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San 心事】渣馬後有感

Sandy Wong
發表於2016/01/18
3,671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第二隻馬,在情緒高漲的氣氛下跑完了。


 

尤記得大阪初馬,因腳傷影響,大部份情況都是步行的,完走時間的6小時20分,順利成章也成為了我的pb。朋友都說,這個pb有不破的理由。我倒是認同的,即使我今趟跑個6小時19分,也是pb了。可是,渣馬限時6小時,我仍然是希望取得完成獎牌。

 

腳傷還未康復,跑得太快 (我的太快為5’30速或以下)或太長(我的太長為10K或以上),右腳都有不舒適感。醫生說要忍耐,跑是可以的,但要完全康復需要一至兩年。

 

賽前只有一次多於20K的長課,加上天文台預測比賽當天會下雨,所以對成績沒有太大期望,但說到目標,我還是有的。我把目標定為5小時內,很多人、包括我自己在內其實都覺得好渺茫。

 

賽前那天,出乎所料地沒有失眠,一覺瞓天光。

 

和一眾參加半馬、全馬的好友在半島前拍照,已經有無名的感動。雖然只是認識短短數個月,但我們的心就好像連成一線似的。賽前一句「加油呀」,希望大家都順利完成比賽,在同一終點衝線。



(圖片來源:Sandy Wong)


跟兩位好友等出發,心情也開始緊張起來,看看運動手錶,心跳已上升至超過100。由於起跑線有一段距離,聽不到鳴槍,只見前面的跑手起動,我便跟著跑了。

 

一路上,微雨變大雨、大雨變微雨,最初10公里,我用最舒服的6’30速度前進。我聽著歌,又不時輕聲地哼起歌來。結果,跑到第11公里時,我肚痛。




(圖片來源:Sandy Wong)

 

離終點還有三十多公里,我決斷地衝向廁所,幸好,排隊的人很少,我算過只用了230秒,影響不大。

 

繼續上路後速度明顯減慢,雨勢也變得很大,跑到17公里左右,跑第一組的老公大叫了一聲「老婆加油呀」,便和拍跳的友人箭一般的超越了我。心想「你兩條友使唔使咁快呀」,不過也是開心的,因為看到他們一臉滿足的神情。

 

兩愈下愈大,我的力氣亦慢慢耗盡,然而,大雨卻令我們情緒高漲,在汀九橋上,我們大聲歡呼,為對面線素未謀面的跑友大叫「加油」。場面很震撼,大家的齊心令我好感動。

 

跑到26K過後,我完全抬不起腳了,有做步兵的衝動。行了兩步,就是不甘心,又躍躍欲試再跑,當時腦海就是一片空白的。終於,我又重新開動引擎,減速再上路去。

 

直至西隧口,我彷彿到了地獄門,有暈眩和抖不到氣的感覺。明明已經吃了包gel,但就是力不從心,有點想倒下。我開始慢行,身體要緊吧。直至「條氣順返」回到人間,我才恢復慢跑。其實捱到這個里數,我已經覺得好滿足了。


衝線一刻,屏幕顯示4小時56分。



(圖片來源:Sandy Wong)

 

「我成功了!」那刻的感動,掛上完成牌時的激動,我不會忘記。



(圖片來源:Sandy Wong)


 

離開維園,遇上朋友,聊了幾句,終於忍不住哭了。

跟朋友道別後,獨自在中央圖書館等老公,眼淚就是不停流下來。

 

其實那一刻,我是多麼想擁著我的朋友大哭一場。

因為,這是我們一起完成的,是屬於我們的回憶。

無論我們跑的是十公里、半馬還是全馬,終點也是一樣。

有位跑十公里的朋友,傻傻的賽前特意到尖沙咀替我們拍照打氣。

又有位沒有參賽的朋友,更傻的冒雨站在銅鑼灣幾小時為我們拍衝終點照。

明年二月,希望可以重來一次,讓我們再感動一次。


編輯精選


渣馬大發現



延伸閱讀


渣馬的心理同生理的準備


跑過42.195公里 才能叫跑馬拉松


頂尖跑手的風景 姚潔貞渣馬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