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與痛的邊緣

Keith Lam
發表於2016/01/18
1,920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我用了一個高難度比賽—環大帽山越野賽(UTMT: 162km + 9000m + Paul sir) —來開始2O16年。


在剛剛的十二月TNF100,在林錦公路Checkpoint(CP)才險些棄賽,卻因妻女突然到施樂園支援才「復活」繼續,最終得以完賽。之前訓練主要以早上通勤跑為主,每月里數也只是一百多公里。如何能完成UTMT? 面對UTMT的九千米攀升,不禁心頭一冷,既沒有時間做特別訓練,也沒有試路。


但我知道,越野超馬賽就是這樣一回事:只要有合適同伴同行比賽就會變得不一樣。比賽前兩週便決定和另一位參賽者Matthew結伴,他是我在雷利旋風156的拍檔。目標是三十六小時完賽。


比賽當日天朗氣清,是跑步的理想天氣。但前晚除夕夜只睡了四、五小時,我盡量不去了,還是專心迎戰吧。同行除了Matthew,還有台灣來的朋友,我們以接近的步速前進。上針山,下徑口路,上獅子山坳,下龍翔道,已走了許多新鮮的路徑,盡顯舉辦者的心思。這兩段用了3小時24分,在CP享受了Matthew友人安排的粥和椰子水後,拍過照,再上路。



 享受支援者送上的暖粥(圖片來源:Keith Lam)


直上金山山頂,經過從未到過的發射站,再跑到城門路(35km)。吃過大會的杯麵和FA的冰波蘿後、便經禾秧山的巨石羣再上大帽山。由山徑出大帽山道,離山頂波波(天文台雷達站)很近,卻不需登頂而向左急轉下山,通往荃景圍附近的CP4。吃過自家的暖粥後,踏上元荃古道,青馬大橋隱現在煙霞中,石龍拱上看日落,古舊水泥滑梯孤守廢村校,好不唏噓。到CP5農場鮮奶 (60km) 時,已是晚上八時多。支援朋友居然帶齊爐具暖粥,超窩心呀!



接下來是最長的一段(18km)到深井。台灣朋友因有急事處理,幾番騰折後最終要退賽。於是,在深井吃過大會的「超正」燒鵝瀨粉後跟台灣朋友分道揚鑣,剩下我和Matthew繼續踏上沉悶的山路。我倆在賽前的疲累和睡眠不足亦在此時發作。


在引水道迷迷糊糊地跑,試過小睡幾分鐘,又吃Gel又吃糖,捱到去CP7大欖涌路 (95km) 已是兩時多,支援朋友卻早已準備好自家製的暖粥守候,換衫換鞋後,再小睡15分鐘。凌晨三時,才不捨地離開溫暖的CP。兩個人跑過街道泛黃的青山公路、沉悶又寒冷的掃管笏路、麥理浩徑第十段、屯門徑、藍地水塘來到瀝青廠,給狗吠聲嚇醒。我和Matthew各人手執一枝pole防身之際,三頭惡犬已迎上,六隻眼睛發著青光怒視,貼在我倆身邊狂吠,我倆只有用pole邊格邊行。此時,其女主人出來喝道:「唔准無禮貌呀!心想「吓!隻狗出來想咬人,點只無禮貎咁小事!」幸好,我們腳步沒停下,狗也不再跟來了。徐徐再慢跑,天色也漸亮。早上6:51到達CP8大棠山道 (113km)。吃過大會的餐腸湯麵後,再往旁邊餐廳喝了開跑以來的第一杯咖啡。




半夜在大欖涌路支援的Juni(圖片來源:Keith Lam)



提起精神,沿着大棠上大欖涌郊遊徑上四排石山— 其實是五、六個相連及佈滿鬆沙散石的荒山景色獨特,走在很斜的土溝路上上落落,極「跣腳」、費力。這時,左大腿內側肌肉開始拉緊兼痠痛,好幾次停下按壓舒緩。下山尤甚,要用pole支撐,早上10:18慢慢的到達CP9逢吉鄉 (125km)。幸好Matthew安排好支援,又有粥吃,又替我按壓左腿。細心地看了女兒畫的打氣畫,深呼吸,準備好迎戰最後四個高五百至七百米的高山。



上雞公嶺(圖片來源:Keith Lam)



行行重行行,每逢下山便慢走在Matthew後,不斷用pole卸力,轉姿勢以減輕肌肉的壓力。上雞公嶺,下打石湖,上大刀屻,下嘉道理農場,在各CP接受不同的支援者加水送粥與按摩。每次當他們用力按摩肌肉,我便慘叫呼痛,好像聽到有人説:「生得未?」我也顧不了什麼儀態,反正完賽至緊,硬著頭皮接受按摩。之後走上四方亭,來到最難走的燕岩至碗窰一段。戴好頭燈和手套,在日落時分入林!頭段果然非常的滑:「陰濕」尖石橫置路中,也有非常滑的落腳位。真的感謝大會路標非常清晰,在支援朋友同行引領下,小心翼翼地下山。再往下走,便聽到漸近的溪水聲,正是燕岩溪。此時,密林變為竹林,竹支全向你身邊倒來,形成一道優美的弧形天然籬笆。




在打石湖被支援團隊擁束著(圖片來源:Keith Lam)


為何掩面?!你懂的!(圖片來源:Keith Lam)


到達碗窰 (7:12pm) 即時致電太太,她已經和女兒在終點等候!原來她們按目標八時完賽來到。心裡萬分歉意,深怕雙腿力盡的話要走上超過三小時以上。立刻找義工按壓肌肉,草草吃了香蕉和橙便再起步。人在心上,雙腳有力,不知不覺間越走越急。在後面的Matthew叨嘮著:「我無人等呀!」心想「噢!立刻收油!」但我們仍快步用37分鐘上了鉛礦坳,然後帶着殘腿跑下山。


跑著跑著,終於看到了終點的半圓拱門,太太和女兒、支援的朋友、義工、我和Matthew又一次携手衝線。女兒還拿著自家製的蛋糕呢!在剛剛37小時38分裏,接受許多支援者的關愛和幫助,我們經歷了夜半體力枯乾,然後回魂,我又經歷了下山大腿肌肉拉緊,忍痛按鬆,再上山,仿彿可以重複無數的週期,一直跑下去!當每天面對更多的荒謬和困難時,我相信只要有同伴一起同行,便有一份像完成UTMT的勇氣,不被嚇倒。


感謝所有支援者

CP2: 
CP3: Food Angel Supporters (
Matthew鬆大脾、送通粉)
CP4: 
文,Keith Yau
CP6: Jason, Clara (surprise), Juni (Surprise)
CP7: Juni
CP9: Patrick
SCP10: Patrick, Daniel (aka 
四叔)
CP10: William, Sally, Jason (Surprise), Juni (surprise)
CP11: William

和大會工作人員




我的第二個100 mile山賽(圖片來源:Keith Lam)



爸爸成了女兒心中的英雄!(圖片來源:Keith Lam)


編輯精選


這八種人 圓滿了UTMT環大帽山賽



延伸閱讀


滿腔熱忱成就首屆UTMT


環大帽山歷險記


環大帽山越野賽 法選手奪冠 火車頭第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