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蝦叔周報】跑步後,世界比你想像中還大

蝦叔
發表於2018/05/03
828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遼寧錦州世博園半馬出動小卡車充當收容車,消息及圖片瞬即在大陸跑圈廣傳。近年大陸路跑賽事無不致力比拼質量,在細節中下功夫。錦州半馬這次老實不客氣的簡陋,一反主流常態,實在是奇觀一道。


遠在東北的錦州,對大多數香港人來說已是「不毛之地」,大概這個奇葩賽事中,港人參賽者可能一個也沒有。然而世事無絕對,近幾年耳聞目睹,香港跑友足跡比我想像中還要廣闊,再「山旯旮」的賽事也可能總有一兩個港人身影。所以如果有人後來告訴我他見証了錦州這令人啼笑皆非的一幕,甚或親身坐了上這輛「有今生無來世」的收容車,我也不會感到太奇怪。


不得不承認,跑步之後,正確一點說是參加外地賽事之後,世界廣闊了許多許多。


不妨回想一下,你過去參加的這許多賽事,因何而來?有些也許是「處心積累」,但更多是碰巧看到,或是朋友幾句慫恿,碰巧你又能請假,半推半就的上陣去了。


所以,與其說是我們選擇比賽,不如說是比賽選擇了我們。於是,一些可能我們想也沒想過要到,甚至聽也沒聽過的地方,就因為一個比賽而光臨。


就像台灣,曾幾何時它對我來說就是台北,就是幾個夜市。跑步、參賽以後,台灣忽然大了許多。如果不是台北馬拉松,我決不會無故走到基隆河畔看風景;如果不是田中馬拉松,我更無法想像自己會跑到斗六的某家小咖啡廳,渡過一個悠閒的下午。西門町吃過幾趟蚵仔煎,印象已見依稀;但新社馬拉松途上,櫻花樹下吃那片煎蘿蔔糕,情景卻是歷歷如昨。


如果不是這一切「不小心報了名」的比賽,我和蝦嫂的日本,可能只是很多港人築地壽司與博多拉麵這類「集體回憶」。但現在,令我們更為銘心的,還多了東北天童的啤梨,松本淺間溫泉的泉水,與及京都仁和寺外衝天的鼓聲。


五月來了,是練習的季節,更是報名的季節,且看緣份接下來差遣你到地球哪個角落。大城小鎮,優賽爛賽,只要心胸開放,回憶總不會把人辜負。努力練習,不一定為了「超四趕三」,而是為了更氣定神閒地觀賞一幀異地風景,聆聽一響他鄉迴聲。就算碰上錦州這樣經典的收容車,你沒好氣地發笑之餘,姑且慢慢為此留影,一切依然從容不迫。


延伸閱讀

跑步抗老

愈努力,愈可笑?

戊戌狗年跑者運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