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跑馬燈】爬過最後兩米馬拉松 這位川妹子成了網紅

Roland
發表於2017/05/10
4,167次點閱
人收藏
加入收藏

#1 爬過最後兩米馬拉松這位川妹子成了網紅

這是最近一則運動熱門新聞的標題。4 月底在中國舉辦的全國運動會女子馬拉松項目,出了一個網紅。她是來自四川的選手王剛红(是剛不是網......),在離終點 7 百公尺的時候,她體力用盡,好幾次癱倒在地上,又掙扎著爬起來。離終點兩公尺時再度倒地,最後用爬過終點,然後被立刻送醫,所幸沒有大礙。


(圖片來源:騰訊


最後她的成績是 2:56:08,比她的正常成績慢了好幾分鐘。會這麼慘的原因是因為當天的氣溫突然飆高,高達 28 度。王剛紅說,「我感覺跑的時候已經是 30、31 度了,很多人中途就不行了。」這麼熱的天氣,王剛紅也一度想要放棄,「其實我最難受的時候是 35 公里,當時就感覺已經中暑了,非常想放棄,但一想到是團體項目,不是我一個人的比賽,就一直堅持。」


(圖片來源:騰訊


原來這個項目除了比個人成績,還有比團體積分。每個省都派出 6 個人,取成績最好的 4 個人的總成績來比序。大部分的隊伍都是採用犧牲打,因為比賽人多,取水補給不易,為了節省時間,就派兩個跑比較慢的去水站取補給品,再趕上隊友將補給品分給其他人。可想而知這兩位犧牲打大概都沒辦法完賽,可能一半就棄賽了。


(圖片來源:騰訊


也因此王剛紅有非完賽不可的壓力,她的成績剛好是四川隊第四名,換句話說如果她倒下了,四川隊湊不到四個完賽者,團體賽就甭比了,也難怪她說「不是我一個人的比賽,就一直堅持。」因為癱倒成為網紅,應該也是她始料未及的吧。

新聞來源 12


#2 什麼,紀錄要被洗掉了,我還沒存檔啊......

本週除了 Breaking 2 之外,還有另外一個同樣令人震驚的新聞。歐洲田徑聯盟在 4 月底通過了一個提案,要將 2005 年以前所有的歐洲田徑紀錄歸零,這個提案受到 IAAF 主席 Seb Coe 的大力支持,預期在未來一年內 IAAF 也會通過同樣的提案,將 2005 年以前的世界田徑紀錄歸零。


Seb Coe,他自己也是拿過四面奧運獎牌的田徑員(圖片來源:Mirror


這提案當然是因為近幾年的禁藥問題日趨嚴重,甚至有好幾個國家被指控根本就是官方主導使用禁藥,大大地傷害了田徑運動與紀錄的可信度。為了重建田徑運動的聲譽,Coe 才決定下這道猛藥。這個提案不只將紀錄歸零,還大幅提高了藥檢標準,未來創下世界紀錄的運動員,必須在創紀錄前好幾個月有多次藥檢紀錄,而且創紀錄之後同樣要進行藥檢,樣本還要一直保留到紀錄被改寫為止。


這個提案立刻引發許多爭議,有幾個技術上的問題,例如,這個提案要求運動員在創下紀錄時,至少要有 6 次以上的藥檢紀錄,如果一個新人就是有辦法在第一次或第二次的國際比賽中創下世界紀錄,卻不被承認,這豈不是有點說不過去?這個提案中還有一條,一旦一個運動員被檢出使用禁藥,那麼他過去所有的成績與獎牌將被取消,同時終生禁賽。有些網友指出,這個規定可能因為比例問題,過不了歐洲聯盟法院那關。


受影響最大的,還是現在檯面上的紀錄保持人。他們大都覺得憤怒、受辱,認為一視同仁抹去所有紀錄,根本是懦弱的表現。例如 Paula Radcliffe 在 2005 年創下的女子馬拉松世界紀錄,就很有可能受到影響(女子馬拉松世界紀錄在 4 月底被打破了,不過還在審核中)。Radcliffe 說,她可以理解重建田徑運動聲譽的重要性與急迫性,但抹去所有紀錄,其實只是讓無辜的運動員再被作弊行為傷害一次。抹去所有紀錄聽起來只會讓大眾覺得更困惑,為什麼不敢挑出那些很可疑的紀錄呢?


