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蝦叔周報】仲跑渣馬搞乜鬼

蝦叔
發表於2018/01/20
2,487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男人駕著寶馬載著人妻撞上貨VAN逃跑,這樣的情節,照計應該大加渲染。但剛巧事情發生在渣馬臨近的這刻,有些記者就是懂得審時度勢,毅然將標題焦點轉移在追截他們的貨VAN五男子的說話:「佢都唔知我地跑馬拉松!」


我不知道這五個男人跑的是不是「香港渣打馬拉松」,更不知道他們會不會像有些人有意/無意地以為「渣馬10K」就等於「馬拉松」。無論如何,他們說出這句話,潛台詞無非是以「參加長跑賽,體力勝過人」為榮。哪怕是很多hard core跑友不屑參加的10K,但在一般人心中,去渣馬玩個10K,其實已經好夠照。尤其在十年八年前,跑步無而家咁興時,跑過渣馬10K已經係一項可以拎出黎曬的成就。例如我,就係當年既得利益者。


回想十幾年前第一次參加渣馬10K,完全係因為一個朋友,仲要係一個只係間中跑下步的朋友的一個隨口問題:「你有跑開?咁你有冇參加渣打馬拉松?」當時我只係有時間就落樓下公園兜圈,周而復始,完全無想過要在這個公園以外的地方跑步。朋友問一問,突然之間個人震左一震:「又係喎,點解唔試下?」


跑步當時對我來講只係為減肥而做的「力役」,談不上享受,更加唔知咩所謂跑步文化,唔會睇過Mark Remy《跑步的197條守則》,唔會覺得「著大會tee出賽係一件柒事」。剛剛相反,著大會tee對我來講係一件升呢的大事。因為我正式由在樓下同一班師奶阿伯一齊跑的死肥仔,晉身去到要專程倒塔咁早搭特別班地鐵去維園的「跑手」了。


你咪話,對於一個新手來講,第一次人玩你玩參加渣馬,經驗係好值得回味。至少在五體不勤的家人朋友當中,跑個步要隆重其事過對面海「攞號碼布」,前一夜煞有介事扣號碼布(我仲上網search過先知原來係要扣前面),然後著起果件白綠色經典款渣馬tee埋鏡左照右照睇下塊布扣得四唔四正,再宣稱自己「今晚要早啲訓備戰」。碌黎碌去訓唔著,未幾又要摸黑在家人的鼻鼾聲中食早餐,成件事真係充滿儀式感,果下會令你覺得自己成個人好devoted落去跑步呢件事上。對於年年學校陸運會都係頹坐在觀眾席上等時間過的你來說,這件事,前所未有咁有型。


「你有參加呀?好勁呀你。」從來跑步無人問,一次渣馬天下知。多得心悠BB同Edison等一眾明星,渣馬一年比一年變得廣為人知。那些年無咁多人跑,即使我其實係1小時10幾分鐘返終點,但完全無問題,唔會有人問你「跑成點」,無人笑你「7分披」。大家只係覺得你去「跑馬拉松」,即係奧運黑人選手啲friend,即係好勁。俱往矣,現在馬拉松里數通脹,倍教人懷念當年跑個10K都可以炫耀人前的「紅利時期」。


此後,就像很多跑友的故事——跑下跑下半馬,跑下跑下全馬,跑下跑下海外馬。見識過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回頭再看渣馬難免又有幾分無奈。曾幾何時明明核突但都令你引以為傲的大會tee,近年換了贊助商,看來沒那麼土氣,但仍然無法勾起你拆開包裝袋的意欲。在盤算著何時聯絡「跑tee共享」之餘,你也不禁開始覺得參加渣馬有點像做節——年年都去那間爛鬼酒樓,菜不好吃,坐得又迫,就是志在與一年見得幾次的親戚聚一聚。


渣馬當然稱不上好好,但問心也肯定不是衰到一無是處。能夠有緣一年出外跑幾次,一直覺得這是我的幸運。生活迫人,有跑友可能跑一轉澳門都要諗過度過。渣馬有幾衰有幾好,佢地好難評論,只知這是他們一年一度難得的大賽。每念及此,難得咁多跑友同時落場,加上回憶糾纏,好多人話唔跑話唔跑,但最終都係不爭氣的又去「做節」了。


有人話:「沒有什麼雪中送炭,這個世界只有錦上添花。你想要錦上添花,你得先變成錦。」搞一場馬拉松,可能都係一樣。唔好話日本,當大家睇到連大陸馬都試圖去變成「錦」時,辦了超過廿載的渣馬,又有沒有安於只係「咁」就算數?今個星期日,我們又來做節了。討厭你這酒樓的早就不來,來得的,都其實貪你就腳,貪你上菜快,不會好介意你係咪好好食。不過老實講,如果你的菜炒得更香,大家又怎會不開心?


(圖片來源:蝦叔)


延伸閱讀

【渣馬2018】 忠於使命,堅持到底

【蝦叔周報】這個周日,你偏要跑

發言
還沒有人發言耶!快來當一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