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打馬拉松的二三事

辛尼
發表於2015/02/03
904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大家好,我是辛尼,首次在Sports Note 與大家見面。小弟最愛玩樂,跑步、行山、越野、snowborad、游泳、獨木舟、足球、曲棍球、羽毛球…(下刪一百字) 樣樣愛玩但沒有一樣精通 (哀) 。而且辛尼乃是一名裝備信徒,有謂: “屎波架生多”,所以家裡總是放滿各式運動用品 (但大多都封了塵…)。 

 

近年辛尼較熱衷於長跑運動,今天就先跟大家說說剛完結的香港渣打馬拉松吧!  常說人生就像馬拉松,辛尼倒不太想自己的人生是這樣。因為跑了兩年渣打全程馬拉松後,小弟發覺過程中做得最多的竟是……發白日夢! 

 

今年是辛尼第二次參加全程馬拉松,既不是首馬,沒有了初體驗的感動。亦不是快腳、當然也談不上強風吹拂式的熱血。本未想過寫什麼賽後報告,但在經歷了4小時16分19秒的深層思考後 (其實即係發白日夢) ,腦子裡浮現了很多事情,還是有點東西不吐不快。 

 

說香港渣馬是香港人的馬拉松絕不為過,因為“真正”的馬拉松賽事*在香港根本就不多,且其名氣最大,但關於渣馬的負面新聞亦肯定最多!關於渣馬的是是非非隨便在網上搜一下都有一大堆,辛尼亦不想說太多別人的故事,還是讓辛尼以自身的經歷和大家走進渣打馬拉松世界吧~~~ 

(*:真正的馬拉松賽事是指42.195公里的賽事) 

 

先說說香港渣馬的賽道,42.195公里到底是什麼概念? 就是由尖沙咀經西九龍公路到昂船洲大橋,後入南灣隧道到青衣,經青馬大橋到馬灣,轉汀九橋到汀九後再折返青衣,然後入長青隧道到葵涌 ,再經青葵公路及西九龍公路由葵涌、荔景、美孚一直殺回去西九龍。 之後穿過西隧去上環、中環、金鐘、灣仔,最後殺入銅鑼灣維園衝線!真是寫也手軟!有時回想起來,真不唔明白自己為何能跑畢全程,更不明白為何平日工作私務已經繁忙透頂,連睡眠時間都不夠,放假還要這樣折磨自己…… 

 

賽道開始不久後便要上斜,約爬升到80米高。考慮到後段落斜及平路較多,但體力已下降不少,辛尼的策略是保持均速,前段上斜跟後段落斜平均速度基本一致。頭10公里頭腦仍然清醒,還可想東想西夢遊太空。10-20公里開始意識模糊,只好在場區找找美女衝擊一下頭腦。20公里開始基本是進入了機械人模式,身體只懂不停地重複著同一個動作,而腦子就不停的問點解? 點解? 點解? 點解? 點解我要報全馬!!! 但我相信呢個問題下年又會重複出現……  

 

去到30公里後,便到達了跑友經常提及的神秘領域 – 撞牆區。不知是否心理影響,30公里後總覺體力耗盡,且還要面對放棄黑點, 被譽為渣馬大佬的西隧大斜路!在悶焗的隧道裡擠滿了全馬及半馬的鬥士,一陣陣帶點男人味的芬芳加上松節油的清香果真令人心曠神怡! 除了香氣還有樂章,隧道裡不時傳來深深的呼吸聲、低沈聲的呻吟聲、還有鼓動人心的怪叫聲。這兩公里果真是對人類肉體及精神的最佳磨練!挨過了西隧,跑手大多會回魂,一來終點在望,二來跑了三十多公里後終於有觀眾沿途打氣及有攝影師為你拍下還未抽筋的英姿,就這樣一鼓作氣向維園進發吧! 

 

渣馬賽事要經過三隧三橋,亦是香港渣馬的最大特色,但由於三隧三橋都是行人禁區,非參賽者不能進入,變相使參賽者絕大部分時間都在沒有觀眾的情況下密密地堅持著自己的信念向前衝.向前衝.向前衝…… 說了多年的氣氛問題還是老模樣,要渣馬改道嗎?我想難比登天,那有什麼辦法改進? 可能要依靠各位無私的義工了! 

 

義工最多的地點一定是各個水站,水站的數目辛尼認為絕對足夠。今年在多個水站見到一大清早就到場的義工努力為大家補充飲品,更有部分很熱烈地為大家打氣。辛尼真心感謝各位義工的無私付出,而小弟亦定必舉舉指公向其表示支持與感謝!除水站外,沿途亦不時有手持打氣棒棒的工作人員為大家〝打氣〞,可惜以辛尼所見,這類工作人員大多沒精打釆,口不叫、手不動,更不要要求會揮動打氣棒棒。看著她們垂頭喪氣的站在路旁,辛尼真有點衝動走過去拍拍她肩膀為她打打氣呢 ! 哈哈!而最可惜的是這些沒精打釆的多為年輕美眉,你知道辛尼是多麼渴望聽到你們為我大叫一聲 “也媽爹”嗎?  呀 …… 對不起,是 “奸爸爹”才對! 

