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筆記

走過的叫足跡──我的UTMT 162km初體驗
2017-01-04 23:35:55
92
1
檢舉
由於手錶使用了省電模式,Suunto Ambit只量得146km。按圖看Suunto記錄
由於手錶使用了省電模式,Suunto Ambit只量得146km。按圖看Suunto記錄
大會提供的賽道切面圖

去年我參加了環大帽山越野跑的荃打火(TTF)組別賽事,當時已覺得大會非常用心籌辦比賽,所以完賽後不但將它加入來年的「賽事月曆」,而且更來個升級版──參加UTMT全程環大帽山(即162KM)的組別,希望能成功完成160KM級別的賽程。

報名的時候雄心壯志,到了九月開始認真思考比賽時便不禁惶恐起來︰每次跑完毅行者自己已經累得要死,怎麼可能再多跑/走62km?如何應付接近多一倍的爬升?而且自己之前曾兩度參加HK168,但最後都鍛羽而回,今年再參賽會否只是重蹈覆轍?理性上我無法說服自己可以完成賽事,唯有訴諸「感性」,幻想比賽時自己能有超水準表現跑畢全程吧!

幻想歸幻想,準備的工作還是要做。參加UTMT前我只參加了Lantau 70皇者之戰馬拉松兩項比賽,在構思練習時我以為可以兼顧馬拉松及跑山,但在11月中我曾經連續兩天跑山及長跑,之後體力明顯下降,影響了之後的行山長課練習,最後我只好把訓練重點放在行山上。在減少練習量後一星期身體才漸漸回恢正常水平,而我亦趕及在12月初完成一課60KM的長課練習,算是打下一枝強心針,但以162KM的賽程來說,我覺得我的行山練習量還是偏少︰從10月至12月期間只有6課40km+的練習,加上賽前的狀態只是一般般,只好寄望比賽能有較佳的發揮。

比賽當天陽光明媚,若以郊遊來說是個完美天氣,但以比賽來說溫點還是高了點(至少比去年高),還好空氣很乾燥,不會讓人有揮汗如雨的感覺。此外和往年比較,今年的參賽人數明顯增加了很多(差不多翻了一倍),人多了令賽事的氣氛活絡不少──不像去年我們在比賽末段大部份時間都只能獨自作賽,感覺孤單很多。

光是UTMT便已有近250人起步。

比賽在8時起步,我們在第一段沒有開很快的速度,在上針山時回望山下那人數不多的人龍讓我們有敬排末席的感覺,結果我們在CP1 (大圍地龍口)排名是123,算是後段的排名。不過我們也知道長路漫漫,沒有太在意。

第二及第三段跑手們仍然有氣有力,大家都維持著不錯的速度互相追逐,加上賽道中大部份路段都較為狹窄,難較超車。我們把握在市區或較寬闊的山路上稍為追過一些跑手,在到達CP4(菠蘿壩)時超前至89。但不知是否因為我在這兩段太過用力而消耗了過多體力,為我的下半場大崩壞埋下伏線。

在城門水塘遇到的打氣義工
在城門水塘遇到的打氣義工

在第4段我們遇到賽道的第一座大山──大帽山。賽道初段走龍門郊遊徑,之後接入小路登上大帽山。當天剛好有著蔚藍的天空及不錯的能見度,大帽山的山勢及山頂的「波波」(即山頂雷達站)從遠方已可以一目瞭然,而嶙峋的巨石散落在綿延的山坡上,感覺十分有氣勢。我想外地來的跑手可有福氣了,可以在這麼晴朗的一天欣賞大帽山的風光,也能體會香港除了高樓大廈以外的自然景觀。

攻頂吧!
攻頂吧!
跑手們在曠野中登大帽山
跑手們在曠野中登大帽山

比賽當天的好天氣讓人忍不住停下來多拍照
比賽當天的好天氣讓人忍不住停下來多拍照

但晴朗的天氣也衍生出另一個問題︰熱。我從第二段後已經覺得排汗頗多,到大帽山一段更是覺得身體有缺水的感覺,剛巧前一個CP我又少裝了水,結果未到CP4水已喝完,雖然登上大帽山後一路都是下山路,但陡直的山坡又同樣考驗我的肌力,結果我在抵達CP4時已有微微抽筋的感覺,只好稍停休息,還好休息及補水補電解質後,抽筋現像獲得舒緩。

