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o的HK100 2018碎碎念──兼論今年賽事引發的港中矛盾暗湧

發表於2018/02/06
62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自問今年香港100是我自2013年首戰後準備最好、賽前休息最充足、天氣最宜人(涼快,不過濕度偏高)的一次,不過預計24小時內完賽的一次卻因為偏食(起步後至抵達榕樹澳檢查站前吃太多水果及甜點等甜食補足糖份,幾乎沒有吃䶢味食物,結果後半程胃口不佳)及配速問題而變成一場撞牆兩次(第一次是前往基維爾營途中,第二次的詳情請見內文),並與睡魔搏鬥的27小時10分48秒(大會時間)苦戰。

因為經歷27小時惡鬥後內心太苦太累,又不滿意自己的表現,所以衝線時一臉嚴肅,除了在終點拱門與我曾合作兩次的義工Jeri Chua 蔡晶晶來個high five後就「講不出聲,講-不-出-聲」(Sorry, Janet)。賽後逾一週後沉澱下來,除了記得汲取今次教訓於3月的「逆走100」不再「召喚阿寶」後一切都化作以下的碎碎念:

3月「逆走100」時No way

我和我的香港100

  • 香港100對我意義重大,因為我在5年前的同一場賽事初進100公里個人山賽殿堂
  • 於2013年首戰香港100後完賽後因為決心追求科學化長跑訓練而與跑會CORES Athletic Union 健衡訓聯盟(CORES)結緣,今年剛好是加入CORES 5週年
  • 今年是2016年「冰封100」後首戰新賽道,登大帽山後不再全走大帽山道而改行(2009年修訂版)麥理浩徑M153-M155下山,所以無論成績如何,都是我的CR

比賽日

  • 是日乃「運動筆記」攝影師聚首日,是日有落場參賽的固然抓緊機會於起步前合照。沿途亦遇到「運動筆記」賽事攝影落力拍攝。本網誌的封面照就是EC大在深涌大草原用「長炮」玩追焦的傑作!

運筆hk影師 x 跑手集結號

讓各位再一次欣賞EC大的美照

多謝有哥!(前往海下途中)

榕北走廊引水道 by Alan Li 

  • 以往的香港100「吉祥物」:宣傳反對食魚翅的「鯊魚戰衣」義工及跑手今年沒有出現,取而代之的是為宣傳世界自然基金會香港分會 Run for Wild 2018而來的人型中華白海豚、綠海龜、黑臉琵鷺及熊貓各一頭

海豚與我

綠海龜與黑臉琵鷺buddy

本來想與綠海龜與黑臉琵鷺自拍,結果因為取景角度問題黑臉琵鷺不幸被「猶抱琵琶半遮面」,幸好有跑手願意幫忙補拍

最後一組跑手起步後人型熊貓不知為何變成「滾地扭計肥熊」,幸好有我與路人出手相救

我與卡卡很有緣:很意外地在路上踫到三次並合照!(右下照片來源:卡卡)

  • 香港100是一個鼓勵傷健共融、弱勢社群以不同形式參與的賽事。除了有失明跑手參賽外,海下(CP 3, km 36)及榕樹澳(CP 4, km 45)分別由路德會香港失明人健體會及為戰亂地區女姓(及因戰亂影響而滯港等侯難民申請獲批的人士)服務,鼓勵他們參與戶外活動為其充權(empowerment)的慈善機構Free to Run主理

海下檢查站(CP 3, km 36)四景

Beacon Hill (Pop-up) Disco (Since 2011)

  • 由西島中學第28童軍旅團(28th West Island School Scouts)成員經營的「Beacon Hill (Pop-up) Disco」必定是日落後才抵達畢架山檢查站(CP 7, km 73)跑手之間的集體回憶。您提供的熱食、熱飲、熊熊營火,以及強勁的disco music都是令到疲憊不堪,或者剛與睡魔拔河完畢的跑手𧚽足不前的溫柔鄉英雄塚

