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重返波士頓 Shalane Flanagan不留遺憾

徐敦傑
發表於2018/04/09
645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Shalane Flanagan 贏得 2017 紐約馬拉松后冠(照片來源: 路透社)


2017 年末,Shalane Flanagan 在年初壓力性骨折的大傷後重返榮耀,贏得紐約馬拉松冠軍,獲得全美、甚至全球跑者的掌聲。畢其功於一役、聚榮耀於一身,這位 36 歲的老將大可就此退休,為其 20 多載的長跑生涯畫下完美的句點,但 Flanagan 沒有選擇這麼做。


小啜幾口咖啡,Flanagan 腦海中浮現的,是堪稱有史以來最強女子菁英陣容的波馬情景,也是近年來最有機會看到自 Lisa Rainsberger 33 年前奪勝後,再次有美國女子選手於波馬封王。Jordan Hasay?Molly Huddle?還是 Desiree Linden?這些曾是她場上對手的跑者究竟誰有機會拿下冠軍?


身為從小在麻省長大的在地人,這位 2017 紐約馬冠軍正坐在轉播單位 CBS 的講評台上,分析比賽,看著同胞在自己熟悉也不過的跑道上奔馳。時間大約過了 2 小時 25 分,一個馬拉松跑者迎向終點、身體痛苦與心理喜悅交雜的時刻,Flanagan 目睹了她的同袍轉過波爾斯頓,迎向終點,即將拿下她從小就渴望至今的一場勝利,全場歡騰,氣氛來到最激情興奮的最高點,33 年來第一位美國女子波馬勝者就是…。


坐在講評台上,Flanagan 此時說不出任何話語,心中只有一個聲音。


「如果這時我……。」



再戰一回

Flanagan 自去年紐約馬勝利後,腦海中不時出現以上場景,在紐約馬勝利之前,她一直很想證明自己是世界上最頂尖、有奪冠實力的跑者,如今她也做到了,沒有人會懷疑她突圍單飛、擊敗非洲好手的實力;Flanagan 反覆考慮著是否就此帶著這個在嚴峻賽道下得來不易的勝利、以及四屆奧運國家代表的光環風光退休…。


還是,要為榮耀再戰一回?


「我試著想像當愛國者日那天,我身為一個旁觀者,或是我站在起跑線、身心達到最佳狀態、就像今年紐約馬般的場景。」


「幾經思量,我很肯定,如果不給自己最後一個挑戰波馬的機會,我一定會後悔。」Flanagan 說著。


對,2018 年 4 月 16 日,她將梳妝整備、確認策略,然後再次站在霍普金頓、一條齊聚世界頂尖高手的經典賽道,向波爾斯頓的終點線前進,展開 26.2 英里的波士頓之戰。


一月,奧勒岡拂曉的清晨,陽光從窗外照進屋中,眼前是令人讚嘆的胡德山美景,Flanagan 在廚房喝下最後幾口咖啡,看著冰箱上一張以其紐約馬終點前自我激勵、不經意迸出口的「F*ck Yeah!」為創意的廣告,「我從來沒想過那時鏡頭會靠我的臉這麼近,也真的是興奮莫名的無意之作,哈哈,現在我還蠻希望這段影片能後製成老少咸宜的版本。」


打包田徑裝備,帶著繡上美國代表隊隊徽的背包,Flanagan 準備出發前往以短跑名將 Michael Johnson 為名的田徑場和其教練 Jerry Schumacher 碰面,她不知道今天的課表是什麼,但已經做好了勢必不輕鬆的心理準備,尤其是這個時刻,波士頓馬拉松訓練週期的開始。


對於 Schumacher,從教練的角度來說,Flanagan 紐約馬勝利後如雪片般飛來的商業邀約與公關活動著實造成不小的困擾,全世界都想親眼目睹這位四十年來第一個率先在中央公園擁抱勝利的美國跑者,Flanagan 這週可能要去加州、下週可能要去洛城拍廣告、中間也許穿插冬奧賽會的邀約、或是在超級盃期間為超馬比賽宣傳。


Schumacher 向來是一個低調、謙虛的教練,鮮少隨著選手一同曝光,更別說搶風頭,他始終希望自己的選手能專注在訓練上,不要被一時的成就沖昏頭而在原地踏步。但 Flanagan 這次的狀況可說特例,畢竟對於一個即將邁入生涯晚期的職業選手來說,這樣的成就與隨之而來的肯定是多難能可貴,不過他們討論後也作出決定,一切邀約就在一月中截止,剩下的,請在四月十六日後再來。


「我只有幾個月的時間來準備波馬,其他的事情,我還有整個人生可以慢慢處理;我沒辦法再回到十年前的年輕歲月、擁有當時的體能與健康,所以把握每一個比賽機會,對我來說是最重要的事。」Flanagan 說。


跳上 Land Rover 休旅車,Flanagan 從音樂選單中挑選今天的主題曲,這對她來說、尤其是速度訓練前,是很重要的事情,「我現在很愛 Taylor Swift,哈。」


