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 mad are you to live your dreams? -- UTMB 2018

FatSun Choi
發表於2018/09/28
1,258次點閱
人收藏
加入收藏


How mad are you to live your dreams? 這是Ultra-Trail du Mont-Blanc (UTMB) 賽會於賽前100日發表的宣傳片主題,亦是我經常問自己的一句話。在外人看來,越野跑者總是帶點瘋狂,經常不分日夜寒暑,陰天晴天地操練和比賽,甚至傷患滿身也在所不計,但每個跑者心目中都總有各自的目標,有各自的夢。對我來說,UTMB 就是我的夢。


UTMB 一向是越野跑者嚮往的比賽,能夠穿梭於阿爾卑斯山美麗的山徑,途經歐洲三國各具特色的鄉鎮,在熱烈的氣氛下與世界各地的跑手交流比賽,是夢寐以求的事,也是朝聖之旅。但艱難的賽道和多變的天氣也令不少人畏懼,包括我,要克服恐懼唯一方法是加緊練習,問問自己為了圓夢可以付多幾多?


賽前訓練篇

UTMF 時體重達近期新高,比賽末段較辛苦,所以首要減重。經過數星期節食和體能訓練,體重減了4公斤 。五月至七月每月跑量約 320 公里,每星期兩課通勤跑,馬鞍山經西貢往坑口剛好半馬,也會搭港鐵往沙田圍,經水泉澳沙田㘭道往飛鵝山到坑口,約14公里練跑斜路。返輪班的日子,通常在夜班前後back to back ,日間練大約40公里山路,返夜班後再往栢架山道來回數次,訓練耐力和抗眼瞓能力。平常工作用膳時間會食簡餐,節省時間在健身房做體能或伸展,練好核心肌群對身體穩定性幫助很大。今年五月連續十幾日破紀錄酷熱天氣,訓練依然繼續,但路線選擇首要安全和有補給,所以密密走栢架山,因為有樹蔭和山腳有補給,沿途有廁所可淋水降溫,山徑揀沙田上草山大帽山來回,草山有樹蔭大帽山有風,雖然酷熱辛苦但總算捱過。


整個訓練期無一課長過 50k,月跑量無一個月過 400k,事實證明如每課質量做得好是足夠完賽。短課嘗試加快速度,如通勤西沙半馬約兩小時內 ,長課就練用比賽步速穩定步行,練耐力和節省體力的行法,大約每小時五公里配速,經幾個月練習跑步速度無甚提升,但步行耐力大幅提升,已有信心完賽。不幸是賽前四星期左右,右腳在四方山練習時拗柴,尤幸傷勢輕微,而在訓練週期尾聲也不能完全停跑,所以最尾兩星期只練路跑再無練山,以防再拗柴。右腳踝跑步不痛但腫脹,捱過最後個多星期練習開始休腳,右腳都開始消腫,到比賽前已回復九成以上,完賽信心又加強了。.

酷熱輪迴雞公嶺對備戰幫助很大


裝備篇

過去兩年 UTMB 是一年熱一年冷,今年大會更在 mandatory gear 外加入 hot weather kit 和 cold weather kit。香港一向熱,夏天的練習簡直由像在地獄走過,如果賽前才買 cold weather 裝備很難在這幾個月試用,建議明年打算挑戰的朋友今年冬天已經要測試裝備。基本穿法係 layer 式,我每層預備冷熱兩套 ,base layer 是 UA cold gear 與 2XU compression,middle layer 厚薄 Fleece 各一,防水褸有輕型和重型各一件。下身短 tight 和 ¾ tight 各一,配合短褲和小腿套用。手套三對,一對跑步薄手套,一對 windstopper 厚手套,一對 Raidlight 薄防水手套過 gear check 用。鞋兩對 Hoka One One Speedgoat 2,其中一對大半碼的放在 bag drop 比賽後半用。其餘背包、頭巾、pole 之類是以往比賽慣用,指定裝備冷帽,防水褲反而無機會試用,不過要用這兩項已經係極凍,相信要慢慢捱,適應性已相對不重要。


補給篇

聽過玩 UTMB 的朋友說 aid station 伙食一般,大會指定牌子嘅電解水我飲不慣,所以要準備好一點。我腸胃頗適應食gel ,四月玩 UTMF 大會伙食麻麻都靠食 gel 捱返去,所以今次都準備大量 gel 同BCAA 粉,另放兩個杯麵在 bag drop 在大休時享用。電解飲品自帶 tailwind 粉到 aid station 沖水飲。針對眼瞓帶了兩支 5 hrs energy 提神飲品,含咖啡因鹽丸,防止抽筋準備了crampfix 抽筋水以備不時之需。另外因為怕右腳再拗柴會痛,所以帶上止痛噴霧和止痛藥。


