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哈拉沙漠比賽日記之五

Ying Chai
發表於2016/06/20
504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到達 CP 4, 太陽開落山,天色逐漸轉暗;我期待收太陽後會減少燙熱的感覺,一切會逐漸好轉。


天色開始入黑,盡管無太陽也好,氣溫依然是悶熱
(圖片來源:型仔)

然而賽事總是充滿挑戰性;之前經常聽人說過,沙漠早晚温差大, 晚上會變得很冰涼,有時甚至凍得需要穿著羽絨,如此一來就對我相當有利 (因為自己耐寒能力素來都不俗)  可是入黑後非但無轉涼, 甚至半點風都沒有,四周依然悶熱,感覺相當翳焗,連呼吸都覺得唔太暢順。 天色全黑,大家都要用頭燈照明,大會掛起熒光棒等發亮的物體以顯示賽道方向。 只是這些發光指示每個都相隔都頗遠,從遠處看那光亮度就好似天上星星般微弱,只是有一丁點光,有時也不太肯定是那個方向。其實身邊不時都會有其他選手在附近,十個八個人的情況下頭燈組成了一條 火龍 自己就多倚靠這些燈光辨別方向,而且要急步緊貼大隊以免越隔越遠,到時看不到「火龍」迷路就真的不知如何是好。

大會用發光物件如熒光棒指示方向,但擺放的位置分隔頗遠,有時真的是看不到
(圖片來源:型仔)

入夜後的路段盡是沙地,有高有低有沙丘; 其實到 CP4 前右腳防沙套已經穿了,自己還感覺到鞋入面盡是沙石,我更感到腳板起了水泡及有份疼痛。其實當時好想找個位置坐下來先修補一下防沙套以免再入沙,可是沿途完全無地方可以坐下來,唯有先繼續向前走到CP5 再作打算。只是到 CP 5  前不知為何狀態越來越差,身體沉重、雙腳無力、甚至有想吐的感覺。那刻很擔心,否因為睡眠不足,令到自己狀態迅速下降?好不容易終於捱到 CP5;到 CP5一刻,真的不禁令我想起毅行者基維爾營站的情景,簡單來說,就是「屍橫遍野」,到處都是虛脫及疲倦不堪的選手。大會擺設左多張沙灘椅讓參加者休息,均坐無虛席,不少選手還在呼呼大睡。我只能找個位置坐在地上,先吃下餘下那半包脫水飯,再拿出牛皮膠修補一下那破爛的防沙腳套。其實原先自己有打算睡一睡充充電,只是食過飯後加上飲過大會那杯熱甜茶,體力又好似恢復了一點; 反正只餘下三十公里左右,思前想後,我最後還是決定咬緊牙關,速戰速決,立即繼續起步出發。

 CP 5 盡見不少筋疲力竭的參賽者在休息
(圖片來源:型仔)

很奇怪,CP5 後狀態又好似慢慢恢復過來,走上沙丘時有氣有力,人亦越來越精神。夜越深,氣溫終於有份清涼,雖然還是跑不起,但卻可以健步如飛越行越快。這時抬頭望向天空,滿天盡是繁星,沒有光害下星星顯得特別光亮,而且七彩繽紛好不美麗。由於週遭沒有太多其他選手,我播放一些詩歌自己邊行邊唱,心靈更是多了一份恬靜。就這樣走著走著,不經不覺,就到了最後一個 CP7。其實響 CP 7 已經望到前面有燈光,好像不是好遠,那裡就是終點了。只是之前睇過 road book,理性提醒著自己,望到也好其實也還有 9km 路要走,這也反映到沙漠環境是多麼的空曠。最後這 9km 雖然大部份是 stony terrain,然而不是沒有難度:我感到腳板的水泡比之前更痛,走起來有點一拐一拐。幸好有行山杖的幫助,不致於十分影響前進速度。終點那拱門,在眼前變得越來越大,也即是越來越近,終於,穿過去了! 最後 20 米更與香港另一位參加者一起跑過去! 整個賽事最難的一部份,終於成功地完成了!!

 終點嘅拱門第一眼看到時是以為那麼近,實情卻是那麼的遠
(圖片來源:型仔)

到達終點已經是凌晨 4 點多;不知是否衝線太過興奮,衝線後完全無倦及睡意。加上問了工作人員醫療站會在早上七時開門,自己想趁沒有太多人的時候到醫療站治理一下水泡,所以最後都決定不睡。我趁其他 tentmates 未返,趕快執拾一下背囊、洗衣服、做左幾回伸展運動,還有煲水煮飯醫一醫肚。未幾天色已開始光亮,我就到醫療站排隊等待處理腳患。傷者真的相當多,明顯地大部份都是要處理腳部問題而來。每個患者入醫療站前亦先要消毒洗腳,然後套好腳套才入醫療站讓醫生治理。輪候到我時,我告訴醫生幾個水泡位置,他就十分細心地幫我逐個刺穿後再很好好包紮一番。其實自己水泡問題不算好嚴重,相比起其他選手的傷勢就真是小巫見大巫。只是自己真的好想在最後一日的 marathon day 盡情地跑一下,所以早一點處理好傷勢,希望到時可以跑得更自在。

醫療站每日都忙個不停,替參賽者處理傷患
(圖片來源:型仔)


將我嘅腳包紮得好好,水泡位置的疼痛慢慢減褪
(圖片來源:型仔)

離開醫療站,我順道走到佈告欄看看自己的時間同成績;大會每日都會將各參賽者當日的完成時間以及總排名張貼出來今日long day 自己總共用左 19 小時,比起自己預算的21 小時快左小時,自己在狀態不足下做都可以到這個時間,個人而言其實都相當滿意了。


每日都會張貼參賽者的時間同成績
(圖片來源:型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