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馬2019】蛻變的人生——渣打全馬完走記

艾力‧跑步的天空
發表於2019/02/23
3,056次點閱
4人收藏
加入收藏

剛剛於本周日(2月17日),我完成了人生的第二個全馬賽事——渣打香港馬拉松2019(下稱「渣馬」)。當我正尋找今次出戰的「中槍相」的時候,回憶原來已經走過長跑路上已達8年,每年的「渣馬」,既是肯定自己過去一年付出的努力,也是見證人生每一步的蛻變。


「那些年」的渣馬回憶——由十公里至半馬

回顧「那些年」,8年前的2011年2月20日,我首次出戰「渣馬」,參加的是10公里賽事,當時要72分鐘才完成賽事,不算是一個好好的成績。當時對長跑認識還是很少,沒有什麼的技巧或經驗,全憑一股「衝動」去踏上這條路。今日回想起,若沒有這場賽事的經驗,也沒有機會蛻變成一個能夠跑得更長距離的跑手。

與教會好友Alan一齊出戰「渣馬」10公里賽事(2011年2月20日)


跟著的2012及2013年,我同樣參加「渣馬」10公里賽事,跑出成績不算有太大進步,但期間亦開始參加「渣馬」以外的長跑賽事,就這樣,一步一步打開長跑世界的大門。記得2013年的「渣馬」,當時我剛剛結婚不久,在蜜月回港後立即就要備戰,雖然在準備不足的情況下,都能夠以70分鐘完成賽事,令我十分喜悅。


當時我曾經立志,若果任何一年跑到Sub-60(即60分鐘內完成),下年「渣馬」會「升呢」改跑半馬拉松(半馬)。2013年「渣馬」,未能達到我原先的目標,打算2014年仍然跑10公里賽。當時我的一位舊同事,2013年亦參加半馬,在好奇心和他的激勵下,我就作了一個重大決定:2014年「渣馬」,決定「升呢」參加半馬,向更高難度挑戰!


既然決定參加半馬,亦即意味著訓練的時間和要求會更高,因為半馬賽道,比10公里賽道(東區走廊)困難多倍,不少跑手也在西隧出口「倒下」,所以賽前訓練和平時練習變得更重要。很奇妙地,我有一位教會弟兄組的弟兄Simson,邀請我參加星期三中午的查經班(是CBNC香港工商基督徒協會主辦的),地點恰巧是我現時 公司後面,在其中認識了一對夫婦Helen & David。在去年11月某一個星期二晚上,我和內子去將軍澳運動場做運動,恰巧遇見他倆,原來他倆參加了一個跑步班,每逢星期二、四都有練習,我就被吸引加入訓練行列,並一口氣報了三個5K、10K的長跑賽,汲取經驗。


有了恆常的練習及訓練,2014年2月16日,我的「初半馬」終於在「渣馬」上演,最終克服西區海底隧道及隨後6公里的「奪命路段」──林士街天橋、政府總部下隧道、馬師道天橋,以2小時14分完成首個半馬賽事。

「渣馬」2014,作者由馬師道天橋跑入駱克道(2014年2月16日)

2015-2018年的「渣馬」,我仍然是參加半馬賽事,其中2015年賽事更以2小時11分40秒破了自己的PB,要到2018年UNICEF慈善跑才以2小時10分39秒打破自己的半馬PB。


進一步的蛻變:出戰渣打全馬

多年以來,我一直未敢出戰全馬,因為當時母親認為我的身體狀況,加上曾經做過手術(2008年在街上跌倒受傷),未能應付全馬的體力要求;另一方面,自問平時訓練未必可以應付全馬要求,因為一旦跑全馬,訓練量便要大幅增加。平時工作已經佔用不少時間,加上我已有家室,要經常陪伴太太,要抽時間練更長賽程,也是更不容易的事。


不過,2017至2018年賽季,我毅然參加了三場山賽(苗圃挑戰12小時、迷你四徑(麥理浩徑)及揹水一戰),挑戰比半馬更長的賽程,同時想在長跑上有所突破;尤其「揹水一戰」能夠成功完走30公里賽程,給到我強大的信心,明知自己沒有什麼優越條件,但仍決定再次突破自己,克服種種限制,於2018至2019年賽季首次報了2場全馬賽事,就是《廣州馬拉松》(2018年12月9日)及今仗《渣打香港馬拉松2019》(2019年2月17日)。


