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風吹拂》觀塘版-全城街馬

園丁
發表於2015/02/03
1,036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因去年底上映的日本電影「字裡人間」,令香港的讀者開始認識作家三浦紫苑,「字裡人間」就是改編自她的小說《啟航吧!編舟計劃》,談的是編《大渡海》日語字典的故事,並於2012年摘下日本的「本屋大賞」第一名。


三浦紫苑並沒有運動的經驗,但七年前曾以日本歷史最悠久的長跑比賽──箱根驛傳(日語:駅伝)為題材,寫了《強風吹拂》這本小說,述說寛政大學宿舍「竹青莊」的十名宿友,併湊成雜牌長跑隊,由零開始向箱根驛傳比賽挺進,最終在全國電視直播的舞台上大放異彩。


每年的除夕新年,日本人必看的電視節目有兩個:一是1231日舉辦的紅白歌唱大賽;另一個就是123日全程直播的箱根驛傳。比賽由日本關東學生田徑聯盟主辦,經初賽選拔後,二十間關東大學的田徑隊,每隊派出十人,由東京的讀賣新聞東京本社出發,經橫濱、平塚、小田原跑至箱根蘆之湖後折返東京,總共跑217.9公里。


小說裡,寛政大學四年級學生清瀨灰二在一個晚上,無意中看到呼嘯疾走的藏原走,流暢的步姿令灰二驚為天人,一心招攬藏原走加入「竹青莊」宿舍,一起爭取箱根驛傳的參賽資格,但箱根驛傳參賽門檻之高,有如不可踰越的高牆,選手需要在17分鐘內完成五公里,或35分鐘內完成十公里後,才有資格參與箱根驛傳的選拔。


為了爭取參賽資格,這支七拼八湊的長跑隊進行地獄式的訓練,並全力以赴比賽,而他們最終明白跑步的義意不在於勝負和速度,跑步也不是自己一個人的事,而是一股與夥伴連結起來的力量,跑者追求的並不只是名次,心裡那個不變的理想和目標,才是支持著繼續跑下去的動力。


《箱根驛傳》的熱血故事,並不只在三浦紫苑的筆下的「竹青莊」發生,同樣的故事可以在九龍觀塘的荷蘭宿舍(收容缺乏家庭照顧的男童之機構)找到,七名學生透過「全城街馬」(Run Our City)的社區計劃,於九月開始踏上長跑的征途,在義務教練帶領的八堂課後,由一個圈也跑不動,到一口完成十公里。


對這群青少年來說,跑步的意義同樣不在勝負和速度,而是一個奮鬥的目標,重拾他們的自信、鬥志與上進心,在漫長的人生路上,成為更強的跑者。


其中一個與「全城街馬」合作的青少年機構,是觀塘的荷蘭宿舍(宿友多是無家可歸的青少年)。宿舍的院長陳永忠說他偶然之下認識資深跑手兼香港社會創投基金的魏華星及張亮,席間魏華星談到「全城街馬」的計劃,於是他在荷蘭宿舍內招募年青人參與,九十七名宿友之中,最後七人願意接受挑戰,而終極目標則是參與三月底,在觀塘舉辦的首屆「全城街馬」十公里比賽。


他談到宿舍內七名參與長跑訓練的年青人如何成長,由四個月前完全不知道甚麼是長跑,一開始狂踩油門向前衝、衝、衝,直至經過課的長跑訓練,以及課餘時間的額外練習,今天終於跑完十公里的,時間大約一小時左右


盡管他們速度不算快,但也算是一項值得高興的成就,令學生在訓練的過程中,學習堅持與不放棄,相信他們的經驗有助日後感染更多宿友,一起參與長跑訓練。


其中一名宿友、十四歲的何樂軒說,以往沒有參與長跑,看到宿舍內的宣傳,便膽粗粗報名試試,當作鍛鍊身體。「其實都幾辛苦,通常都要夜晚訓練,但放學返到宿舍都好攰……不過最大的得著係覺得身體好咗,訓練到耐性和專注力,呢方面對返學讀書都有幫助。」


上周日,這群年青人已在沙田的一個十公里賽事小試牛刀,完成他們第一個的長跑比賽。對他們來說,跑步的意義同樣不在勝負和速度,而是一個奮鬥的目標,重拾他們的自信,祝願他們把跑步視為畢生的志業,在漫長的人生路上,無論順風、逆風、強風吹拂,還是狂風暴雨,都一直堅持跑下去,成為更強的跑者


有意參與支持「全城街馬」的學校、團體、義工和捐助者,請電郵enquiry@runourcit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