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關越野賽的七宗事

早兒
發表於2016/05/30
3,815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谷關越野賽已過了七天,翻看著隊友們轉過來近千幀照片,台中谷關之行還是歷歷在目。這個越野賽跟「七」字很有淵源,就讓我用簡單文字,圖片分享我對這比賽比較深的感受。


團照
(圖片來源:大會提供)

(一)谷關越野賽:我們一行七人,其中六人是參加Super 組,限時42小時,要爬升10280米/ 108 公里,滿以為有著香港幾場100公里山賽的經驗 (包括數次毅行, 兩次香港TNF100,一次北京TNF100, 大嶼100 等等), 便勇者無懼地報下這場難度這麼高的越野山賽,比賽三個月前差不多每星期也有認真地模擬路缐,距離和難度去練習,但台灣的山跟香港的山真的不一樣,台中的群山十分天然,有著不規則的樹林路,參天大樹,上落坡非常陡峭,好天氣還可以,但大雨後山路越見泥濘,天然巨石路段需落手攀爬,也有大量游繩上落,筆者也摔倒不少次。一場在香港絶對沒法體驗的比賽,我與另外兩位隊友於第二個補給站, 二十七公里左右便因超時被終止比賽了。Super 組二十九人參賽,完成的只有七人,香港來的只有梁景欣一人完成,真的能人所不能,還榮獲全場季軍,為港爭光,由衷地佩服他。

(二)台灣的山與台灣的蟬。谷關七雄是指圖中的七座山,這次越野賽的Super組,除了馬崙山外,已包括其餘六雄。每座高山都很陡峭,高度都過越壹千三百米以上,不是說笑的,即使是台灣的蟬鳴也是比香港的蟬鳴聲響亮和高頻百倍不止。退賽後筆者與隊友又再攀登並攻頂谷關老四的波津加山,我的結論是台灣的山對只可慢慢的攀登,自問真的沒有能力一口氣完成這樣那麼長途越野登山比賽。


谷關七雄
(圖片來源:早兒)

(三)什麼是自助超馬?
比賽前主辦單位要求每個參賽者必須裝指定手機程式,下載比賽路線和地圖,還有要求充滿電池的手機,在開賽前是每一個參賽選手也要被檢查核實,並要證明參賽選手是懂得應用該程式去確定自己的位置和前進的方向。以上種種我本以為是一種防止迷路的裝置,誰不知主辦單位的路線指示是很少的,跟香港山賽每數米百或分岔路段便有明顯路標大不相同,大會期望參賽者跟著裝置上的路線圖和登山/行山隊的彩帶前進,這對於我這個沒有參加過自助超馬的選手來説更是難上加難。在前往第二補給站途上,筆者是和兩位神級隊友一起拍跳,在此多謝他們沿途的照應和扶持,若不是要照顧我,或許他們可繼續前進,我曾勸他們前進,但他們擔心我未能掌握那個電話程式,唯有一起前進,能否完成可能是未知之數,但若不是和我一起前進,以他們的能力應該可前進多至少走多三兩個檢查站,令他們敗走,心實在有愧,不過朋友安危及情義應該比完賽重要些吧!嘻嘻嘻。


三人合照
(圖片來源:早兒)

(四)真越野賽定義:我在離開補給時見到主辦單位負責人古大哥,用無奈的口吻對他説我摔倒無數次,他很輕描淡寫的回應:越野賽本來就是要摔的!真的要摔得夠狠才帥嗎? 國語的發音相同!這句話真的很刻骨鉻心。

原來我們一行七人對這場比賽真的準備不足,心理或身體上也不足。賽前不能試路,沒有了地利;天氣亦不佳,也沒有了天時,不是要自圓其説,但對於掌握山勢、地況和路段的訓練也真的欠週全,我自己能力也不足,每段賽道的時間也十分緊迫,遇一差池便追不上了,未能完賽不是沒有原因的。


越野路況照
(圖片來源:早兒)

(五)台灣人情味濃:在此要感謝所有志工無施的奉獻和幫忙,那個在八仙山頂和補給站幫忙我們拍照,並主動要替我丟棄塑膠瓶的志工,也要多謝本來是參賽者,我誤會他是志工的張兄,熱情奉上兩大碗雞湯,已經差不多筋疲力盡的我,喝完後真的回魂,暖意在心頭;也要多謝其間也有其他台灣志工,邀請我們這班摔倒像泥鴨子的參賽者上車,我們又怎過意得去,唯有跟台灣退賽組朋友多走五公里的路再等待公車,十分好客的他們還幫我們三個港人付錢一起乘搭公車回到下榻的地方。最後,不得不讚揚台灣參賽者全部都是彬彬有禮,上山下山也讓我先走,不會亦步亦趨,交了幾個台灣朋友,還把香港的越野山賽介紹給他們。


退賽組圑照
(圖片來源:早兒)

(六)進步了的落山技巧:很多人跟我一樣,我常常希望應該是找一對落斜坡跑碎石路不跣的山鞋,我看了其中一位台灣的參賽者只是穿塑膠拖鞋上山,真的是嘖嘖稱奇,十分佩服。我今次比賽穿了贊助商的Brooks Cascadia 11真的十分滿意這雙漂亮的山鞋。因在香港試跑了五十公里,經過碎石路,或青苔路也從未滑倒,這雙鞋不是太重,保護性強,抓地性能也高的山鞋,值得推薦,不過我也發覺這次自己落山的技巧也進步了些,真的心態決定境界,信心滿滿的,落腳時也穩定多了。


(圖片來源:大會提供)

(七)退了「谷關越野賽」,我們七人成功變成了退賽組的七儍,我想:每人都有不同程度的失落,心情也有一點無奈,或者用古大哥的名句轉一轉:「人生本來就是要摔的」,但最重要的是在那裡摔倒,便在那裡再站起來,汲取經驗,變強後再上路。


谷關吊橋團體照
(圖片來源:早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