Paula Radcliffe(圖片來源:the guardian


三級跳遠的現任世界紀錄保持人 Jonathan Edwards 也說,他知道他的紀錄總有一天會被打破,但卻沒想到是破在一群運動行政官僚手裡。這提案唯一的作用只是讓 90 年代的運動員全部被扣上懷疑使用禁藥的大帽子,此外一點作用也沒有。


Jonathan Edwards(圖片來源:Daily Mail


儘管爭議重重,但是看起來 IAAF 這次是鐵了心,勢在必行了!

新聞來源 12


#3 突破自己的 Sub 2 障礙,沒有什麼不可能

4 月 29 號在紐約羅徹斯特的聖約翰費雪學院有一場田徑邀請賽,在 200 公尺預賽的最後一梯次,一起跑後現場就響起了如雷的掌聲,這並不是因為有誰跑得特別快,相反的,這是最慢的一梯次,但也是最有勇氣的一梯次,因為其中的一位選手:今年 18 歲的 Sammie Gehl。


(圖片來源:D&C


Gehl 在七年級時就加入了學校的田徑隊和越野跑步校隊,她深深愛上了跑步這項運動,也決心要成為大學田徑校隊。但是她在八年級時發現右膝後面有塊隆起,還有斷斷續續的疼痛。起初她以為這只是一般的訓練過度,但當休息也無法恢復正常時,她覺得事情不太對,醫生告訴她一個晴天霹靂的消息:她得了骨肉瘤,這是原發性惡性骨腫瘤中最常見,惡性程度最高的骨腫瘤。


Gehl 一得知得了骨肉瘤,就跟醫生提議截肢。但是她的父母和醫生希望她循序漸進,醫生先幫 Gehl 置換了人工關節,使得 Gehl 從此不能再跑步。Gehl 說,不能再跑步對她的打擊,要比手術大多了。Gehl 知道除非截肢,不然這輩子她休想再跑步。當狀況再次惡化,醫生也只能幫把她右大腿以下全部切除。


Gehl 上了大學之後,在一個偶然的機會禮遇到了學校的田徑教練 Mike Henchen,在跟 Henchen 詳談之後,她決定加入學校田徑隊。對教練和選手而言,這是一段全新的旅程,Gehl 還在揣摩怎麼用義肢跑步,而 Henchen 也從來沒指導過穿義肢跑步的選手。在學期開始前,Henchen 照例要跟每位隊員設定當季目標,他給還在練習怎麼跑步的 Gehl 設了一個難度頗高的目標:參加 4 月底舉行的田徑邀請賽。


Gehl 的日常訓練(圖片來源:RUNNER'S WORLD


對 Gehl 而言,用義肢跑步最難的地方在於力量和平衡。要移動義肢, Gehl 要有相當強壯的髖部肌,也因為她要使出更大的力氣,使得 Gehl 要比一般人更容易受傷。跑步時從正常的左腳能感受到來自腳底的回饋,但義肢沒有辦法提供相同的感覺,而且有時候膝蓋關節還會卡死,所以 Henchen 和 Gehl 常常要討論各種訓練方式,使義肢能順利運作。

這段兩百公尺的跑道,Gehl 整整花了 8 個月的訓練才有辦法跑完。她的毅力也立刻感動了所有在場觀眾,她的隊友跟教練陪她一起跑完這段路,是從 8 個月以前,而不是從槍響那一刻。


(圖片來源:RUNNER'S WORLD


新聞來源 1234


延伸閱讀

【世界跑馬燈】一夕之間放棄跑步的菁英選手

【世界跑馬燈】波士頓馬拉松最著名照片的另一位主角

【世界跑馬燈】史上最悲情的關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