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跑馬燈】真勇敢不是不怕跌倒,而是不怕站起來

Roland
發表於2018/06/07
561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世界跑馬燈】由路跑界的中年資深宅男文豪 Roland 路人哥執筆,搜羅世界各地關於跑步的大小事,每週為大家推出!(除了作者外出取材的時候)


真勇敢不是不怕跌倒,而是不怕站起來

參加過 Ironman 比賽的人,一定對  Tim Don 這名字不陌生。去年五月他在巴西的 Ironman 比賽,以 7:40:23 的成績,創下 Ironman 比賽的世界紀錄(226 的世界紀錄保持者是 Jan Frodeno,但 Frodeno 創紀錄的比賽,並非由 Ironman 主辦)。

2017 年創下 Ironman 世界紀錄的 Tim Don(圖片來源:Tim Don官網


去年 Ironman 世界錦標賽的前兩天,Tim Don 信心滿滿,已經抵達夏威夷 Kona 作賽前最後準備。卻在最後一趟自行車訓練時,被一輛卡車撞上,出了嚴重車禍。經醫生檢查,他的頸椎第二節骨折,不幸中的大幸是,一般頸椎第二節骨折比較不會造成神經受損,Tim 沒有癱瘓,知覺也都算正常。

車禍現場(截圖來源:Youtube-Professional Triathlon


頸椎第二節骨折,又被稱為絞刑骨折。被施以絞刑的死刑犯,一定會出現這種傷害。現在則多半發生在運動傷害以及交通意外中,例如緊急煞車時頭部撞上方向盤,或是戴安全帽導致甩鞭效應,都很容易造成頸椎第二節骨折。

絞刑骨折的圖解,就是紅色圈起來的地方因頸部過度伸展壓迫而斷裂(圖片來源:Daily Mail


醫生告訴 Tim 他有三個選擇:一般的軟性頸圈、手術或是使用 HALO。Tim 說:「聽起來還好,對了,醫生,甚麼是 HALO?」HALO 是一種環狀的四柱式支架,看起來就像中世紀黑暗歐洲的拷問刑具,事實上,用起來的感覺也差不多。HALO 支架繞著你的頭蓋骨,用四根鈦合金釘子直接釘在你的頭蓋骨上,讓你的頭部完全不能移動,好讓骨骼順利癒合。這是最痛苦、最不舒服,最少人選但也是效果最好的方式,但 Tim 沒有別的選擇,他一定要盡快復原,重回他的戰場,所以他選了 HALO。

這就是 Halo 支架帶起來的樣子(圖片來源:Tim Don官網


裝完支架當晚,當麻醉劑失效之後,他痛得不知所措。整整兩個禮拜,他的一舉一動生活起居都要靠人照料。三個禮拜後,也許是適應、又也許是真的消退了,HALO 戴起來好像沒那麼痛了,Tim 的生活開始步入正軌。雖然頭當然還不能轉,但慢慢地他可以開始自由活動。

四根鈦釘直接固定在你的頭蓋骨上(截圖來源:Youtube-OnRunning


Tim 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他要立刻開始復出準備,一刻也不能浪費。他的訓練夥伴 PAT 回憶:「十二月就看到 Tim 出現在健身房,真是令人吃驚。他看起來甚至有點興奮。」當然,戴著 HALO 進行訓練絕對不是甚麼開心的事,連 Tim 自己有時候都不禁懷疑:我真需要這麼拼嗎?會不會等 HALO 脫掉後再開始訓練比較好?Tim 自己知道,他真想在脫掉 HALO 的那一刻,就穿上跑鞋去跑步,所以,他絕對不能等到 HALO 脫掉後才開始訓練。

如果你在健身房看到戴著 Halo 支架的人會大吃一驚嗎?(截圖來源:Youtube-OnRunning


這幾個月的挑戰,恐怕比創下 Ironman 世界紀錄更難。Tim 不想讓他的職業生涯就此中斷,鐵人三項是他最愛、最會、也是唯一會的事,而在職業選手的世界裡,成績是一切,沒有人會想贊助一個最能忍受痛苦的運動員,他沒有別的選擇,只能全力以赴,一定要完全復原,重新站上起跑線!