上次 UTMF 尾段經歷身體磨損之痛,今次改用另一隻防磨油,功效顯注。由於比賽有些路段相隔10公里以上才有補給,動輒走三至四小時,今次採用的策略是在 long section 前的aid station先補一包 gel 和 BCAA 粉,再慢慢吃固體食物,好處是一出站已經有 Gel 提供的熱量,而固體食物慢慢消化可在中段接力,效果理想。


到埗篇

27/8 晚準時到達機場,得四哥友人相助揀了舒適機位,舒舒服服瞓到日內瓦。到達後坐 shuttle 往chamonix 的 apartment 。傳統歐式住宅附有設備齊全的廚房,讓我們賽前賽後可充分休息加碳和歡敍。在市中心閒逛和購買食材時,陽光普照讓人感到有點熱,心想比賽當日有如此天氣便好(實在太天真)!吃過大廚四哥炮製了簡單美味的晚餐,大家爭取時間休息,準備明早的晨跑活動。

到步先到終點拱門打咭留念


29/8 早,大家尚未適應時差在半夜已起身,Sam 叔叔為大家準備豐富早餐,餐後大家換上跑衫出席Compressport 晨跑活動。未到八時已有數百人在終點拱門,看過直播 TDS 起步和派紀念品後,我們在Compressport 精英選手帶領下起跑。沿途風光如畫天氣良好,太約 7.5k 的路程正好舒展身體,同時確認一下拗柴腳的清況,感覺良好對完賽信心又增強了。跟著回 apartment 帶齊裝備往會場取號碼布,gear check 時大會對每人的防水褸檢查非常認真,在山上防水褸可是保障跑手安全的最重要裝備。


中午時候陽光猛烈,大家食過午餐和買食材後回 apartment 執拾比賽裝備。當日大會只要求基本裝備,陽光普照還準備了 warm gear kit ,想像對抗烈陽....晚飯有四哥好友來訪,能認識新朋友和享用美食,樂事也。

大會提供的攝影服務


30/8 朝早,氣溫轉冷,出發往終點看 TDS 跑手衝線和往 Expo 購物。氣溫明顯下降,但在市中心氣氛熱烈,TDS 跑手陸續回到 Chamonix,途人不斷擊掌打氣,三天之後便到我們衝線,應該會享受這英雄式歡迎吧。購物後回 apartment 途中更下大雨,對比賽天氣的樂觀預期一掃而空,回apartment 再次整理行裝,準備明天雨戰。

在expo捕獲 Gediminas Grinius


31/8 比賽早上大家一早起身,煮早餐送了參加 CCC 的室友出門後便各自休息,一直下雨氣溫急降,臨近中午收到大會 sms,預計晚間山上氣溫跌到體感-10C,要預備 cold weather kit 。賽前預備了兩個時間表,如天氣好會嘗試做36 .5小時,如情況一般就做40小時,這個天氣,還時保守一點吧。大家吃過雞粥,三時左右便出發往會場寄行李,之後找一間咖啡店休息,去洗手間,五點左右便上線了。


賽前收的SMS


比賽篇

Chamonix - U1 Les Houches - Le Delevret (01:58:23) -- U2 Saint Gervais (02:53:06) 21K

雨一直下,參賽者全部穿上防水褸,但無阻現場氣氛升溫,Race Director 說這天的天氣跟第一屆比賽很相似,都是一直下雨,亦是典型山區多變的天氣。UTMB 賽會製造氣氛一流,每隔一段時間有鼓手帶領參賽者和觀眾拍掌,有電視直播介紹elite 選手,開賽前結他手走到拱門上開始彈奏主題曲conquest of paradise ,將現場氣氛推到頂點。在主題曲的襯托下起步,賽道兩傍企滿觀眾不斷和跑手擊掌打氣,係以往比賽從未感受過。起點到 Les Houches 約8公里,平坦的山徑好好跑,我亦用預定配速完成。到達 Les Houches 居民熱烈歡迎,這時熱身已足雨勢稍停,我也脫下防水褸取出pole 準備上山,時間尚早經過aid station 也只是取水沖tailwind 便繼續行。