完成這一段後我們的排名大幅跳升至58,而我們亦已完成近50KM賽事,接著的便是返回去年TTF跑過的賽道。今年TTF的跑手同樣在4時出發,但我們得以搶先他們起步之前來到元荃古道,我們還猜測領先跑手何時才會追上我們呢?結果領頭的Sondre Amdahl在開跑後不足40分鐘便已追到我們,他還一直笑到最後成為TTF組總冠軍。

在第5段我們沿著蜿蜒山路前進到鮮奶農場(CP5)及深井(CP6)。這兩段相對來說平路較多,我們也有開腳緩跑,但跑過50多公里的我們畢竟不如往年跑TTF時般有活力,而且隨著天色漸黑,一些山林路段也沒法開跑,我們不停被一些鮮蹦活跳的TTF跑手們追過。在快要到深井的下山路時,不知是路黑看不清還是腳軟,我不小心地摔了一跤,還好當時的速度不快,摔倒也只造成皮外傷,但由於我在早前練習時也有數次摔倒的經驗,這次小意外加深了我的陰影,這讓我在晚間的山路中不敢放腳跑。

來到深井剛巧遇著一大批TTF跑手在場,大家都在引頸以盼地等待瀨粉,每次瀨粉一出鍋便立時被我們這群餓鬼一掃而空,反而滿桌的燒鵝則不太多人碰──不過也難怪,燒鵝這麼油膩的東西實在不太適合在比賽中進食。

深井一站大會安排了燒鵝瀨粉,只見餐廳伙記不停手地捧著一盤又一盤的燒鵝,有師兄說這是一場「燒鵝放題」
深井一站大會安排了燒鵝瀨粉,只見餐廳伙記不停手地捧著一盤又一盤的燒鵝,有師兄說這是一場「燒鵝放題」

離開熱鬧的深井我們朝Drop Bag Point大欖涌路(CP7)及大棠(CP8)前進。這兩段都是上落不多的路段,當中有不少是柏油路,即使入黑後也可以安心開腳跑。我們抵達CP7(95.4km)的時間為15小時5分,按這時間推算我的100km時間應該是16小時多一點,這成績已是我的100km最快紀錄,但在這個比賽中這個速度應該太超過了,而我左腳的ITB及右腓骨肌肉也開始感到繃緊,似在催促我快些休息。噢雙腳們,這次你們有難了,我們還有62公里要走呢。

在抵達大棠前我們先要翻過公庵山。雖然我們已有前一年的經驗,知道這座山矮小但極崎嶇難登,但這天登山時我們還是不停「埋怨」這山多麼難爬。山上僅有一條的登山路──其實只是路胚──被越野電單車「刨」出一條車輪深凹,這讓跑手們非常難落腳,再配上陡直的山坡,跑手們經常要手腳並用才能登山,唯一較好的地方是今年我們較早到達這山,避免遇上去年塞車情況。幾經艱辛後我們才登上公庵山,接著便是下山到大棠。我原以為還有好長一段路才到檢查站,結果下到山後大概多跑2、3公里便到CP8大棠(112.8km),時間約18.5小時,排名也是這次比賽中最高(31)。

來到這裏一方面我覺得非常有望完成賽事,但另一方面越來越痛的雙腳卻讓我沒法跑,不過正如朋友所說,餘下的50km可以跑的路段不算很多(其實還是很多...),所以不能跑也沒關係吧。另外我們對第9至12段的路程都比其他路段為熟悉,這應該可以讓我們較「輕鬆」完成吧。

離開大棠,我們先要翻過四排石山及蠔殼山,我的雙腳在上山時還算問題不大,但在下降時雙腳便會痛,無法放步跑,所以平日一晃眼便過的山路突然變得漫長很多。還好朋友一直在旁打氣,我繼續一步一步地下山。下山後我們又要上上落落地翻過數座小山丘,在登上蠔殼山後我們終於抵不住濃濃的睡意,在一片小小的山頂平地上小眠──結果只睡了5分鐘便被後來的跑手催促(大概怕我們一睡不起... XP)。但神奇的是這5分鐘卻效力驚人,醒來後我們精神了不少,可以一路走到CP9蓬吉鄉。這一段我們失速很多,名次下滑至37名。

