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CEF慈善跑2018】「預計之外」的破PB一戰

艾力‧跑步的天空
發表於2018/11/28
946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能夠在出戰的賽事破PB (Personal Best),相信是不少跑者心中的期望,亦驅使他們一直堅持練習,達致更快、更遠的長跑境界,連我自己也不例外。

今年(2018年)已是第五度出戰《UNICEF慈善跑》的半馬賽事,也是下月出戰初馬《廣州馬拉松2018》前的兩場練習賽之一(另一場為12月1日《Anchor Run 慈善跑‧慈善行》的10K賽事)。回顧過去,近兩三年自己在賽事的表現,似有點停滯不前,一直思考如何改善賽事表現,其實我內心那種「無力感」就因為這樣一直存在。

不過,有挑戰目標在面前,始終都要繼續跑下去的,尤其今年已決定挑戰全馬,這場作為廣州大戰前的長課練習,內心想著,是否PB都不重要,就順其自然吧。

出戰前夕,適逢台灣舉行「九合一」選舉,其中我最關注「六都」(台北、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市長的選情,看見高雄和台中市長選舉出現「翻盤」(原本為「綠營」人士控制,卻在選舉中落敗或連任失敗)。我想,跑步賽事中,隨時都會出現這些「翻盤」的情況吧(即是跑者可能無法完成或傷出,或者原本沒打算破PB的,最後卻破PB)!就看臨場狀態如何了。

不過,卻因為這場選舉「觀戰」,我當晚只睡了數小時,就要在比賽當日凌晨3時起身,怱怱地吃了早餐,然後乘搭04:05由將軍澳站開出的跑手專車,未到05:00已直達迪士尼樂園。

接載《UNICEF慈善跑》的跑手專車,抵達迪士尼樂園

抵達迪士尼樂園會場,在空地熱身準備上陣時,心情其實十分緊張,在等候出戰過程中,唯有拿起手機上網,開了「爾道自建」APP,讀到當日的靈修經文(以賽亞書20:1-6)時,內心出現一陣又一陣的震撼:

亞述元帥受亞述王撒珥根派遣往亞實突的那年,他攻打亞實突,將城攻取。那時,耶和華吩咐亞摩斯的兒子以賽亞說:「你去解掉你腰間的麻布,脫下你腳上的鞋。」以賽亞就這樣做,赤身赤腳行走。耶和華說:「我僕人以賽亞怎樣赤身赤腳行走三年,作為關於埃及和古實的預兆奇蹟,照樣,亞述王必擄去埃及人,掠去古實人,無論老少,都赤身赤腳,露出下體,使埃及蒙羞。以色列人必驚惶羞愧,因為他們仰望古實,以埃及為榮。「那時,沿海一帶的居民必說:『看哪,我們素來所仰望的,就是為躲避亞述王所逃往求救的,不過如此!我們怎能逃脫呢?』」
(聖經‧和合本修訂版)

頓時我領悟到,出戰任何大小賽事,倚靠的不是外在的力量(平時的訓練十分重要,但一到比賽,就有許多影響賽事成績的因素),而是我能否信得過、倚靠這位創造主,能夠為我「打氣」和加力,還有自己能否在遇上難處時,繼續堅持下去,也是決定完賽與否的重要因素。就這樣,我就放膽地前赴起點,準備出戰。

早上06:17槍聲一響,半馬拉松賽事正式開始。這時天尚未亮,我跟著大隊,在黑夜中「飊」出迪士尼樂園停車場。1.5公里後跑上欣澳道,就是長達1公里的向上暗斜。可能因為多了山賽的經驗,跑起上來比起過去的數次出戰UNICEF慈善跑,感覺特別有力,可以一口氣跑完它。

過了大陰頂,跑入欣澳海濱長廊,在水站前看一看跑錶,發現5公里的時間少於30分鐘,估計有機會衝擊自己的半馬個人最佳時間2:11:40(於2015年《渣打香港馬拉松》寫下)。自從2015年渣馬半馬後,多年來一直出戰的半馬賽事,都未能衝擊這個時間。當然,未到終點,都未必肯定可以打破個人PB,這時我又收拾心情,繼續一直的跑去。

作者於欣澳海濱長廊6K處(鳴謝:Alyn Chong


過了欣澳站水站後,7K至9K路段(欣澳海濱長廊近鹿頸村入口,直至穿過隧道後抵達翔東路的水站)本身沒有什麼風景好看,只有穿梭不絕的巴士、汽車及鐵路,往返東涌、機場至市區,在我身邊擦身而過。不過,在這段賽道上,我卻能保持到5分尾至6分鐘一K的Pacing,可惜在9K前的水站因「人有三急」,又要準備啪Gel,延誤了大約2分鐘,只好快快補水後立即上路。

沿翔東路向西跑了大約1.5K就折返,一直向東跑去欣澳道交界(約14K)。在這段我已開始見到部份跑手已經「後勁不繼」,開始有半行半跑的情況。過去出戰不少的路跑賽事,間中也有這個情況,所以很明白有足夠的長課操練,才能應付這樣長的賽程。不過今次賽事和過往的最大分別,就是我可控制到在水站補水的時間(盡量1分鐘內完成),減少延誤的時間。