 

除了沒有途人打氣外,更令辛尼不滿的是沒有地方讓攝影師拍照,對於我們這些以形象先決的跑手來說,影多兩張相比跑快兩步更為重要,沿途沒有攝影師是多可悲的一件事(哭)!辛尼明白賽道大多是禁區,不許隨便進入, 一般義務攝影師不可進入賽道拍照是可以理解的。但大會攝影師又如何?為何大會就不可多安排幾個攝影師在禁區內拍攝呢? 如果有多幾張靚相,辛尼絕不介意拿幾百元出來購買一個大會的相片包,但大會攝影師卻主要出現在青馬橋折返點、銅鑼灣及終點,比義務攝影師的覆蓋面還少!以辛尼今年為例,大會的相片就只有可憐的4張,且全都是終點區影的。(除衝線時的3張電腦相外)天呀!!!我辛辛苦苦跑了四十多公里就只有最後那50米有照片?!(我暈) 我看到東京馬拉松的朋友,一個官方相片包隨隨便便都有幾十張相片,而且角度極佳,記得很多跑友都有一張是以東京鐵塔為背景的,十分有紀念價值。我們的渣馬卻 ……  在此,反要讚揚一班義務攝影師,還好有他們不怕凍不怕累站了幾個小時拍攝。有的對自己有要求的攝影師更會花好幾天時間做後期工作,讚! 

 

去年渣馬被參賽者投訴全程看不到有香蕉、朱古力等體力補充物品,今年這方面得到了很大的改善,在多個水站都看到大量香蕉或朱古力。雖然對於裝備充足的選手來說,他們一般都會自備Power Gel以快速補充能量,但對一般慢腳或不喜歡吃Power Gel的選手來說,香蕉或朱古力確是在42.195公里的戰鬥中十分有效的補充品! 

 

除了以上種種,今年在辛尼身上發生了幾個小插曲亦想分享一下: 

1) 在青馬大橋上,辛尼突然感到左邊身後有一股殺氣,接著聽到有一聲濃烈的咳啖聲。說時遲那時快,在小弟未及作出任何反應下,對方使出絕招劍廿一,飛劍激射而出剛好打在辛尼腳邊!(嘔) 還好未有中招,辛尼只有心中暗罵一句便頭也不回繼續上路。其實如果知道自己跑步時見到美眉會起啖,強烈建議閣下好像辛尼一樣隨身袋一包紙巾,隨左起啖外,亦可在青馬橋上被強風吹“忽” 吹到鼻水長流時及在人有三急時保你平安。 

2) 在西九龍公路上辛尼見到前面有一位師兄在拿手機時把口袋中的一袋 Power Gel 掉了出來而不知,那位師兄更一支箭的向前狂奔。辛尼確曾猶豫了半秒,但很快便彎身拾起那袋Power Gel 再冒著抽筋的危險發力追上去,還好該師兄只是狂奔到朋友處影相,幾十米後便停下來,不然都不知能否追得上他。往後該師兄在 “界刂” 過小弟時都有刻意拍拍我道謝,雖不是什麼大事,但在賽道上能互相幫忙照應總覺有一陣莫名的溫暖! 

3) 今年辛尼訓練不足,早在二十公里前抽筋哥已開始想黎探望我老人家,幸好什麼鹽丸、Power Gel 都準備充足,在作抽作抽的情況下都能頂到西隧,但最終在四頭肌強烈投訴下在西隧還是行了三四分鐘。連賽前定下最低微的目標,希望全程不停下來都不能達標,真失禮。下年要再努力訓練! 

4) 辛尼的朋友常說機會是留給有裝備既人,本人深明此道,因此一向什麼手袖、壓力褲、小腿套等全都不缺,其中辛尼過往十分依賴的GPS手錶當然更不可少。辛尼在比賽前更購入了某大品牌的最新型號GPS手錶,但該手錶竟然量多了差不多6公里出來!這逼使中途已發現問題的我今年沒怎麼看錶,但跑速反而更平均了。 賽後問過其他使用同一型號GPS手錶的跑友,幾位都有同樣的問題,看來是要集體追討一下了! 關於裝備,這個有機會再跟大家詳細分享。 

 

最後,在本年賽事中有一名阿仙奴球迷失去了寶貴的生命,無論作為跑友、阿迷及香港人,這都是一件極為傷感之事。在此願死者得到安息,其家人親友盡快走出傷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