開到 Nike 田徑場的第一件事,是在停滿員工車輛的偌大停車場中找到一個不曝曬的理想車位,Schumacher 是極少數享有優先停車保留位的 Nike 雇員,也總是留給 Flanagan 在訓練日停放,每當她看到教練的位子空出來,總是會心一笑。即便像 Flanagan 這樣頂尖的馬拉松跑者,在 Nike 這樣的大公司中,也沒有停車優先權。


前所未有的絕佳狀態

今早 Flanagan 的訓練夥伴是 2016 里約奧運鐵人三項女子金牌 Gwen Jorgensen,Jorgensen 在去年八月為人母後不久,就宣布將轉往職業馬拉松發展,今天她的先生和孩子也到場觀看媽媽的練習,Jorgensen 和 Flanagan 到場後沒有停留太久,就一起往田徑場外的土徑跑去,進行 20 分鐘的熱身跑。


一如 Flanagan 預期,今天的練習是她最大的夢魘,三組 600、400、200 公尺間歇,中間全休,配速呢?「快就對了。」Schumacher 知道 Flanagan 並不喜歡這無聊至極的辛苦訓練,對她面有難色的苦瓜臉只是笑笑以對。「在她還是田徑選手的時候,Flanagan 其實還蠻習慣類似的課表,但成為馬拉松選手之後,她寧可跑近 30 公里的長跑,也不想操這個速度訓練。」


「讚!讚!太好了!」Flanagan 帶 Jorgensen 跑第一趟 400 公尺,約 67 秒,Schumacher 很滿意,向她們大叫著。


在訓練週期剛開始的時候,這樣高強度的訓練很可能讓跑者感到挫折與沮喪,尤其是像 Flanagan 才正從前一個近乎完美的紐約馬訓練週期結束,體能已經不在比賽巔峰,過往成功經驗的暢快,對比今日練習的辛苦,不論是身體或心理都不好受。但其實在紐約馬勝利的數小時後,Schumacher 就告訴 Flanagan:「只要妳還願意繼續比賽,妳的巔峰絕對不僅止於此。」


「我認為她現在近乎完美、是前所未有的絕佳狀況,且想必會延續一段時間。」


你可以想像 Schumacher 說這話時有多興奮,可別忘記,一年前的此時,Flanagan 才因為訓練時嚴重的背傷而退出 2017 波馬,並「被迫」放了一個近十年來第一次的長假。


在這長達兩個半月的休養期間,她把自已從跑步中徹底抽離,做了很多過去身為選手時幾乎沒有時間做的事,她有時間陪伴兩個年幼的孩子,和家人到夏威夷度假,出了本「快跑。慢食」的暢銷食譜,也首次以嘉賓的身分,在波馬擔任比賽講評,看著選手比賽。


這些許久未曾出現的生活色彩,讓 Flanagan 從長期訓練的壓力中恢復,她不再經常感到疲勞,有多餘的時間烹飪、和朋友聚會等,「當我走出傷痛低潮後,反而很享受這段時間的清閒,偶爾輕鬆運動一下,生活也變得多采多姿,不過偶爾還是會內疚與擔心,自己是否安逸太久,就不想回去當選手了。」


這樣的擔心顯然是杞人憂天,在十週的休假結束前,Flanagan 已經開始懷念過往體能絕佳、訓練吃苦當吃補的日子,更令她難以忘懷、想立馬重回跑道的推手,是鮑爾曼(Bowerman)田徑隊同甘共苦的訓練夥伴,「要離開隊友真的太難了,如果這麼做,我一定會遺憾後悔。」


Amy Cragg 和 Shalane Flanagan(圖片來源:NIKE)


她的隊友也抱持相同看法,當看到 Flanagan 在休養後活力充沛地回來訓練時,他們心中彷彿有個聲音,也許什麼精彩的事情就要發生。「從徹底養傷到重回水平,是一條漫漫長路,在她剛回來訓練的時候,她和我跑沒多久就累了,這是以往幾乎不會出現的狀況,但經過短暫的休息,你可以看見 Flanagan 仍舊充滿活力、興致勃勃地想繼續嘗試,她就是想跑。」Amy Cragg,Flanagan 在 2016 里約奧運期間的訓練夥伴這麼說。


「紐約馬前夕的最後一個月,Flanagan 的狀態變得不可思議的好,她彷彿天人合一般地全然投入、發揮自己所有的潛能,跑出許多我從未看過的訓練表現,我想,好戲就要上場了。」


''Shalane Flanagan''效應

Colleen Quigley,年僅 25 歲的美國三千公尺障礙賽奧運代表,在大學畢業後隨即受 Nike 奧勒岡的訓練團隊延攬為旗下選手,在身為菜鳥的那段時光,她住在 Flanagan 家中,備受照顧,Quigley 始終認為,能讓她從校園跑者順利銜接到職業選手的關鍵,就是 Flanagan。


