔棕輝表示要應付超馬賽,除了考驗體力和意志,更考驗跑者自身的健康:「超馬不只是考驗耐力,更考驗跑者的五臟六腑,例如消化系統能否容許吃下補給品,本身能否抵住睡意等等,都與跑者本身的健康有關。」一場為時24小時、48小時甚至更長的超馬賽,更是需要多方面的策略配合:「例如補給,跑者可以選擇是否有補給員,像我這些自行補給的跑者,就要考慮何時到補給站,如何快點拿取自己的補給品等等細節。休息方面也要注意,我第一次參加24小時賽就是休息策略錯誤,休息時間過長被對手拉開差距,我每次參賽都吸收經驗,找出一套最合適的休息策略。」

比起一般路跑和越野跑,超級馬拉松在香港的發展似乎仍處於萌芽階段,每年香港僅有兩場超馬賽事舉行,跑者要到台灣、日本等超馬運動發展相對成熟的地方參賽。越野跑近年在香港掀起熱潮,去年起亦開始派出香港代表參與國際賽,讓運動員參與世界最高水平的賽事,對運動的水準發展和推廣亦大有裨益。然而,超馬賽雖有鄔棕輝這些達到了國際級水準的運動員,但他仍然未有機會代表香港參加國際賽事。希望假以時日,相關組織如香港業餘田徑總會能夠正視這方面的問題,讓香港的超馬運動員有機會踏足國際舞台,從而讓這項運動能夠朝正面方向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