開始上第一個山 Le Delevret,攀升接近 800米,天尚未全黑沿途觀眾不斷打氣。UTMB 其中一項吸引之處是當地居民全情投入,即使夜晚落雨仍然會落力打氣,小朋友也不怕夜不怕落雨不斷和跑手Hi-Five,令跑手加倍落力。比賽初段體力尚可,上山斜度不大路況不俗,用了一小時左右上到山頂。落山的 7.8K 才是這段精華所在,比雞公嶺還斜的斜坡加上天雨路滑基本上全程跣住落,很多時要靠 pole 減速才無跌倒,路面不平更加導致右腳少拗兩次。 到達 Saint Gervais 還能跟上 36.5 時間表,距離 cut off 有超過一小時,可以放心慢慢休息。補給站比想像豐富,補給完再次穿上防水衣便繼續趕路。

雖然下雨但無阻現場熾熱氣氛


U2 Saint Gervais - U3 Les Contamines Montjoie (04:34:18) - U4 La Balme (06:39:17) - Refuge de la Croix du Bonhomme (07:59:52) - U5 Les Chapieux (08:46:09) 50K

往Les Contamines Montjoie一段係攀升不大的上落山徑,在香港練習足夠應付,但之後連續大攀升才是UTMB路線的精粹。在香港練習主要行山徑,最多連續上一小時便有休息位,但這裡上山等閒連續上兩三小時。離開U3時上山不算急,但在一小時後雙腳已經覺得累,走了個半小時在接近 La Balme 時的一段大斜更令兩邊四頭肌作抽筋...當機立斷取出 crampfix 呷一口,稍稍停低休息一陣抽筋感覺減退,慢慢行到 La Balme 休息。雖然行到接近抽筋但距離山頂還有接近800米攀升,所以在 aid station 坐低休息飲熱湯食法包補充體力後再次上路。


比賽行了四份一路程,走在自己前後的跑手 pacing 跟自己差不多,所以這段可以放鬆心情慢慢跟前面的跑手上山,過了海拔2000米處地下更有積雪,枱頭可見一條長長的頭燈軌跡緩緩上升,接近山頂時回望山下的頭燈更加震撼:在香港比賽見的只係零星幾盞頭燈,但這裡是綿延幾公里的頭燈軌跡!在 La Balme 休息足夠這段走得比較順,到達接近2500米高的山頂後便順走至 U5 Les Chapieux,5公里的下山路斜度和香港的山徑相似,不難應付。已經行了50公里,距離 cut off 超過兩個半小時,所以在 Les Chapieux 休息了半小時才出站。

Aid station的食物比預期豐富,比賽期間食的法包比過去卅年還要多


U5 Les Chapieux - Col de la Seigne (11:26:51) - U6 Lac Combal  (12:06:56) - Arête du Mont-Favre (13:21:52)  - U7 Col Checrouit Maison Vieille (14:01:39) - U8 Courmayeur (14:38:56) 78K

迎來另一段大攀升,往法國意大利交界的 Col de la Seigne 進發,約10公里攀升超過1000米,雙腳開始適應連續攀升,感覺無之前辛苦,到逹 Lac Combal 檢查站開始天光。Lac Combal 是在河谷之中,天色轉明在 Arête du Mont-Favre 途中可欣賞壯麗的河谷和雪山,一邊拍照,一邊慢慢享受漫遊山徑的樂趣。到逹山頂後有大約9公里的下山,途經 Col Checrouit Maison Vieille 檢查站更有樂隊演奏,再走40分鐘左右便到達 Courmayeur。


取過 bag drop 後花了大約半小時整理裝備,換鞋襪時看見右腳趾公的腳甲已經淤黑流血,但已經習以為常也不多理會了。日出後感覺氣溫回升,所以將厚的base layer換回薄的,雖然本身的base layer已濕透但也不敢放回 bag drop,連外套一起放回背包以備不時之需。在aid station 已待得太久,怱怱吃過杯麵後便出發,看一下圖表距離下一站太約5公里,因為剛吃飽距離也不遠,所以只裝了 500ml 水上路,結果.......

Col Checrouit Maison Vieille的樂隊演奏


U8 Courmayeur - U9 Refuge Bertone (16:54:02) - U10 Refuge Bonatti (18:32:25) - U11 Arnouvaz (19:31:35) - Grand Col Ferret (21:08:31) - U12 La Fouly (22:53:32) - U13 Champex-Lac (26:15:17) 123K

離開檢查站先沿小鎮街道走兩公里,早上的 Courmayeur 也沒多少行人感覺有點冷清,跟着開始入山徑。雖然吃過杯麵但還未消化上力,雖沒下雨但有雲,加上路徑開揚,脫下外套後開始失溫,行得好辛苦。雖然上山路段只長約3.5公里但感覺漫長配速不斷下跌,短短數百米攀升走了接近一小時而且消耗極大。Refuge Bertone 檢查站是在山腰的小平台,風景漂亮但我已經無心情欣賞,加上沒帳篷檔風,所以到達後立即穿上外套防止失溫,早前換上的Visor也換回頭巾保暖,補充食物和Tailwind後便離開。


