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蝦叔周報】點都要跑返次全馬

蝦叔
發表於2016/02/03
5,372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一、“八分披”的故事
故事發生在晚晚人多到嘔的斧山道運動場。衝完10隻1K之後,教練對學生說:“有甜品食,但一個出黎食好嘞。”

綽號“八分披”的學生,主動舉手。他確是慢,但他勤力。他自然知道“食甜品”的含義,他堅信在長跑領域中,將勤,可以補拙。教練突然拿出一張紙說:“請寫下你難以忘記的10場賽事。”今晚的“甜品”,原來並非額外操練,這叫大家都有點意外。

“八分披”照做了。10K、半馬、全馬,都有。
教練說:“請你劃掉一個這裏面你認為最不重要的賽事。”


(圖片來源:運動筆記)

“八分披”劃掉了一場件Tee好核突的10K賽事。
教練又說:請你再劃掉一個。

“八分披”又劃掉了一個當日落晒狗屎,搞到行李濕晒的半馬。
教練再說:請你再劃掉一個。

“八分披”又劃掉了一個。
......

最後,紙上只剩下了三場全馬:渣打初馬、東京、PB了的廣州馬。

夜漸深,練跑的人走得七七八八。此刻的斧山道場非常安靜,同學們靜靜的看著教練,感覺這似乎已不再是一個遊戲了。

教練平靜的說:請再劃掉一場。

“八分披”遲疑著,艱難的做著選擇......

“八分披”拿起紅黑色的中華牌鉛筆,劃掉了跑到幾乎甩肺但PB了的廣州馬。 “請再劃掉一場。”身邊又傳來了教練的聲音。 

“八分披”驚呆了,顫巍巍地舉起鉛筆緩慢而堅決的又劃掉了東京馬。緊接著,他哇的一聲哭了,樣子非常痛苦。

教練等他平靜了一下,問道:“最難以忘記的應該是PB賽事,那是你努力的訓練成果。就算唔係都還有東京,難抽到死,氣氛又好,落到場可謂有今生無來世。兩場你都唔揀你竟然揀死人渣打?”


(圖片來源:Edmond Cheung)

同學們靜靜地看著他,等待著他的回答。

“八分披”平靜而又緩慢地說道:“PB我深信可以再創,而東京亦的確係正到無倫,但我劃左佢唔係因為我怕被人話我漢奸,而因為我永遠忘記不了完成初馬,越過終點時淚奔的感覺,哪怕賽事其實只是你所講的死人渣打……”

其實,馬拉松就像洋蔥,一片一片地剝開,總有一場會讓我們流淚。

咪住。咁熟既?

係,蝦叔係抄……嗯,正確來講係“參考”某個在whatsapp或email被人傳到爛的故事。各位只消在搜尋器輸入“生活就像洋蔥”,就可找回原裝正版。

蝦叔在whatsapp親戚群組中讀到原裝故事之後,跑友心態作祟,總還是想到馬拉松。

很多10K或半馬賽,老實說,日子一久,連參加過你都未必記得。但馬拉松就是馬拉松,莫說初馬或PB,就算氣氛平淡,跑出不好不壞成績的馬拉松,總會在你記憶中錄下或深或淺,但卻擦不掉的印痕。每場全馬,都會在跑者心中留下了位置。

試過的,一定明白;未試過的,一定要試試。

二、揀定好書迎金猴
跑過全馬之後,恭喜您——好大機會您會從此上癮,日常生活見到乜都想起跑步。雖然,每次比賽跑到35公里之時,你都誓神劈願話以後唔玩呢個遊戲。

早前有單新聞,報稱有人涉嫌虐待智障人士,把牛皮膠紙貼在嚴重智障男院友的乳頭上,不停「又搣又黐」性騷擾。如果此事屬實,行為當然卑劣。但蝦叔也坦白承認,看此新聞時,也少不免想起了跑步的一些事情。

除了新聞,就連看書,也不禁多看了關於跑步的題材。看多了,自然想「放毒」。在跑步群組中,放毒這事情,蝦叔最喜歡幹。早前除了介紹《馬拉松。嘆世界!》,也貼過靖哥大作。看見一些跑友「不幸中招」,心頭當即泛起一股快意。


莊曉陽等人所著《馬拉松。嘆世界!》


歐陽靖著書《旅跑日本》

毒,又來了,接招吧。

英國獨立報於2015年聖誕選出了年度九大體育好書,其中兩本關長跑事,分別為:
1. The Way of the Runner: A Journey into the Fabled World of Japanese Running(Adharanand Finn著)


《 The Way of the Runner 》

2. Two Hours: The Quest to Run the Impossible Marathon(Ed Caesar著)



《 Two Hours 》

日本跑手在國際跑壇表現出色,有目共睹。而大和民族對跑步熱情之熾烈,更加令好多其他國家既馬拉松愛好者恨都恨唔到。同全家一齊搬去肯亞住,研究過佢地跑步文化,寫出過Running with the Kenyans的Adharanand Finn,今次又一家大細飛去日本住了半年,寫出The Way of the Runner。

有人可能覺得作者住區區半年,實在不足以深入日本談其跑步文化。作者也坦言,語言為他這次探索帶來了不少阻礙。不過,蝦叔依然十分有興趣看看西人會如何剖析日本長跑熱。另外,作者老婆也真了不起,竟然肯陪丈夫飛到異地生活半年之久,就為了「探索跑步」……

至於另一好書,蝦叔看了一半,也感到頗為不錯。

目前男子馬拉松世界紀錄2:02:57由肯亞跑手Dennis Kimetto於2014年9月在柏林創下。那時,Ed Caesar恰巧正在寫Two Hours這本書。


Dennis Kimetto(圖片來源:路透社)

在其處子作中,Ed Caesar希望研究:究竟人類有沒有可能跑進兩小時大關?

與Adharanand Finn一樣,Ed Caesar誠意十足地飛到肯亞做資料搜集。貼身追訪肯亞跑手Geoffrey Mutai,藉記述他苦苦掙扎挑戰世界紀錄之路,輔以跑步歷史、科學分析等,探索人類跑進兩小時之可能。作者講故事技巧不錯,蝦叔讀到某些比賽情節,亦不禁為故事主角抹一把汗,從而對現今非洲一流跑手認識加深。

所以話,與其抱怨過年悶到死,不如揀定好書,在練長課之餘,看看有人原來寫馬拉松也可投入如斯,蝦叔認真自愧不如!

猴年將至,謹祝各位跑友身體健康,身手靈活如猴!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