「剛畢業的那個夏天,我的訓練生活很不穩定,常在不同國家和訓練營之間往返,對很多事情一無所悉,Flanagan 總能適時地解答所有問題,讓我的身心安定,我就像他們敞開翅膀所庇護的幼鳥一樣,沒有這段時間的幫助,我一定做不到。」


Flanagan 有著天生的領袖氣質,但不卑不亢,在鮑爾曼田徑隊中始終扮演著領導與提攜的角色,從最早期她是唯一的女性隊員,到 2016 里約奧運前夕多達七位女子隊友,讓這個團隊堪稱是全美最強的女子職業田徑隊,Flanagan 堅信唯有透過團隊的力量,才能讓自己的潛能徹底激發。


Schumacher 說:「Flanagan 很堅持,但我對於團隊和隊員往往有不同的想法,有時甚至會責備她,在打造這個團隊的過程中經歷很多碰撞,但當這個團隊逐步修正與成長、逐漸邁向一個對運動員有絕佳助益的雛形,美妙的事情發生了,她們同舟共濟、有理想、彼此激勵往遠大的目標邁進,指導這樣一個自動自發的團隊,一點也不困難。」


而 Flanagan 絕非只想在團隊中顧好自己、從中裨益,她不著痕跡地扮演起隊長的角色,從訓練進度、賽前減量、恢復方針,她在教練的指導之餘,提供隊友更細膩的幫助,「她是我的人生導師,即便一整週都碰不到面,我仍覺得她一直在身邊陪我訓練,教練會開設訓練課表並檢視進度,但很少會關心妳的感受,更別說訓練外的生活,Flanagan 總是在訓練之餘,和大家交心,關切每個人的身心狀況,並給予經驗和建議分享。」 Quigley 說。


或許就是這天生的領袖氣質,Flanagan 曾提及她在選手生涯退役後,將往鮑爾曼田徑隊的職業教練一職發展,成為史上少數僅有的女性教練。


「人們總是看到她身為運動員的嚴肅態度,認為她極度認真、嚴謹、全然投入於選手的身分之中,從專業的角度來看這確實沒錯,但實際上 Flanagan 有著全然不同的一面,她也是個貼心、樂於助人的母親,訓練之餘她很宅,把時間都花在陪伴家人,我想這也是她出書教大家烹飪的原因,她想讓所有人感到溫暖與快樂,這是身為摯友或家人外,Flanagan 鮮為人知的另一面。」Amy Cragg 說道。


心之所向,身之所往



Flanagan 將成為鮑爾曼田徑隊名人堂的一員,無庸置疑,但在此之前,她仍在考慮是否要走那最後一哩路:重返波士頓馬拉松,一個與她有深刻連結的比賽,不論是從成長背景,還是從過往的失敗經驗都是。


「雖然曾經跑出賽道紀錄,但波士頓是我生涯極少數不堪回首的比賽,可說是我的心頭刺、一個難以釋懷的疙瘩,我不希望帶著這樣的遺憾退休,更不希望人們提及波士頓時就想到我的挫敗。至少我還有一個機會,在退休前改寫自己的波馬履歷。」


不過 Flanagan 心裡也明白,在全美好手和國際菁英齊聚的 2018 波馬賽場上要抱回桂冠並不容易,包括 Jordan Hasay、Molly Huddle、Desiree Linden 等一時之選都已磨刀霍霍誓言跑出全美最佳,Hasay 去年拿下第三,Huddle 在年初成為美國史上半馬最快的女子跑者 (1:07:25)、Linden 則曾於 2011 年在波馬拿下第二。「我沒有給自己設限,沒有預設名次或時間,就是盡可能地把自己的狀態推向巔峰。在狀態絕佳的時候,我對身體的感知將會達到一個無比敏銳與理想的境界,心之所向、身所往,我很期待自己能在比賽當天,達到身心合一的境界。」Flanagan 說道。


在去年紐約馬風光的勝利後,Flanagan 可說是在一個無後顧之憂的基礎上,盡情享受選手生涯的最後一場波士頓馬拉松,「我沒有一定要贏才生涯無憾的壓力,我會選擇再比一次波馬,純粹就是我想跑,這並不代表心態消極,而是心中踏實,少了擔憂,晚上我也會睡得比較好。」


從清晨出門到結束訓練到家,已經過了近六小時,拿起繡有美國代表隊徽章的背包,Flanagan 走進屋裡,準備午睡,傍晚煮飯前,她還要出門小跑個幾英哩。


訓練週期的開始總是特別疲勞,甚至往往是段不知道努力是否有回報的時光,但漸漸地,Shalane Flanagan,美國史上最優秀的女子長跑選手之一,將會逐漸看清 2018 年 4 月 16 日的自己,站在起跑線時,是什麼模樣。


本文為編譯改寫,資料來源:https://www.runnersworld.com/runners-stories/a19644611/shalane-flanagan-unfinished-business/

發言
還沒有人發言耶!快來當一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