離開CP9我們便要征服最難的一段(至少對我而言),這時天色已發亮,我們不用在漆黑中作賽,在山上前方後方都散落著零落的跑手們在穩定地前進,看在眼內也讓我多了一分動力一起前進。這一段我們要翻過雞公嶺及大刀刃兩座山峰,上落的山路都很急,每一下著地都彷彿在敲打我雙腳的痛處,我又只好回復龜速前進,加上睡魔又不時襲擊我們,我們在路上也只是走走停停,好不容易才來到CP10(嘉道理農場),但神奇的是名次也只是微跌至40,看來我們在首10段拉開的優勢還真的不少──不過這優勢也沒有餘下多少了。

比賽至第二天,跑手們在征服連綿不斷的雞公嶺
比賽至第二天,跑手們在征服連綿不斷的雞公嶺
雞金嶺上拍到的晨光,為我的2017年揭開序幕
雞金嶺上拍到的晨光,為我的2017年揭開序幕

離開CP10,我對完成比賽已沒有懸念,完成只是時間上的問題。但走了140km的我們體力已消耗不少,而我的雙腳更是越來越痛,結果登四方山時我們老是覺得離山頂很遙遠、梯級很高、山路走不完... ...,然後當我們登上四方山並轉往碗窰後,接下來的一段崎嶇剷林下坡路又是讓我吃盡苦頭,無盡的下山路似要折磨我雙腳般,讓我好想停下來,但狹窄的下山路、以及大量跑手(YTF跑手也已追上我們了)不時從後趕過,我們也沒法逗留。這短短的數公里差不多用了我們近2小時才完成,但抵達CP11(碗窰)後我終於覺得︰終點真的在望了!

相比起之前的上山路,第12段經鉛礦坳上草山算是「小菜一碟」,只要耐著性子便可以完成。上到草山看著不少跑手都能開腳快走或跑下山,而我卻只能一步一拐地龜速下山,心裏真不是味兒,只能對這些跑手們說聲加油打氣。好不容易來到市區,在場的義工提醒我們快要34小時了,跑回去吧,但那刻的我已沒有心思考慮時間不時間的... ...直到最後的數十米我們才鼓起餘勁跑向終點,衝線時間是34小時2分鐘,或許時間本應可以再快一點,但那刻我只想到一件事︰

我○們○終○於○完○成○162km○賽○事○了!

回想起來我們之前曾挑戰HK168的賽事但中途退出,這次完成賽事可算是補足了這個遺憾,而賽前我自己也一直想像不到怎樣完成162km的比賽,這34小時的旅程仍然如夢般不真實。但就如五月天的《頑固》歌詞所寫︰

「走過的叫足跡 走不到叫憧憬」

對於越野跑手來說,有甚麼比用足跡來証實自己的成就來得更真實呢?

完賽紀念品,是給我們乾杯用嗎
完賽紀念品,是給我們乾杯用嗎

比賽日期︰2017年12月31日至2017年1月1日
距離︰162km
時間︰34小時02分
總上升︰9032m
總排名︰62 / 171 (171為總完賽人數)