去年12月,我成功完走初馬《廣州馬拉松2018》,相隔兩個月後,終於出戰我在香港的首個全馬《渣打香港馬拉松2019》。其實我一早知道渣馬全馬,以其「三隧三橋」的魔鬼賽道見稱,若果能夠征服,已算是十分厲害。縱使《廣州馬拉松》可以成功完走,都是因為賽道大部份以平路為主,在馬拉松賽事中不算太難,反而渣馬全馬的難度,明顯比廣州馬高得多,因此,這場賽事絕不能掉以輕心。


出戰渣打全馬紀實:見識「三隧三橋」的魔力

2月17日清晨,未到3時便起身出發,我本身是巴士迷,因此趁此機會先去中環,拍下數張通宵巴士相片,也為將要迎戰的比賽做好心理準備,為自己減壓。

出戰當日凌晨在中環拍攝的城巴通宵線N8X ,已延長為小西灣至堅尼地城


吃過早餐後,就乘搭提早開出頭車的港鐵赴尖沙咀,寄存行李後便去上線。雖然心情仍然緊張,但卻是興奮的,因為,很快我便要出戰香港首個全馬!

作者出戰全馬前留影

渣打全馬,準備鳴槍起步!


全馬挑戰組於早上06:10準時鳴槍起步,起步不久便見到特首林鄭月娥在起點右邊主禮台上,向她揮手及叫一聲 “Carrie” 就立即踏上這條42.195公里的賽道。起步後,我都是用穩定的速度去跑,早上路人不多,但沿途都有市民拍照及攝錄,又為跑手打氣。


跑上西九龍公路後,已經開始天光,在該處至青沙公路支路處,都可以輕鬆的跑上去。跟著要登上昂船洲大橋,在青沙公路起便是一段長命斜,所以相當花費氣力。上到昂船洲大橋後,才感受到其磅礡的氣勢,擔當守護香港貿易港口的大門。

作者跑過昂船洲大橋(鳴謝:大哥 @ 運動筆記)


跑過昂船洲大橋後,我隨即昂然跑入南灣隧道,再沿暗斜支路跑過駛入青馬大橋的支路,在青馬大橋入口就要折返,繼續沿青衣西北交匯處向汀九橋跑去。


過去的渣馬賽事,全馬跑手要跑經青馬大橋的一半距離,由2017年起,為減少封閉青馬大橋影響大嶼山前往市區交通,全馬賽道只好縮短青馬大橋的路段,由汀九橋段延長賽道替代,這是較為可惜的。不過這個賽道的改動,仍無損跑手挑戰這條全馬賽道的決心,也成為這場香港馬拉松的特色,有不少外國跑手亦因而慕名而來參賽。


在汀九橋的一段(約18至21K),我才真正感受到強風影響跑手比賽的威力。由於當時吹強烈東風,風力達到6級,而汀九橋為南北走向,對東風是全無遮蔽的,當我跑過去的時候,強風將不少跑手的號碼布吹到「呼呼」聲,惟恐號碼布被吹翻;又擔心在強勁風阻下難以前進,只好咬緊牙關地跑去,過了汀九橋折返點後,隨手在補給站取了數包朱古力,準備跟著的賽道備用。


跑過了汀九橋一段,返回青衣西北交匯處時(約22K),忽然有跑手拍我肩頭,原來他是去年和我一齊出征《雷利衛徑長征》的隊員Sunny,這個鼓勵實在相當重要,因為全馬賽道下半場,才是跑手的真正考驗,身體隨時出現各種無法預料的情況。連我在長青隧道出口(25K)及臨入西隧(33K)前,都兩次因為「人有三急」要上洗手間,不過比起去年出戰廣州馬拉松時的情況,已經改善不少了。


更明顯的身體狀況,就是到長青隧道出口(25K)後腳板開始作痛,這個情況一直維持到我衝線一刻為止,可以說是每一公里都是靠意志去完成的。若非不時為小腿及腳板噴上自己隨身預備的止痛噴霧,好可能到中途便要「退下火線」而無法完成賽事。