在戴著 Halo 支架的時候,Tim 盡量讓自己的肌肉不要流失太多。但是整整三個月脖子完全不能動,身體所失去的可不只有肌力,平衡感和協調性也衰退不少。想像一下,當你已經習慣旋轉身體向右看時,突然原本的束縛不見了,身體會有多麼不習慣。

少了脖子的靈活度,很多事情都做得不順手(截圖來源:Youtube-OnRunning


拿下支架之後的路,才是最難走的。身體的所有能力,都要重新訓練,脖子雖然可以動了,但靈活度大不如前,且非常容易痠痛。就像早上起床這麼簡單的動作,都可以把 Tim 痛得死去活來。更慘的是三鐵的游泳,脖子根本沒辦法轉到換氣的角度。所以儘管 Tim 可以下水了,卻只能游仰式,或是練習踢腿等基本動作。捷泳必須戴上面罩跟換氣管才行。

這傷口終於可以癒合了(截圖來源:Youtube-OnRunning


其他人看到 Tim 拿掉支架,大概都以為他已經恢復正常訓練了。事實上他一週的訓練時數還不到以前的一半,而且每次訓練完的痠痛程度,更不是一般人能想像的。Tim 知道時間不等人,他已經 40 歲了,就算沒有受傷,他的職業生涯也大概只剩下兩三年的光景。現在扣掉復原所需的時間,Tim 已經沒有退路。Tim 說起這段時間的訓練,這就像一把刀子,頂在身體後面,你得用刀子強迫自己前進,但又不能刺得太深傷到自己。最需要耐心的時候,偏偏最不夠的就是時間。

你能想像 Ironman 世界冠軍連這麼簡單的動作都做不起來…(截圖來源:Youtube-OnRunning


Tim 知道自己短時間內不可能在再參加鐵人賽,於是他想起自己一直以來想好好跑場馬拉松。既然下定跑馬拉松的決心,對一個世界鐵人冠軍而言,還有甚麼比波士頓馬拉松更合適作為復出的第一場賽事呢?Tim 在鐵人賽時的全馬成績大約是 2:40,他想:「也許我可以跑進 2:50 吧?」不意外的是,他身邊所有的人都認為他瘋了。


自從意外發生以來,Tim 一直都是非常積極樂觀,反而在 Halo 支架拿掉後,負面情緒不斷湧上來。戴著支架時,他只需專心復健等待頸椎復原,大家都知道這最常也不過就三個月的時間。但是 Halo 支架拿掉後, Tim 才知道復原的路有多長多難走,以前的對手早已開始新一年度的訓練或比賽,只有他還在老家那兒也去不了。因此,他需要波士頓馬拉松這場比賽,作為復原長路上的第一個里程碑。

2017 年 Kona 世界 Ironman 錦標賽唯一缺席的選手(截圖來源:Youtube-OnRunning


波士頓馬拉松的起跑線,對 Tim 而言,也是這次意外的終點線。過去種種艱辛痛苦、戴著 Halo 的恐怖經驗、強迫自己站上訓練台的固執,都將隨著起跑槍聲畫下句點。只要今天能在三小時內跑完,Tim 知道自己就有機會重回 Kona,繼續那場 2017 年來不及開始的世界錦標賽。


當衝過終點線,Tim 看了自己的手錶,時間 2:49:42,他回頭看了終點線一眼,告訴自己:「Good bye borken neck,Hello Kona!」

只花了六個月,Tim 就站了起來(圖片來源:TRI247


The Man with the Halo 紀錄片(截圖來源:Youtube-OnRunning


延伸閱讀

The Bullet Man!這是無敵幸運?還是超級倒楣?

有時候性別不是你想的這麼簡單

有些人的勇敢,你並沒有全部看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