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總,瞓醒啦!係時候清場,還馬於民

園丁
發表於2015/01/20
408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冇位畀隊醫隨團,但有位畀領導出遊的冬奧鬧劇,再次引起輿論鞭撻腐爛的體育界。香港沒有體育界,只有黑社會,生人霸死地、惡人先告狀的嘴臉,只能說用髒話也形容不了他們的卑鄙。在香港做運動員,除了被逼食屎不能投訴,還要大讚糞便好吃。


類似的欺凌事件,去年四月也有發生。今天舉辦冬奧的Sochi,與去年四月舉辦萬景臺馬拉松的北韓平壤,同樣被外界警告有危險。但呂品韜仍有機會參賽,沒有浪費辛辛苦苦的訓練,本地精英周子雁和賴學恩,就連參賽的機會也沒有,因為田總以「局勢緊張」理由,無諮詢、無尊重、無聆聽運動員的意見,便單方面放棄派兩人出賽。


事件沒有任何傳媒關注,兩人連發聲的機會也沒有,一切彷彿沒有發生過,這種對呼之則來、揮之則去的態度,令人痛心疾首。田總與港協都是一丘之貉,完美示範了卸膊、縮骨、毫無半點尊重運動員的契弟作風。


我曾想過不再寫渣馬,原本打算以《澳牛的黃昏──渣馬篇》收山,一次過痛罵渣馬後,從此與渣馬一刀兩斷,反正園丁早已不吃渣馬了,渣馬繼續瞓覺不思進取與我無關。況且,渣馬從來只是渣打的馬拉松、是田總的馬拉松,我們從來沒有一個香港人的馬拉松,從第一天起,我們根本已失落了比賽的話語權。但最後還是忍不住,恨鐵不成鋼地繼續痛罵,於是又寫了《你愛渣馬,但渣馬愛你嗎?》

────

《你愛渣馬,但渣馬愛你嗎?》一文,引起激烈討論,其中一人是田總的工作人員,也辛苦這名小職員,要代替田總高層做箭靶了。他的說法,或多或少反映田總內部的思維,對了解渣馬有參考價值,各位不妨趁未被作者可能刪除前一讀。例如,當他透露原來田總只有幾個職員做馬拉松,便顯得很不可思議了。


會考數學不合格也知道,每年報名費的收入是72000 x 300,還有其他以百萬、千萬計的贊助,一個幾千萬的項目,怎可能只有幾個職員工作?是否把巨額款項,用作比賽的顧問費,讓相關人士明正言順袋袋平安?


這些問題自然引起疑問:咁啲錢去左邊?不過,有關的討論已經被刪除了(可能是作者自己),這則已不存在的留言,大概是透露問題端倪的Freudian Slip。


正如好多人講,認為唔應怪田總,因為田總也有難處,只是政府官僚,不願意封路,田總也樂得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但正正因為有難處,才需要去解決,如果甚麼難處也沒有,幹嗎讓你去做?覺得難就唔好搞、退位讓賢囉,又唔係搵支槍指住你去做!田總總不可以,把欺凌輪椅運動員、禁止市民走近打氣、禁止民間補給、不尊重精英、硬食生蕉、20.3公里的Split Time、核突Tee、職員兇跑手、請不得人心的官員鳴槍……全部算在政府頭上?

────

前兩天,Edkin兄寫了一封給渣馬的情書,他形容渣馬為一個死症:

「渣馬既是我們主場,但它的水平,卻十年如一地低下。渣馬就像北韓的電視台,身在其中的會覺得“我們最幸福”,甚至會執迷不悟。但一踏足過世界,見識過其他地方搞手的用心,才會發現渣馬的水平實在是原始得令人尷尬。


渣馬是一個死症,因為在香港的官僚與因循辦事方式下,它不會再有改善的可能。加上莫不關心的市民,年復一年地它只可能在清晨起跑,只可以看著石屎牆一個人奮戰,而它永遠沒有可能讓跑手穿過彌敦道,跑過上海街,再走在皇后大道之上去認識香港。」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渣馬今天變成死症,只能歸咎於田總的無能。田總從來懶得用寸土必爭的鬥志,為跑手爭取多一點點封路;把創新高的跑手人數,當成耀武揚威的宣傳自瀆工具,而不是向政府爭取封更多路,甚至獨立分拆一個純十公里、一個純半馬、一個純全馬的強力籌碼;只賺盡主辦比賽的利益,而拒絕肩負辦馬拉松附帶的社會責任,例如推動輪椅運動;更從來不去想辦法、也懶得學習外國成功的例子,令不跑步的市民也支持馬拉松。


再加上毫無問責與透明度、帳目混亂不清、請不得人心的官鳴、歧視傷殘運動員、「大家知道賽道咁長,冇可能每一處都有救護人員」的涼薄態度,令市民對田總無好感,加深對馬拉松的偏見。


這種水平的賽會,能夠一直霸住條路至今,正正因為政府只會明益一個,根本無力勝任、亦無心搞好、連提供熟蕉也做不到的田總。讓一個打壓民間補給和打氣,不知全民參與為何物的田總,舉辦大型的城市馬拉松,只會糟蹋了這項比賽。


今天,馬拉松已是大型群眾活動,與草創初期只有數千人參加差天共地。這些年參加人數不斷增加,但田總辦賽事的能力原地踏步。說到底,辦大型群眾活動根本不是田總專長,所以外國馬拉松很多主辦者根本不是當地田總,而是歷史悠久的跑會、非牟利組織及專業辦運動比賽的公司。


力有不逮、亦無心搞的田總早該退位讓賢,讓有心有力、尊重跑手、代表香港精神的賽會擔起辦好馬拉松的使命。在還馬於民的這一天,李麗珊、葉伯或黃金寶為比賽鳴槍;當你跑到想放棄時,會聽到沿途打氣的樂隊,高唱Beyond的《光輝歲月》、張學友的《壯志驕陽》、郭富城的《強》、甚至是《忘情釋迦舞》和《活佛 Diva》;你的至愛、家人和小狗會沿途為你打氣;讓你走入香港社區,在晨光裡飛馳,慢慢看多幾眼這個璀璨光輝都市。

田總,瞓醒啦!係時候清場,還馬於民,唔好再阻住香港馬拉松的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