接下來兩段12公里比較平坦的上落路段,感覺似龍門郊遊徑,是最適合發揮速度的地段,穿上外套後不覺得凍但開始眼瞓,眼瞓到一個點幾乎瞌住眼行,幸好賽道無凹凸不平不至於跌倒,飲了一支 5 hours energy 提神再慢慢行一陣,睡意稍退終於可以展開腳步慢跑一會,到逹 Arnouvaz 已睡意全消,準備邁向全賽最高點 Grand Col Ferret。離開 aid station 時正值中午,溫度正好所以沒有穿上 fleece,在小鎮走了一會便開始上山,有很多郊遊人仕全副裝備登山,很多還穿羽絨,當時我還沒意識到危險,偶然還有陽光穿過雲層照在身上感覺還可以啊。但當攀升到海拔 2200米左右進入了雲層當中,能見到急降加上強風,體感溫度急降。沿路既沒避風處,如果在當風處停低脫下外套穿上fleece,恐怕一脫外套便極速失溫,所以不能停下來。


低能見度只勉強看見前兩位跑手,唯有捱着寒冷撐落去,只要不停步身體維持產生熱量便不會失溫,跟着前面的跑手捱上山。短短一小時的數百米攀升感覺漫長,接近山頂在強風之下只有靠 pole 才能慢慢前進,賽前短信提示 feel like -10C 就是這個感覺吧。 到達山頂有象徵意瑞邊界的標柱石也沒心情和時間影相,通當中途檢查站後立即慢跑落山,急降數百米後冰冷的感覺才消失,可以慢慢往 La Fouly 進發。事後與隊友說起他們在離開 Arnouvaz 被要求穿上防水褲和mid-layer,可見大會也知山頂情況惡劣,只是我離開時還未有強制安排,幸好本身禦寒能力還可以才能安然渡過。往La Fouly 是連續10公里的下坡道但斜度不大,偶然還有些上斜路可以讓雙腳稍稍休息,沒錯,當經過超過100公里的大上大落山路,不太斜的上落地段已經可視作休息了。


到逹 La Fouly 後我將早上換下的厚 base layer 當 mid-layer 着,fleece 外套還不想動用,打算留在晚上作最後防線,剛才一段用了三小時消耗極大,需要休息和補充熱食令體溫回升。休息大約20分鐘後離開,又是連續10公里 downhill,休息足夠感覺還可以,離開中途一個小鎮後開始上山,爬升頗急但身體已經適應了,山徑是在樹林之中,臨近天黑也沒風景可看,體力明顯下降,14公里的路也走了接近三小時,在接近天全黑前終於到了Champex-Lac。過了這個站後要連上三座接近2000米的大山,一定要好好補給。Champex-Lac 是支援大站場面熱鬧,除了大會食物外還可以自費購買香腸薯條等食物,但穩陣計我都是吃回aid station的食物以免腸胃不適。補熱食,上廁所,在 Champex-Lac 逗留了半小時,準備迎戰最後三座大山,也是第二個漫長的夜晚。

往Arnouvaz途中的景色


U13 Champex-Lac - La Giète (29:37:24) - U14 Trient (30:45:25) - Les Tseppes (32:20:10) - U15 Vallorcine (33:50:45) - U16 La Flégère (37:15:20) - Chamonix (38:46:16) 171K

接下來的一段是賽事最長的一段約17公里,離開aid station先走幾公里上落不大的山路,跟着開始上La Giète,看圖表上山的淨攀升只是600米左右,但感覺遠超數字上的攀升。沿途有樹遮蓋沒有強風感覺不太冷,但無窮無盡的連續爬升將體力和意志不斷榨乾,明明看見上山路線是靠左,但我看見右邊高處有幾點光,開始還以為是星光,但看真點,原來是頭燈來的!體力下降加上睡魔侵襲,有好幾次要坐在路傍稍稍休息才可以繼續,飲了5 hours energy也沒用,上山花的時間太長飲用水也不夠要在溪澗取水,幸好在上山尾段遇到另一位香港跑手阿佳,大家有傾有講精神了一點,上到山頂後卻看不見檢查站以為錯失了,原來檢查站設在落山不久的一個避風處,雖然距離 Trient 只有約5公里下山路但因為精神太疲倦,所以要坐低休息一會才可以繼續,再行了一小時左右終於到逹 Trient aid staion。


