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晨月夕】蒙古三日超馬 遼闊草原狂奔(前篇)

晨曦
發表於2017/06/21
1,958次點閱
1人收藏
加入收藏

上周在蒙古草原舉行了三日連賽的超馬比賽 ("Mongolia Action Asia 3 Day Ultra Marathon 2017 - 60km") 。我讀書時是金庸小説迷,最喜愛的其中一本書便是《射鵰英雄傳》。書中男主郭靖哥哥幼時在遼闊的蒙古草原生活,戇直的他日復一日跟著江南七怪師父在寒苦的天氣將勤補拙努力練功,想來金庸筆下刻劃小小的他在蒙古草原認真紮馬的模樣笨得卻有點可愛。


無邊無際的蒙古大草原(圖片來源:晨曦)


天蒼蒼,野茫茫, 風吹草低見牛羊。咩~(圖片來源:晨曦)


比賽在6月舉行,蒙古的天氣沒有那麼寒苦。在逗留的數天日間大致天晴有雲,氣溫約攝氏15-20度,大會事前建議比賽時短衫短褲也合適。太陽下山後夜間氣溫可降低至5-10度,來自南方小島的我可要披上厚厚的羽絨才能生存。


比賽為三日連賽,跑手可報名時選擇三日走合共60公里或100公里。60公里跑手第一、第二及第三日分別各走20公里,總長60公里;100公里跑手第一及第二日各走40公里,至第三日走20公里,總長100公里。大會容許跑手報名後至當天開賽前由100公里降級至60公里賽,相反臨時升級便不被容許了。


每日完賽基本沒有限時,只要你能用雙腳走回終點營地便可以。為安全計,路上最後的選手在身後有吉普車緊貼隨時侯命載自我放棄的跑手上車回終點。但是只要跑手不輕易放棄繼續堅持,到達營地前大家自覺夾道鼓掌歡呼最後一個回歸。跑山的朋友沒有誰不同意越慢回歸越辛苦,不是腳傷了在苦撐,便是越走越長時間在日光暴曬捱回終點。不論如何,最具體育精神的回歸者享受掌聲如雷的英雄式回歸儀式也不為過。


Day 0

比賽前一日正午在香港機場乘搭前往蒙古首都烏蘭巴托的直航機。機上一半乘客看樣子是參加同一比賽的跑手,坐在我前後左右全是身型高瘦的男漢子。


排隊check in 的人一身運動裝扮(圖片來源:晨曦)


遠眺蒙古一大片黄土大地(圖片來源:晨曦)


上機前在萬寧買上最後一樣比賽必備品 - 醫療包。紗布、膠布、繃帶和消毒藥水一套四件,欠缺其中一件過終點時成績被罰加1小時。第一天有表現不錯的跑手沒有帶整個醫療包被懲罰加時4小時,當天成績立刻包尾。


非常重要的醫療包(圖片來源:晨曦)


經過4.5小時直航機去蒙古烏蘭巴托再坐4小時長途巴士向着東邊草原出發。晚上10時我們終於到達荒蕪的原野,那?甚麼也沒有,電話訊號Wifi 也不見,只有傳統蒙古包營地和其基本設備。幸運的我和一位表姐小姐和紳士先生同一營,看著大家的電話套雜物袋上的卡通人物,我宣布我們的第三號蒙古包是史路比之家(笑)。大家從袋中拿出一包包零食額外補給,我再次宣布我們在蒙古草原開了第一家迷你士多(再笑)。


草原上第一間迷你士多開業(圖片來源:晨曦)


晚餐後,大會宣佈明天比賽的路線了!是的,全部跑手事前不會知道比賽走怎樣的刺激路線。賽前一夜才宣布,加上每年也玩神袐路線轉地方,上一年的跑手其實也沒有地理優勢,大家在公平的起跑線上。


住宿在傳統蒙古包(圖片來源:晨曦)


熱葷素菜自助早、午、晚餐(圖片來源:晨曦)


Day 1

"Gosh", "Bloody hell" ,"It is so cold" 耳邊傳來一聲聲淒叫。事發時間在清晨7:30比賽開始不足一分鐘,遠處可見微弱的陽光正開始灑照大地之初,當時氣溫只有十多度,蒙古草原上的淙淙河水在10度以下之際,百多名跑手正要用雙腳過河。流動的河水中央深至及膝,某一兩腳踏空了冰冷的河水可是直浸大腿部位,冷入心扉。怪不得昨天大會統籌Michael建議大家穿短衫短褲,快些乾!


晨早浸腳(圖片來源:晨曦)


清涼河水浸腳之後,便是平緩上山下山再上山再下山。中途檢查站有橙、蕉和淸水提供,其他食物自理,大家的背包可是鼓脹脹的。從後面看,背着大的背包跑手在跑100公里,稍小又扁平的背包便是60公里的跑手。到達第一個檢查站後,100公里和60公里跑手便分道揚鑣。我繼續穩定慢慢爬山衝坡和緩跑的狀態下前進,中途越過了不少女跑手。第一次在草原行走,少不免停下腳步留影。


蒙古漢子沿途騎馬守護(圖片來源:晨曦)


蒙古草原的大坡碎石山(圖片來源:晨曦)


三日連賽,每日計時,跑手總時間佔最少便勝出。除非跑手們實力有天淵之別,未到最後一日還不知道鹿死誰手。


Day 1 總結

日期:2017年6月16日(五)

起步時間:早上7:30

起點及路線:蒙古草原營地向東出發中途十字拆返

距離:19.8公里

垂直距離:709米

時間:2:59

披醒:9:01/公里

60公里排名:[ ? ]

亮點:清晨忽然冷入心扉的河水浸腳


延伸閱讀

針山城門環塘跑, 炎天拾荒嘆奈何

首屆韓國樂施毅行者 - 我愛你!

跑在世界最北的首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