在西九龍公路沿途所見,不少跑手已經要做「步兵」,28K後是全馬及半馬賽道匯合的地方,這時已經是大約早上9時許,見到不少半馬跑手在該處匯入西九龍公路的賽道,頓時賽道變得相當「塞人」,要爬頭也不容易。


折騰一輪之後,終於到了33K(西隧入口)的位置,開始有不少的打氣隊伍,主要是來自各本地大專院校的學生和校友,為我們一眾跑手打氣。西隧是「三隧三橋」的最後一隧,長達2公里,最低處達海平面以下30米,是全馬跑手最容易出現「抽筋」、「撞牆」的地方,一出隧道,又要沿大斜路登上四號幹線的干諾道西天橋,實在考驗跑手的意志和實力。過去數年出戰渣馬半馬賽事,早已見識這段賽道的「威力」,今年(2019年)轉戰全馬,基本上我的體力到西隧口已被扣掉不少,又要打這個最後「大佬」,若非有如舊約聖經人物約書亞(帶領以色列人攻陷迦南地的領袖)的信心,相信神必然保守我完成賽事,恐怕只能坐「回收車」返去維園終點了!

作者跑過西隧收費廣場(鳴謝:按快門的羅 @ 跑步維生素)

作者(左二)跑過西隧收費廣場(鳴謝:香港01)


好不容易才打完這個最後「大佬」,之後的民寶街、龍和道、會展一帶賽道,對我來說都只是「小嘍囉」,知道今次全馬完賽是絕無問題,問題是要用多少時間完賽。不過25K之後出現的腳板痛仍然不時「打擾」我,結果間中也要做「步兵」舒緩一下才能繼續跑。


終於返到駱克道了,也知道終點在望,沿途市民打氣的氣氛更加熾熱。賽道上,無論是什麼組別的全馬及半馬跑手,都只望著一個目標衝線:維多利亞公園。到了最後一段的軒尼詩道、怡和街,我更加出盡全力去衝,期望可以快過上次廣州馬拉松的時間,因為,很快我要完成在香港的首個全馬賽事。

作者由馬師道跑入駱克道(鳴謝:Ernest Kwan @ 運動標籤 Sportag)

作者跑經銅鑼灣崇光一段軒尼詩道(鳴謝:徐哥 @ 跑步維生素)


最終,我於11:17於維園衝線,以5小時5分22 秒完賽,雖然未能破到全馬PB,但以渣馬本身「三隧三橋」的高難度賽道,做到這個接近PB的完賽成績,對我來說,已是十分興奮了!

作者完賽後於維園留影

渣馬2019全馬完賽牌,見證我過去在長跑路上的付出

渣馬2019全馬完賽證明書


2013年,我曾寫下以下的立志:

從未跑過這麼長的路程,
也從未跑過人生中,與最愛共度一生的路;
神卻是要我去經歷這一切,
讓我的人生更充滿豐盛和恩典。

六年後的今日,在維園拿著這塊渣馬完賽牌,令我感觸良多。


8年前(2011年)第一次參加渣馬10公里,到8年後的今日,終於完成首個渣打全馬,圓了我多年來的心願。有誰想到,多年前毅然參加渣馬,為的是肯定自己,和治療當年的情傷;到今日,終於在全馬舞台上,有自己的足跡,經歷由單身蛻變到有自己的終身伴侶,也肯定了自己的堅持和永不放棄。


渣打香港馬拉松大會口號「一起,我們跑更遠」,對我來說,已不單是單單一個口號那麼簡單,而是已成為我人生馬拉松道路上,一直追求的目標。人生有如馬拉松,豈也不是應該積極去經歷高低起跌嗎?


2020年2月9日,《渣打香港馬拉松2020》,我將再接再勵,挑戰全馬,在漫長的賽道中,肯定有我的足跡、汗水及毅力在其中。

寫於首次參加《渣打香港馬拉松》10K賽事8周年(2019年2月20日)


延伸閱讀

渣馬2019實景記錄(半馬)

GPS塗鴉之天水情人跑

台灣「遠征旅跑隊」征戰香港 以跑步感受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