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八種人 圓滿了UTMT環大帽山賽

Matthew Mok
發表於2016/01/21
4,932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圖片來源:莫馬修)


:: 是有種人 ::


是有種人。本來就是資深跑手,多場百咪賽經驗的先驅;有著一個信念,有著一個比賽從參賽者角度該規劃成如何樣子的構想,辦好小型十登比賽,然後花一年多時間企劃,把信念逐一化為現實,成就了UTMT的誕生。由路線規劃、沿途路標、計時寄物、義工安排、每站補給、全部一絲不苟無微不至,在一條全港最難的ultra 賽道,讓跑者深深感受到賽會的熱情, 誠意,和細心。


怎麼可能比賽會有深井燒鵝食???有農場鮮奶飲?有餐蛋麵?漁農怎麼可以批准你這麼多炒林路?(獅子山坳!!!) 100米就有一個路標?連公庵村的惡狗村屋,也居然為你開後門讓跑手通過,到底是什麼魅力?有著這熱忱,你召喚義工時一呼百應,連我也差點投身掛路標的行列。


感激你,我100%地享受了這個debut race,暢遊許多平時不會踏足的小徑與山頭,而且中間穿插許多過癮不已的野路。請明年一定要繼續辦下去,這比賽第一屆就已是青出於藍。


這種人,是Paul Sir 王永育。



(圖片來源:Gerita Lau )

(圖片來源:莫馬修)


是有種人。低調高手但獨男一名,從來千山獨行不必相送,卻因一次大嶼100的偶遇,前後腳衝線,我與他越野之路開始匯合。一起出戰SuperRace 內蒙沙漠,TNF100,他為我的渣馬麥兜領跑,我為他的超馬12小時戰做 crew. 再一次大嶼前後腳衝線。


之後,攜手開季2015-16,史詩式的在關門前6分鐘最後一隊完成雷利旋風156。這次來到UTMT,話說是個人賽,卻有著無需言傳的默契:我們在起點沒有夾定 – 真的沒有 - 只是自然而然地從0km 到162km, 就一直一起跑著。他平路上山快,我野路下山快,結伴跑注定把彼此都拖慢,我們都清楚不過;慢到 120 公里開始甩plan了,但沒有想過自己先行。多了個伴,掏物不用除背包,眼瞓有人睇路行,一碗粥可兩人分,藍地打狗有四棍 - 沿途困難都減半。朋友說我們是長途孖寶… 我想 ,yeap that’s right, 我們的確是。


這種人,是 Keith。



(圖片來源:溫坤華)



(圖片來源:莫馬修)


是有種人。在一個一年舉辦900場路跑賽,坐擁100座3000米以上的百岳, 但越野長途賽仍然未曾普及的隔海一島上,一群不安於份、熱愛跑山,需要積分去勇闖UTMB的台灣朋友,不嫌香港彈丸之地柏油路多、樓梯長、山矮,飛來這裡作賽。自省地去想,我們身處香港一年能輕鬆取滿分數,還能慢慢猶豫要不要付費去抽籤;想想其他地區的同好,一定要赴海外跑資格賽才能拿滿分數去抽,住在這越野賽早就興盛,山丘遍佈的香港,其實我們十分幸福。遠渡而來的朋不曾試路,不知地型,吃不熟識的食物,但無損熱情,衝線時都是滿足的笑容.


這種人,是台灣來的跑友,超馬天后明珠姐; SuperRace 冠軍級戰友徐一石 (家庭重要呀徐大哥!);一直連周末跑, 上週才跑完南橫一百miles,再來跑荃打火100k的張寯大哥;TNF100 鎩羽捲土重來的郭捎面大哥。



(圖片來源:莫馬修)


是有種人。或是衝著第一屆的新鮮;或是人生第一個100 miler;或是屢敗屢戰的蠻牛一頭;或是特別為支持 Paul Sir 而來;或是需要積分,或是太閒 XD… 放棄新年長假在家吃薯片睇電視的舒適,出來打100咪,爬9千幾米山, 捱一晚夜,不畏疲勞腳痛、家人嗟怨,攻克這本港地表最強百哩比賽。


這種人,是每個在 UTMT 比賽中堅毅上陣的你。特別狂賀坦克、飛哥、Nina、成成、肖靜,這次完賽必有對你們非常特別的意義。




(圖片來源:莫馬修)


是有種人。不是參賽,卻比參賽的人更傻 - 陪癲!我想起在SCP6田夫仔山寒冷中讀手帶的工作人員;我想起在大棠伯公坳如大欖悶局中一片綠洲的 SCP7, 一check-in 我立刻在野餐椅上昏睡;我想起在藍地 SCP8連自己的水都派光給參賽者的俊男美女;想起在碗窰忽然兩次斷電,黑暗中趕忙重啟發電機的幾位;想起幫忙攔截馬路車輛的義工,想起在CP努力為大家服務的每一位;當然想起還有賽前一星期掛綵帶,開賽前再補帶的跑腿;沿途為我們拍照的義務攝影師;和沒有參賽者看見, 擔任物資運送的車手。你們的手腳是 Paul sir 的手臂延伸,比賽理念由他而起,還需經你們執行。這團隊有許多高手,無法想像施 sir 在裡面、Tommy 也在、Jacky 在、素素在、Jola 在 - 連幫忙的都是高手,只能說,UTMT傲視本地比賽的規格!