「Beacon Hill (Pop-up) Disco」的門牌。除了門牌外,從這間夜不閉戶的的士高(其實是以天為被,以地為席,無門可關 XD)傳來的強勁節拍亦是「歸家信號」,誠邀各位come on in

  • 除了營火外,今年disco還安裝了由電訊盈科供應的免費WiFi!!!!!這可是「來自魔鬼的試煉」呀

熱食?有!熱飲?有!和暖營火?有!嘩!咁連free WiFi都有係乜嘢玩法!?OK you win

  • 我其實很怕disco music連續不斷高分貝強勁節拍的over-stimulus,所以本disco於我而言魔性有限。不過我對店內供應的食物及飲品明顯是多多益善,從不抗拒的
  • 「Beacon Hill (Pop-up) Disco」的打氣小品除了內有朱古力金幣的祝福利是,最與眾不同的是「Beacon Hill (Pop-up) Disco限定Photo Booths」--世上似乎沒有一圖不能抵千言的事,如果有,就兩張:

Rico will complete the HK100! You are now at Checkpoint 7!

Only 27 km to go! 當時仍然紅光滿臉、預計24小時完賽的我不知道將會有第二次低潮期

  • 總而言之,「Beacon Hill (Pop-up) Disco」針對入夜後「光顧」跑者的配套應有盡有,打氣小品等add-on是各站之中最精彩。You’re my star aid-station of the race. Hands down(唯一負評是仍然用即棄螢光棒引路,製造垃圾)

「Beacon Hill (Pop-up) Disco」特色祝福利是,內有朱古力金幣乙塊

黎明之前嘅黑暗,係至L黑暗

  • 因為避免出現咖啡因過量不適症狀,所以我一路逃避多飲咖啡,最終於在慢登針山時付出代價--登頂時睡魔來襲,最終顧不得山上又濕又冷,途中多次坐在泥路邊階梯級上小睡片刻
  • 我與睡魔的拔河在登頂後並未結束,最終要坐在城門林道(針山段)車路邊補眠,今次更由天暗睡至天明!
  • 在慢登針山時心中默念的見上小標題:來自電影《蝙蝠俠—黑夜之神》(The Dark Knight)經典對白「The night is darkest just before the dawn」的霸氣中譯(語出自梁天崎於2016年8月5日晚添馬公園集會的演說稿
  • 到達鉛礦㘭檢查站退出的念頭倒是沒有,反正剩下里程不多,退出後恐怕會後悔,又因為非常渴望得到完賽衛衣,回魂後唯有咬著牙關慢慢走下去
  • 反思、教訓,或筆記:「心沒有放棄,身體就會跟隨!」(陳彥博 2015)

側記:HK100 2018賽後討論掀起的港中矛盾暗湧

  • 由於梁晶於賽道上搶走登山客及賽事攝影的飲用水被取消資格一事實在太匪夷所思,所以不幸的成為賽後熱話(結果大會承認的男女子冠軍祁敏姚妙這一對壁人在賽場上的成就,以及賽場外的甜蜜反而慘遭無視,陰公)
  • 賽後香港網友固然有本著愛才惜才/大愛包容心態為梁晶辯護之士,更多的是本著香港社會「錯就要認,打就要企定」的共識,認為梁晶躱在微信朋友圈後始終不肯直接承認有搶水行為的道歉不夠虛心真誠,亦欠被搶掠的受害人(三至四名)一個交代的公論

有截圖為證

  • 當有愛才惜才/大愛包容者指責批評梁晶的看倌不肯move on and get a life的同時,其實為梁晶強辯的香港網民諸君,以及縱容梁晶本人以「文化差異」理由企圖胡混過去,以及陰謀論⻆度推斷有心人設局栽贜(C'mon,你梁晶這廝離開中國是nobody呢,何來的壞心腸要去陷害你!?),又發表「你講搶水,佢講禁藥;你講禁藥,佢又會講返搶水」去轉移視線之嫌的文章的中國網民豬隊友才是阻止梁晶成長的障礙--唉,是「愛你變成害你」的概念嗎?(當然,我並不是無視國際級山賽的爭標份子有服用禁藥的問題啦)

