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跑馬燈】美國最強市民跑者 Roberta Groner

Roland
發表於2017/12/14
687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世界跑馬燈】由路跑界的中年資深宅男文豪 Roland 路人哥執筆,搜羅世界各地關於跑步的大小事,每週為大家推出!(除了作者外出取材的時候)


# 1 美國最強市民跑者 Roberta Groner

上禮拜介紹完日本最強市民跑者,這禮拜換米國的~

12 月 3 日的加州國際馬拉松賽,Sara Hall 以 2:28:10 奪下冠軍。不過這場比賽讓人跌破眼鏡的其實是第二名的選手:今年 39 歲的 Roberta Groner,比 Hall 慢了兩分多鐘,成績 2:30:38。她不是職業選手,而是一名全職護士,還是三個小男生的媽。


由左至右:第三名 Carrie Dimoff,第一名 Sara Hall,以及第二名 Roberta Groner

(圖片來源:Sean Dulany / Sacramento Running Association)


Groner 的初馬是 2011 年的芝加哥馬拉松,成績 3:12:42,這六年來她的成績整整進步了 42 分鐘。雖然她年輕時算是位實力堅強的跑者,但是她從 21 歲以後就不再跑步,停了整整十年,直到 2009 年才又重拾跑鞋,沒想到成績進步幅度這麼驚人。


她的終極目標是 2020 年的美國馬拉松奧運選拔賽,只要成績在 2:37:00 以內的跑者,都可以獲得交通和食宿的參賽補助。原本她的目標是 2:35:00,但隨著比賽進行,她覺得自己狀況越來越好,於是放膽加速,前半馬成績 1:16:08,後半馬則跑出 1:14:31。這場比賽讓她取得奧運選拔賽門票,但是別忘了,等到 2020 年選拔賽舉行的時候,Groner 已經 42 歲了!


Groner 說:「我不讓年齡對我設限,我感覺年紀越大反而狀況越好。只希望我能夠一直健康地跑步和比賽。」七年級時,Groner 在老師的建議下開始跑步,一路跑到大學。她的成績還不錯,但還沒好到可以參加全國冠軍賽。畢業以後,她就放下跑步,她說:「我感覺力氣都用光了,對跑步再也沒有熱情,它已經不再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


結婚生子後,她整天都在工作跟小孩之間打轉,一年跑步的次數了不起就一兩次,直到第三個小孩兩歲後,她才決定再次開始跑步。她的第一場 5K 比賽,成績超過 24 分,但是沒多久,她就開始在地區性的比賽中嶄露頭角。


2014 年她搬到紐澤西,在那邊認識了她的跑伴:59 歲的 Beau Atwater,Atwater 是分組常勝軍,他們一路照著 Hansons 馬拉松訓練法,持續打破個人 PB。Groner 在 2015 年波士頓馬拉松的成績是 2:50:48,2015 年紐約馬拉松進步到 2:45:30,並且在 2016 年以 2:37:54 奪得 Mohawk-Hudson 馬拉松冠軍。


Groner 和 Beau Atwater 分享戰勝自己的喜悅

(圖片來源:Sean Dulany / Sacramento Running Association)


作為一個小兒心臟科的全職護士,她每天只能利用清晨的時間進行訓練。她通常在四點半或五點起床,七點前返家接送小孩。她的週跑量大約 130K 上下,晚上還要擠出半小時進行肌力訓練或伸展。Groner 現在不只比在大學時跑得更多,也更投入。Groner 說:「一個快四十歲的女人,有工作也有小孩,如果想要跑得好,不僅要想盡辦法擠出時間,還要有熱情且全心投入。我年輕時並非沒有熱情或決心,而是我那時候不知道原來跑步是我的天賦。」她現在的成績已經離全美 40 歲之後的分齡紀錄 2:27:47 不遠了。


