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跑馬燈】Double Boston!波馬之一個吃不飽,那你有吃兩個嗎?

Roland
發表於2018/04/12
499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世界跑馬燈】由路跑界的中年資深宅男文豪 Roland 路人哥執筆,搜羅世界各地關於跑步的大小事,每週為大家推出!(除了作者外出取材的時候)


#一個吃不飽,那你有吃兩個嗎?

四月份最重要的跑步盛事無疑就是波士頓馬拉松,在這場全球歷史最悠久、被譽為「跑者殿堂」的賽事,大部分能參加的跑者,都已經突破 BQ 門檻,要說這是馬拉松比賽的資優班也不為過。


好不容易參加波士頓馬拉松,大部分人的想法都是「我一定要跑出最好成績,才不會留下遺憾」,不過也有人不這麼想:「這條路線這麼經典,我一定要跑兩趟才過癮!」每年都會有好幾個這麼想的跑者,目標是 Double Boston!這可不是雙層波士頓派,而是比賽前先從終點往起點跑,再從起點跑完正式比賽的瘋狂跑法。

在一般馬拉松賽事,這個完賽時間應該不會看到這麼多人吧?

(圖片來源:路透社)


其實兩倍馬拉松距離對大部分超馬跑者而言並不算長,但是肯定在第二趟跑不出最好的成績,到底為什麼他們想這樣做呢?


42 歲的 Kyle Robidoux 今年「還」要再跑一次 Double Boston,所謂「還」的意思就是他去年已經跑過一次「Double Boston」,今年還要再來一次!跟其他人比起來,Robidoux 有一個主場優勢,他就住在波士頓旁邊的 Roxbury,所以一大早先到終點,再往起點跑,對他來講不是甚麼難事,只要在九點前跑到起點就可以了。

2016 年 Robidoux 的 Double Boston 前半場,跑在空無一人的賽道上

(圖片來源:boston.com

2016 年 Robidoux 的 Double Boston 下半場,順利通過終點,成績 3:48:51

(圖片來源:Boston magazine


喔,對了,我有說 Robidoux 是一位視障選手嗎?


今年另一位要挑戰 Double Boston 的馬場老將 Jason Burke 說,大家聽到他要一次跑兩個波士頓馬拉松,大概都會問:「為什麼?!」但 Burke 自己也不太確定為甚麼他想這樣做。Burke 已經跑過 60 場馬拉松,他早在 16 年前就為了準備一場超級馬拉松跑過 Double Boston 。

Burke 去年在波士頓馬拉松和家人的合照

(圖片來源:Twitter of Jason Burke @jburkejburke


今年是 Burke 第 23 次參加波士頓馬拉松,他決定再次挑戰 Double Boston ,他計畫六點準時從終點的 Copley 廣場起跑,在出發前跑到起點所在的 Hopkinton。他想看看賽道是怎麼樣「活過來」的,想找找賽道上的熟面孔,當然更不能錯過沿途盛開的玫瑰。波士頓馬拉松從八點五十開始陸續起跑,十點才輪到一般跑者第一波起跑,身為一個三個半小時左右的 BQ 跑者,Burke 要在在十點前到達起跑線應該不是問題。


2010 年唯一一位 Double Boston 的女性挑戰者 Sarah Stanley 回憶起當年的瘋狂挑戰,那時她剛接觸超馬,已經完成一場 100 英里的超級越野馬拉松,她還不遲疑地接受這項挑戰。Stanley 說:「當然很多人會講,我的天,這太瘋狂了!不過,就我看起來,坐在沙發上連看五小時的電視才是真正的瘋狂呢!」今年她是否還會再來一次呢?今年可能沒這打算,因為 Stanley 馬上就要臨盆啦。

Stanley 整整花了 11:56:23 才再次回到她一早出發的終點

(圖片來源:SARAH STANLEY


雖然比起超級馬拉松,84.4K 不算特別長,但是這可是跑在全程鋪裝的公路。即使對超馬已有相當經驗的 Stanley 也覺得有點吃不消。Stanley 說:「在山徑上跑跟在公路上跑感覺完全不同,在公路上跑完一個馬拉松後,感覺好像被人痛打一頓,下背跟脖子都痛到不行。」


每年跑 Double Boston 的人大概都只有六、七位,他們會在凌晨四點半左右在 Copley 廣場集合,根據各人預計的完跑時間在五點到六點之間出發。絕大多數波士頓馬拉松跑者對比賽的印象大概都是賽道兩旁熱情加油的群眾,只有 Double Boston 的挑戰者才看得到賽道平靜的另一面。Burkey 說:「跑在空無一人的賽道上,想像著幾個小時後這裡將擠滿來自各地的跑者,這感覺超棒!」

從 Copley 廣場可以看到波士頓馬拉松終點地標:三一堂和約翰‧漢考克塔

(圖片來源:123RF)


Robidoux 回想起去年的 Double Boston 經驗,前 10K 可以說是一片漆黑。在心碎坡的最高點,他們看到日出。一路往起點前前進,他們彷彿看到了一場賽事的誕生:路旁的帳篷越搭越多、工作人員忙著張羅賽道上的一切:補給、圍欄、醫護站慢慢地成型。最酷的一件事就是快到起點時,可以看到第一波出發的輪椅選手從山坡上衝下來!


附帶一提,只要他們別上賽道號碼布,他們可以一路跑到起跑線上。

心碎坡前滿滿都是加油的群眾,想像五個小時前,跑過這裡時兩旁還是空無一人

(圖片來源:123RF)


Robidoux 認為,在比賽前先跑完一個馬拉松讓他可以真正體會到波士頓馬拉松的神奇之處。他前三次的比賽,都是為了成績而跑,在整個比賽過程中念茲在茲的只有配速,儘管他看得到也聽得到來自群眾的加油打氣,但是就算看到熟識的朋友或家人,他也從未停下來和他們擊掌擁抱。他相信今年的 Double Boston 可以讓他在回程時盡情地回應來自親友的支持。


跑 Double Boston 另一個有趣的地方,就是可以欣賞沿途工作人員那困惑的表情。Burke 回想去他 2002 年第一次跑 Double Boston 時,一位正在擺放椅子的工作人員,看到 Burke 戴著號碼步跑過,他不自覺地停下手邊的工作,看了看手腕上的表,一臉困惑地看著 Burke。Burke 說:「我相信今年還會看到好幾個一樣困惑的臉。」

新聞來源 1234


延伸閱讀

台灣的馬拉松比賽已經被超車了嗎?

舉旗不定的馬拉松跑者

奪魂鋸三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