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跑馬燈】取消資格?都是衣服惹的禍

Roland
發表於2017/11/08
1,350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世界跑馬燈】由路跑界的中年資深宅男文豪 Roland 路人哥執筆,搜羅世界各地關於跑步的大小事,每週為大家推出!(除了作者外出取材的時候)


#1 都是衣服惹的禍

前陣子台灣有場路跑賽,因為總一總三沒穿主辦單位發的衣服被取消資格,雖然這規定白紙黑字寫在簡章裡,不過還是在網路上引發許多討論。無獨有偶,最近在美國也發生一起類似事件~

美國密西根州的諾思維爾高中越野賽跑校隊的男子選手,在十月底的地區資格賽中,好不容易取得第三名的團體賽名次,原本以為可以晉級州冠軍賽,卻在賽後九十分鐘被通知,整隊七人因違反服裝規定全部被取消資格!

到底是違反了那一條規則,嚴重到要取消整隊的規則?原來是他們在原本的隊服之下,又加上了長袖的衣服或袖套(現在諾思維爾的清晨氣溫已經低於十度),但因為袖子的顏色沒有統一,違反了一條「團體制服的樣式必須統一」的規定,導致全隊被取消資格。


諾思維爾高中的選手 Nick Couyoumjian(圖片來源:MileSplit United States


這件事情除了引發許多爭議,首先是這條規則本身的意義:規則之所以要求團體制服樣式必須統一,是因為規則認定團體選手穿不同樣式的服裝會獲得不公平的優勢。有些跑者指出,除非是接力賽,不然像這種個人成績團體積分的比賽,實在看不出來服裝樣式不同有什麼差別。更何況只是隊服下的袖套而已。

但是也有裁判說,之所以要統一服裝樣式,是為了讓賽道上的裁判容易認出違規的選手,如果每一隊的樣式都不統一,有可能讓違規的選手混水摸魚,逃過裁判的法眼。

第二個爭議點,是在規則是否有確實被執行,因為如果嚴格照規則走,裁判或大會當局應當在起跑前檢視所有人的服裝,如果有問題應當場提出警告,並要求糾正。選手如果沒有照要求更正服裝,才會被取消資格。但是今天的事件是比賽結束後,才有人向比賽當局檢舉該隊違規,有人就質疑,規則可以這樣執行嗎?

第三個爭議點,是規則的公平性。該隊教練與許多觀賽群眾都指出,不只諾思維爾高中一隊穿不同顏色的袖套,但為什麼只有諾思維爾高中受到處罰?還是這麼嚴重的處罰?更有選手說,比賽時有好幾個選手切西瓜,這才是真正該被取消資格的選手,卻沒人要去追究這更嚴重的違規事件!


搜尋美國高中越野賽跑的照片,在隊服下套自己的長袖服還蠻常見的

(圖片來源:Maine Running Photos


該隊教練倒是坦然承認錯誤,只是他希望當局能把這件事當成個人違規,而不是團體違規。團體違規的後果要嚴重得多。經過多次討論,決定讓諾思維爾高中成績最好的選手 Nick Couyoumjian 能以個人身份參加州冠軍賽,團體還是維持取消資格的處分。而 Couyoumjian 在 11 月 4 日的州錦標賽中,也不負眾望,創下個人 PB,拿下第 25 名,取得晉級資格!

新聞來源 123


#2 視障跑者單槍匹馬挑戰紐約馬拉松

去年的世界跑馬燈曾經介紹過一位視障超馬跑者 Simon Wheatcroft,利用手機 APP 獨立跑完一場超馬,雖然最後功虧一簣,不過讓人印象非常深刻,當時他就說過,他的夢想是獨立跑完一場城市馬拉松。經過一年的準備, Wheatcroft 即將挑戰今年的紐約馬拉松。如果他成功了,將是世界上第一位獨立跑完全程馬拉松的視障跑者。


Simon Wheatcroft(圖片來源


去年跑超馬時,Wheatcroft 用手機 APP 和嗶嗶聲來導引他方向。這種方式的缺點在於你必須要專心去聽耳機傳來的單調聲音,用在地廣人稀的沙漠超馬可以,但是用喧嘩吵雜的城市馬拉松可就有點行不通。加油聲、廣播聲、警察的哨聲,都會讓人聽不到或誤判導引的嗶嗶聲,所以今年 Wheatcroft 放棄聽覺,改用觸覺來跑步。

