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話你知】溫布頓球場的慘叫

Megan
發表於2017/07/11
2,764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圖片來源:David Ramos/ Getty Images)


平常在網球場聽到女球手為了令擊球可以使勁點,都會聽到她們每打一球的聲嘶力竭,迴聲響徹會場;但今天在全英網球俱樂部17號球場的叫聲,異常淒厲。「他媽的!救我!救我!」世界網球女雙排名第一,2016里約奧運女雙金牌得主 Bethanie Mattek-Sand 和羅馬尼亞球手 Sorana Cristea 對戰溫布頓女單賽事,在第二圈第三盤在網前突然間扭到膝蓋應聲倒地。


「Sorana,幫我,求求你⋯⋯」鏡頭已明顯拍到 Bethanie 的膝關節已經移位,一邊用雙手抱住,一邊繼續用盡最後一口氣喊痛。Sorana 叫自己的治療師幫忙檢查,自己都跨過球網看看對手情況。「沒事的,沒事的⋯⋯」她的聲音也在顫抖。

裁判已經示意醫護人員進場,等了一分鐘,第一名聖約翰救傷隊隊員便進場
(圖片來源:Courier Mail)


裁判已經示意醫護人員進場。等了一分鐘,第一名聖約翰救傷隊隊員進場,身上只有裝敷料的急救包。然後,要等每數分鐘才有救護員、治療師和醫生魚貫進場。Sorana 等得有點不耐煩,「在其他運動比賽,一有運動員受傷已經即時有醫護人員衝進場了,幹麼溫布頓這大賽事,臨場反應這樣慢吞吞呢?若果 Bethanie 是心臟病發,延誤豈不是要將她送死?」


(影片來源:Sports Illustrated - YouTube)


誠然,在對戰球手從來沒有身體接觸的世界級賽事,鮮有可以有如此嚴重的受傷個案。溫布頓網球賽搞了超過一個世紀,雖則在醫療支援方面已經駕輕就熟,但在首數輪賽事裏,18個網球場同時有成年組、青少年組和輪椅組賽事舉行,賽會其實沒可能像足球、欖球等比賽在每一個球場都有醫護人員駐守。像Bethanie 的個案,若需要擔架移送,若擔架的位置在俱樂部的另一端,駕著高球車的醫護人員將擔架運送還要經過大量在球場在蹓躂的人群,可以想像堵車的情況可以有多嚴重。雖然擔架來不及,若果是心肺停頓個案,第一位救護員也可以開始開始進行心肺復甦法了。


全英網球俱樂部鳥瞰圖


由於 Bethnaie 一直清醒,救護員和醫生想將她送上擔架再送到醫院急症室診治。另一問題來了,當醫護人員要跟據正常程序先將她受傷的右腿伸直時,她放聲大叫「你再動的的腿我就要宰了你!」在旁邊的丈夫 Justin 也被她嚇得默不作聲。

「怎麼送上擔架也要這麼久?」Sorana 也幫忙罵救護員。

「如果不將她的腿伸直,腿就此擱在擔架上,運送期間容易撞到東西,傷上加傷呢!」救護員也開始對塘邊鶴的耐性愈來愈低。醫生有一刻想打嗎啡,但見到她還清醒,還懂得罵人,連忙叫她吸那所有媒體都以為是氧氣的「笑氣」安桃樂 (Entonox)。安桃樂在分娩期間亦被廣泛使用,是現時運動場邊最強的止痛藥,一半一氧化二氮另一半氧氣可以在兩分鐘內將痛楚明顯減低,但醫生在焦急之際忘記了一件事:安桃樂其中一個副作用可以是將已經竭斯底里的 Bethanie 的情緒行為變得更難控制,藥力來得快去得也快。原本用來止痛和方便運送的安桃樂,這次完全幫倒忙。折騰良久,她才被送上擔架,由救護車送到醫院。


更倒霉的是,整個尖叫、掙扎、討價還價的過程,被電視台全程全球直播。平常演練有多麼一絲不苟,在運動員間多被尊崇,醫護人員這回逃不開被口誅筆伐。Cirstea 按捺不住怒火,在 Mattek-Sands 送院後的記者會直指溫布頓賽會的緊急支援不專業。


在記者包廂的評述員是法國網球名宿,贏過澳洲和法國兩項賽事大滿貫的皮雅絲(Mary Pierce),這聲慘叫,她立刻將直播螢幕轉至17號球場。「噢,似乎是前十字靭帶或者內側副靭帶撕裂了。」她條件反射地說。其實她退役,都是因為2006年在巡迴賽她遇上同類意外,弄斷右膝前十字靭帶。雖然做了重建手術,但總是有點心理上的絆腳石,回不去了。


三天後,官方報導證實 Bethanie 的「菠蘿蓋」髕骨脫臼連帶髕骨筋腱撕裂,正安排回美國找醫生動手術。以後的事,我們還不知道,但在 Mattek-Sands 的社交網站上載了她和 Sorana 在醫院的合照。在她們的笑容可以看出,最少 Bethanie 多了 Sorana 這位患難見真情為她抱不平的好對手,好朋友。


(圖片來源:https://instagram.com/p/BWR6wcDjBAu/


延伸閱讀

患哮喘的長跑女神

點解鞋墊(唔) work

萬達科水,九大馬一定有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