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人媽媽 Alice 與火星孩子 Celvin 連續五年撐揹水一戰

艾頓
發表於2018/09/27
2,976次點閱
人收藏
加入收藏

今年Alice 與 Celvin 以 4小時5分完成 30 公里賽事,並獲得男女混合組亞軍


很多越野跑的朋友也在比賽或者山上見過李穎旋 Alice 與 曾載善 Celvin 這一對母子組合。筆者也與他們在各大小比賽經常碰面,尤記得第一次看見這對母子組合,感覺很特別,得知 Celvin 是自閉症的孩子後,更打從心底裡佩服 Alice。


很難想像 Celvin 之前是 200 磅的肥仔


「來自火星上的孩子」是心理學對自閉症患者的通稱,Celvin 這個火星孩子外表與常人無異,但是因為自閉和智障雙重障礙,身為媽媽的 Alice 照顧他亦特別花心機,有時亦覺吃力。「記得有一次,兒子為了一件無聊瑣碎事而鑽牛角尖,坐在人來人往的旺角火車站行人路中心,費盡九牛二虎之力都無法令他站起來,當時只想世界就此停頓。」Alice 還記得當時有位路人輕拍我肩膀一下,說聲「媽媽加油」。簡單的一句鼓勵就如雪中送炭,令當時無助的她 一世難忘。


Alice 與 Celvin 剛剛完成了戈壁沙漠的比賽


一切從2013年開始

「為健康,做運動」是很多人行山跑步的原因,當時 Celvin 接近 200 磅,而 Alice 也已經四十出頭,也是因為健康而做運動。忽發奇想,那年秋天開展了「四徑斬件行」計劃,逐少征服四大山徑。「由於能力有限,我們每次只行一至兩段,每次也是自行上網了解路段資料,然後跟著標距柱行走。」沒有人帶他們兩母子行山,驚險的事亦特別多「自己又畏高,記得第一次落鳳凰山時驚到腳震;另外,第一次走到針山頂峰時,更怕得要手腳並用爬上去。我亦試過看錯路標,誤入土地灣村屋後花園,迎來兩頭惡犬,逃跑時我們二人都跌傷,還慶幸當時走得甩,不用上報紙。」由於是運動初哥,心肺功能差,他倆每次上山行三、四十級樓梯就要停下來回氣喘氣。用了大半年時間,終於完成「四徑斬件行」計劃。


第一次參加比賽 無心插柳

完成「四徑斬件行」計劃,Alice 本想不再行山。「我清楚記得計劃最後一次要走鳳凰徑其中一段,完成後我們坐港鐵經過欣澳時,我隨口說:『下星期日我不想再去遠足,我寧願去迪士尼樂園玩,都不想再上山。』不過,兒子竟然說要繼績遠足。」

因為 Alice 對其他山徑並不熟悉,亦沒有其他山友帶路,便將以前走過的路段合併再行一次。每星期加一段,如是者經過數星期後,他們由油塘走到大埔運頭塘,從朝八到晚六,一口氣完成衛奕信徑第三至七段,剛好是苗圃 42 公里越野馬拉松的比賽路線。當時 Celvin 剛滿15歲,符合比賽最低年齡要求,順便報名參加,還成為當屆賽事最年青的完成者。當時他們還未開始跑步,是以行山方式完成的第一個越野山賽,時間也不太差 8小時54分。

他們以同樣的方式練習並順利完成 50 公里綠色力量環島行以及 30 公里揹水一戰。不經不覺,兒子由 200 磅的肥仔變成 160 磅的壯健青年人。


與火星孩子比賽,有好處又有壞處

自從一起行山跑步,母子倆最大得著是身體健康了不少,加上有共同興趣,母子關係也變得十分親密。不過,始終 Celvin 智力有缺陷及不善溝通,一同比賽時基本上是不聽 Alice 的比賽策略,他想走多快便多快「有次參加迷你四徑衛奕信徑站,本來叫他一起步便搶先有利位置,避開人群擠塞。可是他還是自顧自走。」另外,「佢唔識緊張,入到檢查站也是慢吞吞,要不停催促。」

不過與 Celvin 一同比賽,雖然想加快就不太可能,但是也有好處:他們未試過抽筋。Celvin 也是 Alice 源源不絕的推動力,她表示「我有一種責任帶佢返終點」,令她不曾在比賽有放棄念頭。只是有一次「今年四月參加了四葉草接力賽,第一次決定飛甩阿仔自己跑,跑得很辛苦,沒有阿仔係身邊好像少了動力,亦試過想中途放棄。」


今年 Alice 與 Celvin 以 4小時5分完成 30 公里賽事,並獲得男女混合組亞軍


已連續4年參加揹水一戰,將會迎接第5年

Alice 與 Celvin 已經連續 4 年參加揹水一戰的 30 公里組,又可以籌款幫到人,又可以挑戰自己打破自己時間。筆者對他們的訓練很感興趣,原來平時他們也是訓練有素,每個星期也參加一課跑步訓練、一課團跑、一至兩課體能訓練,而星期六日均會在山上操練或者為比賽試路。

來年,他們會參加揹水一戰男女混合組 42 公里賽事。上年他們以 4小時5分完成 30 公里賽事,並獲得男女混合組亞軍。「我們非常支持這項慈善籌款活動,並已經連續第四年參加,能為缺水居民興建水窖,改善他們生活,十分有意義。由於早前參加戈壁賽需揹著約9公斤的物資負重跑」,Alice 表示:「我們已經習慣這種跑步方式。我們會針對性地在賽道進行負重練習,希望來年可以有突破性的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