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TNF100 考起黃浩聰

Joe Chau
發表於2015/06/29
1,756次點閱
1人收藏
加入收藏
   
比賽凌晨四點開始,原本黃浩聰認為只須起步用頭燈,無諗過最終要用兩次。(圖片來源:黃浩聰)

單靠大會提供的賽道資訊,阿聰預計的分段時間好進取。(圖片來源:黃浩聰


猶記得兩年前的The North Face 100香港站,第一年舉辦即遇上超惡劣天氣,入夜後豪雨導致不少山友被迫在大帽山CP退賽,事後大家相繼在facebook哭訴經過「奪命菠蘿包」(即大帽山氣象站)時有幾難受。唯獨黃浩聰因為太快完成賽事,在facebook上「慨嘆」未能體驗「菠蘿包」有幾奪命,所以選擇只分享訓練心得......


當大家都以為好難有賽事難到火星人,誰不知今個月初舉行的TNF100菲律賓站,上屆冠軍黃浩聰竟然跑到大嗌辛苦,中途更多次想棄賽!事後檢討,只能講阿聰今趟「伏已中」。


三年一轉

「玩完這個賽事,我覺得真的不適合自己。」

「上年已經覺得難,但今次仲難,心諗有無搞錯?」

「以這個比賽來講,完成到已經好叻!」

如果以上說話由普通山友口中講出,大家可能聽過就算,或者仲會心諗只是你越野技巧未到家;但當「灰爆」賽後感原來出自香港越野高手黃浩聰,即時好想八卦一下究竟有幾難。

一切一切,都要由TNF100菲律賓站的特色講起。

「菲律賓站的特色是每三年轉一次賽道,今年由馬尼拉北部Baguio轉到南部Nuvali,賽道完全陌生,大會公布新賽道的累積升幅約3500米(實際上阿聰賽後錄得數字為5000米),比往年更少,睇落好似比香港毅行者及HK100更易。」阿聰預計1314小時完成,結果,埋單要17小時33分,足足慢了接近四個鐘!消失的四個鐘去了哪裡?除了阿聰跑錯路多了5公里,還有三大因素造就「強聰意」的結果。


散熱困難

今年賽事由以往的四月改為六月,地點亦由馬尼拉北部移至南部,阿聰話天氣實在太熱,「睇番當日溫度高達3536度,當外間溫度接近體溫,散熱好困難,我跑了約25公里,已出現疲勞要開始減速;加上當地日照時間好長,好難捱。」誇張程度是阿聰放在CP的食物及飲品可以曬到滾及變味,陪他跑了四個鐘的備用運動飲品被蒸發了四份一,「要在六月賽前克服這種高溫,香港根本未到夏季,無機會練到。」

除了阿聰,頭十名跑手全部都是菲律賓籍。(圖片來源:黃浩聰


睇少路線

單看累積升幅,根本反映不到真實難度,「路線其實好難,因為沿途有好多要過澗的地方,例如起跑後15分已經要入澗,印象中頭60公里已過了十次澗,再加上亦有好多要爆林拉繩同游繩下降的地方,部分傾斜度更超過70度,我見到都嚇一跳!」阿聰說自己的越野技巧已算不錯,但都撻了十幾次,「見到當地有些跑手身上完全無跣親的跡象,就知其實技巧仲有好多改善空間。」

不少地方要爆林及斜度超大,細心在相中搵參賽選手,的確恐怖。(圖片來源:黃浩聰


首戰水泡

「由於剛轉全新路線,大會提供的賽道資訊都幾不足,例如無預計要過澗整濕跑鞋,所以無做好防起水泡措施。」阿聰說參加過五、六次100km賽事,從未試過起水泡,「但今次跑到40公里已有水泡問題,落腳位亦崎嶇不平,磨擦及左右長期受壓,導致兩隻腳都生滿水泡,跑起上來好痛苦。」

過澗次數多,阿聰估計單是在澗中已行走約6公里,鞋一定全濕。(圖片來源:黃浩聰


阿聰兩隻腳都生滿水泡,事後他訪問其他跑手,原來同病相憐。(圖片來源:黃浩聰


海外參賽

雖則過程艱辛消磨意志,但阿聰最終都堅持跑完賽事,取得全場第四名(頭十名其餘九人皆為菲律賓跑手),「作為大會邀請選手,我都有責任完全賽事俾意見。」更重要是下年打算捲土重來,「今年只是輸在技巧同經驗,只要做好訓練同準備,我覺得絕對有可能做到好時間,希望下年可以攞到冠軍。」

阿聰說出外比賽可以擴闊眼界,並預告今年將會出戰UTMF,訪問當日首次試行屯門青山至圓頭山,發現短短12公里路有接近1400米升幅,而且路況亦頗困難,絕對是這次大戰的最佳操山路線。想野生捕獲黃浩聰,記住帶多點水行青山。


阿聰打算在九月日本UTMF前花一日時間來回兩轉青山至圓頭山,詳情要密切留意他的facebook。(圖片來源:黃浩聰


賽事資料

距離:100km

賽道:馬尼拉近郊

限時:30hrs

參加人數:250

網址:http://www.thrillofthetrail.ph/


延伸閱讀

曾小強讚好 五星級澳洲TNF100

跑者的藝術 用腳畫畫

跑得「京津」有味 兩週征服142.195公里

發言
還沒有人發言耶!快來當一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