Wheatcroft 將會戴上一款由 WearWorks 開發的臂環,透過振動的方式來告訴使用者目前的方向。這個臂環上的振動不是像手機的靜音振動這麼簡單,臂環上有一連串的振動器,透過不同的模式,讓使用者能夠直覺地理解到底該怎麼調整方向。WearWorks 發展出一套「觸覺語言」,讓使用者能夠很快地學習並理解不同的振動模式。從 WearWorks 的影片看起來,他們的裝置還能讓你「感覺到方向」,就是這麼神奇。


就是這個不起眼的手環,要挑戰視障陪跑員的工作(圖片來源:WEARWORKS


當然,視障跑者跑紐約馬拉松最大的挑戰不是路線,而是如何不撞到路上超過六萬名的跑者和志工。所以 Wheatcroft 還要在胸口戴上貼片,身上的超音波裝置會偵測周遭的環境,將前方的障礙狀況透過貼片以震動的方式告訴 Wheatcroft,他才知道該怎麼避開人群。

星期天的紐約馬拉松,Wheatcroft 照原計畫跑了將近 22K,然後就差點 GG 了。一開始先是手機的數位羅盤功能失效,不是一隻,是兩支手機都失效。他的配速立刻從原本的每公里六分半掉到八分多。導航變得非常困難,撞到兩次障礙物,也好幾次和其他跑者擦肩而過。這時他只能靠老方法,用腳踩著道路旁的車道線前進。

 Wheatcroft 說:「持續不斷的極端專注真是累死我了。」


圖片來源


到 25K 時,就連胸口的超音波障礙偵測裝置也因為淋到雨故障了。現在 Wheatcroft 身上已經沒有任何可以幫他導航,他只能靠老方法:請人幫忙。最後的 16K Wheatcroft 依賴陪跑的同伴出聲提醒他何處該轉彎、哪裡有電線杆或是坑洞,以及水站的位置。最終他以 5 小時 17 分完成這次紐約馬拉松。

雖然這次挑戰失敗,但是 Wheatcroft 可不這麼想:「我們把裝備的性能發揮到極致,我們也知道它的極限到哪邊。這次的經驗可以讓我們把這套裝變得更強更好,這不是終點,是另一個起點」。


新聞來源 1234


#3 45 年前一張改變紐約馬拉松的照片

很多事情不是理所當然,而是前人種樹後人乘涼(圖片來源:The New York Times


你一定看過 Kathrine Switzer 在 1967 年的波士頓馬拉松賽道上被推擠的照片,這張照片引發了一連串改革,讓女子選手終於能跟男子選手一樣參加馬拉松比賽。不過你可能沒看過這張照片,這張照片攝於 1972 年的紐約馬拉松起跑點,它背後的故事又是什麼呢?

經過五年的抗爭後,美國馬拉松比賽的主管單位 AAU 業餘運動員聯盟,終於首肯女子選手也可以參加馬拉松比賽,跟男子選手跑在同一條路線上,只不過有個但書:女子選手必須比男子選手早十分鐘出發,或者從另外一個場地起跑。

所以這年的紐約馬拉松,主辦單位只能按照規定,讓女子選手提早十分鐘出發。只是出發時間一到,槍聲一響,當年參賽的六名女子選手立刻坐下來,拿出事先做好的標語,抗議 AAU 這個莫名其妙的但書。她們整整坐了十分鐘,才站起來跟男子選手一起出發。

右邊數過來第二位的 Nina Kuscsik,正是當年波士頓馬拉松的女子冠軍,也是當天第一位抵達終點的女子選手。


比賽第二天的紐約時報(圖片來源:The New York Times


第二天這張照片刊在紐約時報上,佔了大半個版面,狠狠地修理了 AAU。AAU 很快就取消了這個莫名其妙的但書,終於馬拉松比賽規則不再有性別差異。

過了 45 年,紐約馬拉松已經是世界最大馬拉松,路線也不再是當年的中央公園繞圈跑,人數從兩百多增加 20 倍到五萬多,女子選手從當年的 6 位增加到今年的兩萬五千多位,唯一不變的是每位跑者心中對跑步的熱情,照片中左邊數來第二位的 Jane Muhrcke,已經 77 歲,仍然是位活躍的跑者,今年年底還要參加一場 15 英哩的路跑賽呢。

這張照片還有個秘辛,為什麼紐約時報會知道比賽當天有這場抗議呢?原來是賽事主辦人 Fred Lebow 特地通知記者來拍的。

新聞來源 12


延伸閱讀

破 3 拋球哥新挑戰,跑到差點斷手筋

穿高跟鞋 完跑馬拉松第一人

這是一場讓你滿載而歸的比賽

發言
還沒有人發言耶!快來當一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