這種人,是同樣放棄了長假期,每個沿途仆心仆命,捱更抵夜,風吹雨打的義工。




(圖片來源:莫馬修)


是有種人。I don’t know what I have done to deserve this, 不知怎地結識得了一班差不多癲的好友,在各CP支援我這個傻得很的傻瓜。

CP2 快腳阿文早班 CP2 來餵食。

CP3 城門菠蘿壩得 Food Angel Jacklin 急救抽筋的四頭肌。

CP4 下花山,阿文、Keith Yau 落力餵食和捽腳;更獲 KY 及時送上一雙120cm棍。

CP5 農場鮮奶,男神 Jason 連爐具的 support, 溫熱的粥到口,還有壽司。不慎燒壞旅行袋一隻,但心意110% 全收。

CP6 男神繼續支援,忽然出現的 Clara BB 和 僅僅下飛機行李還在的士上衝過來陳記燒鵝的 Juni , 讓我本來頹爆的想入站入睡都興奮到睡不著。 

CP7 大欖監獄,深宵之時在 Juni 監察下,我放心棉胎蓋頭大睡15分鐘。

CP8 大棠,天光之後,忽然有人喊 ”Matthew!”, 原來是UTMF 一起衝線的 Jenny,容許我強行徵用她手中的葡萄適,好開心。

CP9 有 Jola 逢吉鄉留下壽司,接著Patrick 雞公嶺頂支援和大刀幫手拍片。

SCP10 打石湖... 四叔居然可以送來牛雜河!和涷菜蜜!

CP10嘉道理是個大party。Patrick , William , Sally , Jason , Juni, 全部在等待,那140公里可以蓋過痛楚的快樂,是打從心底出來,不能掩飾的。William 為一眾10多個跑手在四方山 – 碗窰的炒林段,義務開路,並喊出前方所有障礙, 確保所有人安全下山。

CP11碗窰,居然撞到 Lorraine,看似一番在雨粉中的閒談,談比賽談寫作談隊友;事實上風花雪月後放鬆了許多心情,體力回魂,連上鉛礦坳草山都無需用棍,輕鬆回火炭。

少了你們為我在路上支援,別說完賽,我什麼也不是,只會是一個滿口埋怨眼瞓的拖腳肥仔一名。被朋友包圍著,是我越野跑肯肯定最最享受的快樂。也感激你們愛屋及烏 : 本來是來 support 我,結果要多 support Keith 和徐大哥。


這種人,是第一次來 support 的 Jason / Sally / Jola; WONRun 裡已是默契無限的 Patrick / William; Raleigh + HK168 原班人馬的 Juni / 阿文 / 四叔; 沒有預想會遇到的 Clara 和 Keith Yau。由相識超過10年的、到今年8月才認識的各路人馬,藉跑山的緣份把我們糾在一起,美事一樁來!2月要來 studio 由我請客!





(圖片來源:莫馬修)


是有種人。這個傻得很的傻瓜,追逐著一些除了自己沒有人在乎的目標:4個月內4個100英哩。身體面對4x4高比賽量累積下來的疲勞偶爾脆弱著,比賽與比賽之間要學習禁足、 休息,患得患失地 taper 和醫腳。又沒有奬金,又沒有獎品,從來沒贏過,但有包過尾,我到底是在做什麼、一次次地做一個 Pain Collector? 我沒有答案。我只知我很愛郊野, 很愛挑戰,唯有本著傻勁,人家的新年長假我放棄安逸,又一次踏上征途。


賽前一週還在衝擊波加伸展將疼痛的左踝整了又整,到賽前的晚上還在婚禮上做司儀到接近半夜,晚上腦袋停不下來無法好眠。


上線時心大心細,結果四頭肌果然不到 30 公里就抽筋,要 FA supporter 捽散。上大帽山近頂時,跌了一個狗吃屎, 結果 black diamond pole 先著地,斷成兩截,慘!沒了依靠,只能帶著爛棍落川龍,幸而又有神仙嚟打救,得Keith Yau 在下一CP借出雙棍;入黑後從8點起,累積的疲態盡現,不停在大欖的馬路上大昏迷,睜不開眼但腳要繼續邁步向前。大欖監獄睡了15分鐘原來完全沒用,起步後仍是昏迷,開啟喪屍模式繼續跑。渴睡的痛苦,在麥徑10段的引水道到達頂尖,口裡怪叫著,跌跌蕩蕩前行了好幾小時。過去參加ultra,從來沒有如此眼瞓過。


但黑暗過會是晨曦,天亮後頂到大棠漸漸捱過, 慢慢醒來,又是一條好漢。後段雖然失速,加上不知碗窰炒林段如此費勁,比計劃慢了1.5小時,但仍與Keith 同步回來。


我的4 x 4 總算達陣,開心是固然,但不自滿,我還有下一個目標:本地4 x 100 milers 大滿貫。雷利156, HK168, UTMT 都完走,剩下只有一個UTHK, 2月底我會全力以赴,為自己的目標繼續挑戰。


這種人,是我,真•莫馬修。



(圖片來源:莫馬修)


還有一種人。喜愛煮食,鮮少運動,不吭聲在背後看著一切。賽前晚上當完司儀回家發現自己整晚都沒有吃碳水化合物,明日上陣如何有肝醣打硬仗 - 慌張西望把等到睡著的她搖醒;2015年告終的5分鐘,她在灶頭前,為我煮了兩個日本白麵。我們的倒數沒有煙花,就在沸水裊裊升起的白煙前面渡過。2016年1月1 日凌晨零時3分,在廚房,我有如 TVB 的男主角,吃著「煮個麵俾你食呀」的女主角為我準備,只加豉油沒有配料的白麵。沒有得過獎的男主角,是熱麵讓我眼鏡起了像坤哥的霧氣了嗎,這是我生命裡最好的劇本。


這種人,是我內子。



(圖片來源:莫馬修)


編輯精選

滿腔熱忱成就首屆UTMT



延伸閱讀

環大帽山越野賽 法選手奪冠 火車頭第五

愛與痛的邊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