賽事花絮及感想

  • 和往年一樣,今年完成率最高的不是路程最短的50km的YTF,而是115km組的TTF。不過今年的YTF選手的完賽率已經比去年的進步,大概今年參加過YTF的跑手都有聽聞過那50km的難度而多作準備吧。
    下表是2016/17各組別選手完成率︰
 CompleteStartCompletion Rate
UTMT17124968.67%
TTF18821687.04%
YTF37647878.66%
  • 大會今年的支援安排同樣出色,大會提供的食物大致和往年一樣,即使單吃大會的食物也可以滿足基本需要(雖然我們還是有帶備自己的gel及bar),而大會在嘉道理農場有額外提供炒飯(去年要到碗窑檢查站才有),是更佳的安排。而大會的義工更是非常主動和用心,讓跑手們可以集中精力休息及處理裝備。另外要讚賞的便是眾多義工攝影師了,他們不少是「訓身」拍攝,最深刻的是在離開針山後往城門水塘的小路上,一位攝影師為了捕捉我們的身影,便「埋伏」在一條下山小徑的狹窄叢林旁,我們衝出來時差點被這位攝影師嚇了一跳。
    義工們畫的打氣塗鴉
  • 比較美中不足的是今年的路標比往年略為遜色。去年大會在一些重要路口會設置單車尾燈來標示路徑,而且比賽絲帶的數量也很多,讓人很清楚比賽路線。但今年單車尾燈數量減少了。若果是因為成本問題而減少單車尾燈我是可以理解,但感覺上賽道中後段連路標絲帶的數量都減少了,如果不是我們有走過賽道,我們可能沒法辨認前進方向。不過撇除這點,大會也一如往年在一些關鍵位置安排工作人員駐守,印象最深刻的自然是公庵山上的義工,一個人在晚上守候在廟內等候跑手,真是辛苦了他。
  • 我們有數次詢問義工距離下一個檢查站有多遠時,他們報的距離總是比我們感覺的短很多,到底是我們太焦急、還是他們想讓我們覺得檢查站很快便到而給我們一個美麗的慌言?
  • 賽後有行山人士發現在碗窑一帶有大量垃圾,估計是UTMT檢查站留下的。事件在臉書上被報了出來,後來大概是有人通知了Paul Sir(賽事總監),他很快便安排了人手到現場清理。從這看出大會很重視維持郊野公園的清潔,是很負責任的表現,值得一讚。
  • 藉著走過UTMT,我終於有機會一次過欣賞沿途的風光,並覺得這是一條非常漂涼的賽道,沿途經過大帽山、元荃古道、雞公山、大刀刃等山頭,每一個山頭都給跑手帶來與別不同的景致,這片山野實在是香港這個石屎森林的一塊瑰寶。
  • 總括而言UTMT是一個籌辦得很好的本地賽事,大會的補給、支援甚至善後工作都做得很完善,而賽道也走經一些平日你不常走到的路徑,路上的風光非常漂亮,所以是個很值得參加的比賽。即使你不能參加162 km的UTMT,也可以玩115km 的TTF或50km的YTF──但別說我不提你,即使是YTF也是很「惡啃」的,報了名一定要練習,否則比賽期間有夠你受。
  • 回顧這場比賽,很神奇的是全程中我只有數次覺得很睏,其中一次在蠔殼山上我們閃電一睡後便又回過神來,所以睡意的問題沒有我原先預計般嚴重,或許如朋友所說我雙腳的痛楚替我驅散了睡魔吧。另外比賽中我在首100km的速度應該太快了,間接造成後來的ITB及腳傷。但撇除傷患外,全程中我倒沒有「好辛苦」、「大崩壞」、「要退出」的感覺,而且即使到了最後數十公里心裏也沒有焦躁的感覺,或許因為賽前我已非常有決心要完成162km比賽吧。
  • 完賽後開始回想比賽中的點滴,這次更能體會到"Pain is inevitable, suffering is optional. More importantly, achievement is unforgettable."
  • 這34小時2分是一個很瘋狂又神奇的旅程,但是當你發現有數百位不同組別的跑手和你一起做這瘋狂事,然後還有同等(甚或更多)人數的義工們捱更抵夜為跑手們捧上一杯熱茶、拍下一張照片;然後你會覺得這個世界瘋狂的人還真不少(笑)。
  • 多謝大會、眾多義工及義工攝影師,當然最要多謝的是和我一起完成賽事的戰友,N年前的我想像不到怎樣走完毅行者、怎樣做Sub-18、怎樣走162km,今天我們都做到了!!
  • 這個可能是最辛苦的跨年活動吧!比賽途中說得最多的不是「加油」便是「新年快樂」,感覺特別有意思。而新一年甫開始便完成大賽,更是非常難忘的體驗。
發言

熱門賽事

熱門話題

發表主題
參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