在翔東路尾要經過一段小斜路後,才返回欣澳道(南行),10K的跑手就在附近與半馬的跑手匯合,這時氣氛變得熱烈起來,水站旁的打氣隊伍也令我士氣大振。在欣澳道(南行)上斜約500米後後,就是先前原本的上斜路,現在沿相反方向跑,變成一條長長的下斜路,然後跑入迪欣湖範圍。欣澳道的迪欣湖閘口平時是關閉的,只有在舉行長跑賽事時才特別開放作賽道。迪欣湖的賽道較欣澳海濱長廊及翔東路狹窄,因此要爬頭不是易事,但盡量爬得幾多得幾多。

這時已跑了超過16公里,再看跑錶,前15K原來用了大約1小時半完成,符合我賽前預期表現之內,心想只要繼續保持穩定表現,就有機會破自己個人半馬PB。不過我之前跑的半馬賽事,最後的5公里最容易出現失速,因此這刻提醒自己,仍要保持戰意高昂,不可掉以輕心。

折騰一會之後,終於離開了迪欣湖,跑入通往迪士尼樂園酒店區的神奇道,就是最後3K的賽程的開始。在神奇道右轉海鳴路,跑入酒店區的海濱長廊。兩年前我和內子曾在香港迪士尼樂園酒店住宿過,這條酒店對出的海濱長廊,平時只能由迪士尼樂園碼頭進入,海鳴路一邊的入口是關閉的,所以當時我想練跑,也只能在碼頭一端出入,經神奇道往來。

作者於海鳴路18.3K處(鳴謝:Bob Kok


這條海濱長廊比起迪欣湖賽道更為狹窄,但亦是風景最美的一段,後面的愉景灣,以至前方的港島西岸清晰可見。不少半馬跑手跑到這一段時已經「疲態畢露」,所以「步兵」也不少,但也是最容易「中槍」(被攝影師攝入)的一段賽道。所以,我仍然堅持奮進下去,保持6分鐘一K的Pacing。很快,迪士尼碼頭終於出現在眼前,跟著跑入賽道的最後一段路——迎樂路。

在迎樂路迎接我們的,就是一個又一個的迪士尼卡通人物招牌,這也是賽事最具「迪士尼」味道的一段。不過沿途中間的花槽也構成障礙物,實在考起跑手,要「左穿右插」地前進,像玩「障礙賽」一樣。很快見到迪士尼樂園入口廣場的標誌———米奇老鼠大水池,再望一下跑錶,發現距離個人PB的時間只有不足2分鐘,於是我再快馬加鞭,於迎樂路近巴士總站轉右後更一直「爆」落去,大喝一聲「衝呀!搞掂!」,終於衝線了!

我立即按停跑錶,錶上顯示時間是2:10:39終於打破這個塵封3年半的個人半馬PB了!成績比2015年渣馬半馬快了1分鐘,也比2017年的UNICEF慈善跑同一賽事,快了9分鐘有多!這真是在我預計之外的成果!

終於破半馬PB了!

半馬完賽牌

充滿喜悅的一刻!

 

賽後感想

今次跑出近年出戰半馬賽事以來,最亮麗的一仗,實在出乎自己意料之外。因為我練跑多年,但一直未能明顯減重,後來內子決心減肥,連帶我的飲食和生活習慣也漸漸變了有規律,體重一個月減少了超過15磅,再加上我決心爭取更多機會練跑,每月跑量比以前更多(因為要備戰2星期後的初馬《廣州馬拉松》),構成今仗成績明顯的進步。此外,今仗出戰過程中策略運用得宜,在水站補給及「啪」gel的技巧及時間控制,比之前的賽事有進步,也令到整個出戰過程中狀態穩定,才能打出這漂亮的一戰!

這個《UNICEF慈善跑》,多年來以跑步籌得不少善款,支持對抗兒童染上愛滋病所付出的努力,實在有目共睹;又有香港業餘田徑總會(田總)的專業支援,令這個慈善跑賽事成為香港唯一獲AIMS及田總認可成績的大型慈善跑活動。

記得我每年報名參加這賽事後,我四出張羅向身邊好友、同事、教會朋友募捐,這些籌款經歷實在加添了我的膽量(而且這數年來的出戰,每年也籌到數千元善款);到正式出賽當日,肩負贊助者對我的期望,昂然走上賽場,至今已在這個賽事完成了一次10公里(2011年)及5次半馬(2014至2018年)。UNICEF香港委員會剛公佈,2018年的賽事,籌款金額超過港幣1200萬元,足以為155000名感染愛滋病病毒的兒童各提供一個月的適切治療,幫助他們擺脫死亡的威脅。所以,這個慈善跑賽事,實在是很有意義的一個!

今年較為可惜的事,就是過去12年來這個賽事的「籌款王」凌智勝弟兄 Lothair,因心臟病於今年7月離世,他生前未完成的事——對抗兒童感染愛滋病,今後就由我們在這個賽事去承傳。

今後,這賽事仍是我每年必報的賽事,期望各位能夠和我一起,齊心合力,「為兒童‧跑」。2019年賽事再見!

謹以此文獻給已故《UNICEF慈善跑》「籌款王」——凌智勝弟兄 Lothair Ling (1956-2018)


延伸閱讀

【FOUR Trails MINI迷你四徑】征服大東鳯凰行

鹽湖比賽分享 (Part Three)

放下一天成人身分,用童心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