17公里的路花了四小時才完成而且極渴睡,aid staion 又沒適合躺下小睡的地方,所以只有坐下休息,午夜氣溫下降飲了幾杯熱茶暖胃再吃甜餅麵包,幸好胃部沒不適,休息了30分鐘繼續行程。接着上的 Les Tseppes 是加長全上斜版雞公嶺,3.7公里接近700米攀升而且全程沒休息位,比賽尾段大部份跑手體力所餘無幾,都是咬緊牙關一步一步撐上去。可能在 Trient 坐了半小時體力和精神恢復了一點,這段也沒有感覺太辛苦,心情放鬆深呼吸,攻頂只用了一小時多點,超越了不少跑手。到逹 Vallorcine 感覺還可以,因為只剩下最後一座大山,終點在望了,所以只休息了15分鐘便繼續。


由於更改路線,最後一座大山改了先在山腰下降再上 La Flégère 纜車站,海拔低了但總攀升其實沒有減少。先在小鎮馬路和附近小徑走了一小時便開始上山,這段和德國跑手 Sebastian 一起走,他已經數次完成 UTMB和TDS,更告訴我更改後的賽道比原來的更難行。到逹下降地段,果然是全賽最 technical 的地段,突出的樹根和崎嶇不平的泥石路加上斜度大,只能用 pole 探清路況和支撐身體慢慢落,而且感覺深不見底。攀升往纜車站一段開始天光,經過兩晚通宵已經極眼瞓,但雙腳還可以繼續行,只是感覺不斷在樹林中左穿右插,更加開始出現幻覺:看見樹林中突然出現一架纜車,又看見出現一間木屋,但貶眼又不見了;最眼瞓的時候後方的跑手拍了我一下,原來她看我步履不穩所以給我一塊朱古力,吃過後感覺精神了一點,再行一會走出樹林看見了遠處的 La Flégère 纜車站,背後是晨光初照的白朗峰,感覺很平靜很舒服,什麼比賽時間表,成績,一概置之不理,好好享受這一刻吧。到達 aid station 後開電話跟朋友聯絡,計算應該用個半小時可以到終點,這時已經睡意全消可以全心享受比賽,8公里全落地段但滿佈碎石要小心行走,沿途看壯麗景色也停下拍照。


進入 Chamonix 市區後沿路不斷有觀眾嗌 Bravo 和擊掌歡迎,經過兩天兩晚的奮戰,我終於回來了!臨近終點觀眾不斷拍打廣告板打氣,我也用剩餘的氣力衝刺,過終點一刻感覺興奮之餘也放鬆了,努力多年終於圓夢,終於可以休息一會。


經兩天兩夜的奮戰,終於回來了


後記

有人會覺得,只是一個比賽而已,要不要用到夢想,圓夢這麼誇張?但年紀愈大,看見的世情愈多,就知道可以健康的生活並非必然。所以我也想跟其他有意報這賽事的朋友,想報就趁早報吧,不要想太多,無論最終結果如何,總算努力過嘗試過,不會留下遺憾。今次確實體會到「沒有奇蹟,只有累積」這句話,記得有朋友跟我說:「明白你的困難,所以你更加要做好每一課。」


我雖沒有很多時間練習,但我每課都有認真做;不論是卅六度的烈陽,還是黃色暴雨,只要情況和時間許可,我便認真練習。尤其到了比賽尾段我的體力也足夠應付上山;終點前還可以慢慢跑回去;過了終點也沒有累得跑不動;證明了努力沒白費,我對得起自己。我經常問自己,trail running 對我來說是什麼?是挑戰自我?是享受大自然?記得教父 Gregory Vollet 說過:In trail running, the meaning is really to have pleasure from the start line to finish line.  忘記時間,用自己的速度,好好享受比賽過程,完成比賽遠比成績重要,我確實做到了。
 

能完成比賽,要多謝一班好友支持,UTMB 賽期中的 Chamonix 確實是越野跑朝聖之地,能和一班好友一起渡過夢幻的一星期,無論日後我再參加其他比賽應很難找回這感覺。最後,要多謝太太的支持和包容,讓我可以追尋越野跑之夢,希望兩年之後我可以帶同我的家人再次踏足 Chamonix,再次參與這個越野跑的盛事,與最重要的家人一起踏過終點線。

最後,送上文首的引言

the only people for me are the mad ones,
the ones who are mad to live, mad to talk, mad to be saved,
desirous of everything at the same time,
the ones who never yawn or say a commonplace thing, but burn, burn,
burn like fabulous yellow roman candles exploding like spiders across the stars and in the middle you see the blue centerlight pop and everybody goes 

Quote from “On the Road” Jack Keroua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