給梁晶,以及所有以「陰謀論」角度指責香港人刻意設局栽贜陷害梁晶的諸君

  • 承上,本來梁晶的行為只是個人問題,但是因為替其護短的「同胞」豬隊友言論實在太過,所以各位看倌才會去放大審視培養出梁晶的跑品及其豬隊友心腸的社會體制問題。去到這一層,以國籍問題/國民性格/民族性角度切入是必然的。從最壞的方向去想,這似乎是共產中國「大國崛起/勃起」後既要進入國際社會,但又不願全心遵守文明地區遊戲規則,反而不知自律、恬不知恥地濫用別人對自己的信任去鑽文明社會規則空子自利的表現
  • 「善良並不瞭解邪惡,邪惡卻很瞭解善良」,各位為梁晶辯護之士指責批評者對中國(即你們口中的「內地」)並不了解時,各位又有進入其文化圈網絡生態圈一路追蹤中國跑壇的奇人奇事嗎?梁晶的行為心態是單一事件,還是其跑品「一路走來,始終如一」嗎?各位要小心有痴心錯付的可能呀⋯⋯
  • 另一宗在部份香港跑友之間竊竊私語,暫時未浮上枱面「爆大鑊」的爭議是中國跑者及義工的參與排擠了香港在地跑者參與的機會--大會雖然在1800個名額中撥出350個供香港居民專享的保障名額,但在最終的抽籤結果公佈後中國跑手的人數於賽事史上首次超越香港跑手人數(大概是650比630,有錯請指正)。這在太平盛世時本來可以相安無事的,不過在今年梁晶的品行意外引爆了港中矛盾的戰線,有跑友已經私下呼籲「本土優先」,要將一半參賽名額撥作香港居民專享云云
  • 相比起高呼「本土優先」,要預留一半名額供香港在地跑者專享的夢囈,我認為真正會將港中矛盾的暗湧浮面變成滔天巨浪是來自中國的跑者/跑團瘋狂湧港做大會義工令到義工崗位一席難求,有意無意排擠香港在地跑者參與機會的問題。今年是我以參賽者身份參加香港100四次(2013、2014、2016、2018)以來目睹來自中國的義工的一次,當中負責的崗位是不見得需要特別技能,在地跑者也能勝任的崗位例如於主要分叉位指路等工作
  • 我對中國義工湧港現象感受最深的是在賽道最高點(大帽山雷達站禁區正門,海拔約930米)遇到用牛鈴響著「歸家的信號」竟然不是同聲同氣的熟悉面孔,而是來自廣州「CBN越野」的代表。我頓時有人在香港,但是土生土長的跑者/義工才是在自己的家鄉的少數份子的錯覺
  • 這個現象會出現是因為大會會向所有義工提供下一年參賽的保障名額(註:風聞2019年賽事安排有變,2018年賽事義工不再獲得2019年賽事的免抽籤名額而只會「提高中籤機會」云云。這一點有待今年賽事義工指點迷津),付出報名費後無需經過抽籤便能參賽(利申:我的2018年參賽名額來自鳴謝2017年賽事義工的免抽籤名額)
  • 利之所在,中國跑者為保證可以在下一年參賽,定必會有誘因組團來港服務,由於賽事規模受政府部門設下的1800名參賽者的「金剛圈」所限,義工的人手需求亦將會凍結在500人之譜,故此多一名中國義工參與,本地跑者就少一個以義工身份參與的機會,當中尤以不是大會長期合作跑團/行山團會員的「游俠」型個人跑者後進最受影響
  • 我明白香港100賽事來到第八屆已經有大量長期合作團體,要平衡長期合作伙伴關係及「本土優先」的呼聲需要智慧,不過我要提醒大會如果礙於既有合作關係而不控制中國義工團的人數的話在現今政治氣氛下遲早會爆發衝突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上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立場

發言
還沒有人發言耶!快來當一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