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騏日記】中興盃2018賽後感

安騏
發表於2018/08/27
1,010次點閱
人收藏
加入收藏

跑完今天的中興盃,我覺得自己做了一個很正確的決定。


首先是覺得一件事有始有終。


和蘇生跑的第一場賽事、也是我人生中第一場跑賽就是2015年8月的中興盃10K,然後才是9月的街馬5K,接著就自己一個人迎戰11月的大阪馬拉松。接下來的2016、2017年,我們都一起跑中興盃,都是他在終點等我。2018年,既然兩個人都已報了名,不能例外。


然後是,我發現蘇生確實不是適合參賽的人。


從那霸馬、靜岡馬,石門10K到今天的中興盃10K,他都表現得十分緊張,與我的神態自若(既不緊張、也毫無亢奮)呈相當大的對比。他參賽多年,仍無法克服緊張的情緒,也難怪他越來越抗拒參賽。而我只停留在他當年說要在跑步上有點成績的說法、停留多年前我未跑步時自己陪他比賽要乾等的情境,才錯覺兩個人要一起參賽才是共同進退,但說不定現在的他更享受在終點等我。我想我真的沒有好好地聆聽他。


最後是今天的表現有點出乎預料。


事因我名馬之後就基本休腳養筋膜炎的傷,很少路跑,最長也不超過5公里,近月就更少。一直擔心會造成今天跌速問題嚴重。然而事實竟然相反!事實是頭兩公里的表現令人擔心!因為我跑1公里不到時,左腳小腿下半部及足踝位置就開始嚴重痠痛。捱著沉重的痠痛走走跑跑,到第3K重到只能停下來走路的時候,我也曾經想過會否已不能再跑下去⋯但我告訴自己,痠痛只是左腳未適應,並非什麼永遠損傷,要有信心。跑不動就先走著看。


當我落後到包尾,緩緩地走到3K的指示牌位置時,就看到精英運動員尹焯熙帶頭回程,第一時間站在一旁替他拍照。專心跑步的他當然沒有看到我。尹焯熙身後數米也不見其他選手,說明他勝出的機會相當大。接著其他選手也上來了,其中一個選手大叫「頂住啊!」我猜想他是在叫前方的尹選手要堅持到最後取得冠軍。這個情境令我非常感動。一向覺得賽場上競爭激烈,這場賽事中竟有這份Team Spirit ,有一個人甘願殿後支持著另一個人,令人感到挺窩心的。


迎面而來的一個個精英選手們的鬥志燃起了我的(慢)跑者魂。由第4K開始,左腳終於慢慢回復正常。因為平日有肌力訓練,大腿耐力還可以,心肺亦不算太差,除停下來喝水、冷卻肌膚的時間外,大部分時間都維持在6分台(在我來說算不錯的時間),未有太大跌速,最後輕鬆到達終點。總結時間並沒有比前三年慢上多少,算是相當滿意。


我覺得這場比賽有點似近來自己的寫照,那就是精英選手成為了我重拾跑步熱情的動力,那份力量甚至似是比前有過之而無不及。


更重要的是,我已認清我不是「為誰」而跑,也不能因為「愛誰」而跑,我應該是完全為了自己而跑。跑步的理由從來並不單一,那些理由是什麼不要緊,最重要是不能將「期望」依附在任何一個人身上。 如同我們的人生,如果要「期待」,只能期待自己進步、期待自己兌現承諾,不能期望任何人會給予自己快樂。


延伸閱讀

【安騏日記】跑Tee故事:一走入魂

識揀就揀跑男跑女?會唔會係太天真!

【蝦叔周報】無毒不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