Groner 今年的單場成績可以排進全美前十名(圖片來源:All-Athletics.com


Groner 還不知道 2020 年的馬拉松奧運選拔賽會在哪邊舉行,不過她已經答應要帶她的三個兒子一起去。雖然他們都很興奮,但是 Groner 還是不認為他們了解自己的媽媽到底有多厲害。Groner 說:「他們會說,跑第二名好棒棒,但是你跑贏了幾個男生呢?他們一直在等我拿下一場比賽的不分組總一,這我還真沒得過。」

儘管進步驚人成績優異,但是 Groner 也沒法再擠出更多時間進行更多訓練了,她只能專心在逐漸提昇成績:「我愛跑步,我讓自己活在跑步的當下。我希望能繼續成長,能為下一場比賽持續訓練。我不為目標設下任何限制,有些事情是很難說的,不是嗎?」

新聞來源


#2 看不見的危機:你永遠不知道你吞了什麼

Lauren Barnett 是位資質優異的鐵人選手,曾經贏得 2016 年在威斯康辛州舉辦的 Ironman 比賽,但是在賽後的禁藥抽檢中,她被發現服用禁藥 Ostarine (選擇性雄性受體刺激劑,可以增加肌肉質量及肌力 ),於是她的 20 場比賽紀錄都被取消,和 15 個贊助商的關係也岌岌可危,同時也被禁賽六個月。


(圖片來源:Lauren Barnett


對一個職業選手來說,這差不多是宣告死刑了。你以為這是另外一個為了求勝不擇手段的例子?事情可沒這簡單,Barnett 堅稱她沒有使用任何禁藥,事實上,身為一個職業選手,她一直非常小心,不管是食物、補給品還是藥物,她都嚴格遵守 USADA 的規定,她決定要找出事情的真相,於是她想到了比賽當天早上她吃的一款補給品......

Barnett 在 2015 年買了一罐  Classified Nutrition 所生產的 Neurolytes,是一款號稱能預防脫水、提昇專注力、避免抽筋的賽前補給品,Barnett 懷疑就是這罐補給品出了問題,於是她把這罐補給品送到一家私人實驗室化驗,果然驗出含有 Ostarine 且濃度跟她的藥檢結果一致。賽事主辦單位於是要求另外一家實驗室同時進行測試,不管是 Barnett 送來的還是另外採購的樣品,結果都證實了 Neurolytes 裡面加了不該加的東西。


出問題的就是這款(圖片來源:The Triathlon Roost


Barnett 當然一狀告上法院,要求 Classified Nutrition 賠償她名譽和收入的損失。Classified Nutrition 對這種事自然是不予置評,不過現在 Neurolytes 已經全面下架,Classified Nutrition 也沒有說明原因。


(圖片來源:Lauren Barnett


美國禁藥管制協會也把 Classified Nutrition 列入高風險名單,因為他們的產品可能含有未標示的禁藥成份,會導致運動員無法通過藥檢。美國禁藥管制協會的高風險名單有三家,分別是:

  • Gaspari Nutrition
  • Purity First
  • Classified Nutrition

其中第一家廠商的健身補給品在台灣還頗受歡迎,如果你是職業運動員,在使用這些產品前請務必小心(這裡所謂的「風險」,並不是食用補給品本身所帶來的風險,而是「食用這些補給品導致無法通過藥檢」的風險)。

新聞來源


#3 什麼叫「一失足成千古恨」,Killian Journey 示範給你看

超級馬拉松?不就是一群人繞著操場,或是繞著山頭跑一整天這種無聊的運動嗎?如果你對超馬有這樣的刻板印象,那你一定要看看下面這段由西班牙超馬選手 Killian Journey 發布的影片,讓你看看超級越野馬拉松之王的日常練習,你才知道人家稱超馬為極限運動是有道理的。

貼心提醒:看影片前請先排出體內多餘的水分。


(影片來源:Youtube - Kilian jornet burgada)


延伸閱讀

她會是川內接班人嘛?日本最強市民女子跑者澤畠朋美

超馬要跑 目睭馬愛顧

100 英哩越野跑世界紀錄

發言
還沒有人發言耶!快來當一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