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跑馬燈】賽道上的傷心嬰兒車

Roland
發表於2017/10/11
440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1 傷心嬰兒車

推著嬰兒車參加路跑賽已經是一件稀鬆平常的事,有一次推三個的,也有推到破世界紀錄的。不過你應該沒看過有人推著空空如也的嬰兒車參加路跑賽吧?

36 歲的澳洲跑者 Troy Austin 在參加今年八月的黃金海岸馬拉松時,就推著一台沒人的嬰兒車跑完全馬。途中還好幾個人跟他開玩笑說:嗨,你的小孩不見了啦、有人忘記上車囉、忙著接小孩嗎?


(圖片來源:People


其實他們不知道的是,他的小孩是真的不見了。Austin 跟他的太太 Kelly 已經結婚 13 年,好不容易在 2016 年懷孕,盼來的第一個小孩,卻在 27 週的時候停止心跳,幾天後引產。突然間一切落空,原本準備好的寶寶衣服也不知道要給誰穿,早就買好的嬰兒床也只能一直空蕩蕩的擺著。

Austin 回想起當天的情景:「T.G (他們幫寶寶取的名字)靜靜地躺著,看起來是那麼天真無邪。儘管心痛,我們還是用微笑和擁抱送他回天父懷裡。爺爺奶奶也都來了,大家輪流抱著他,直到天亮,我們才讓護士帶走他。」在這次打擊之後,原本就熱衷三鐵的 Austin 用更多的訓練來忘記悲傷,而 Kelly 剛好相反,她保留了所有 T.G. 的東西,她不願意忘掉她的第一個小孩。


心碎的背影(圖片來源:People


這台嬰兒車,就是他們為 T.G. 買的第一件用品。所以 Austin 決定在這次馬拉松推這台車,來紀念 T.G.。可想而知,沿途不知情的跑者一定都開玩笑地來問 Austin 關於這台車的問題,而等到 Austin 的跑友告訴他們:「是的,他的小孩真的死了。」你可以想像問問題的人會有多震驚。這也正是 Austin 的目的。

他們失去 T.G. 後所經歷的一切,讓他們知道死胎對父母而言是多麼大的打擊,而社會上對死胎的關注實在太少,所以 Austin 才會用這樣的方法,讓大家注意到這個議題,讓澳洲一個專門針對死胎的支持團體能獲得更多的關注與贊助。

整個比賽過程大概有一百多位跑者跟 Austin 有互動,也成功地讓他們注意到 Austin 的慈善募款計畫和他所要捐助的支持團體。對 Austin 來說,他是三鐵選人,跑完馬拉松體力上當然不是件難事。難的是在比賽過程中,要不斷回想起一年前那段傷心的往事,還要把自己的故事,說了一遍又一遍。


原本應該坐在車裡被爸爸推著跑的T.G.(圖片來源:livedoor


去年底 Kelly 又第二次懷孕,這次可說是整整九個月都在又擔心又緊張又興奮的心情中度過。Austin 說,直到聽見寶寶的哭聲,他才真正地放下心來,不然他都快要得憂鬱症了。他們始終認為自己是兩個小孩的爸媽,從來也沒有忘記 T.G.

新聞來源:PeoplelivedoorHello Giggles


#2 最適合跑者觀賞的節目

日本 TBS 電視台十月份即將開播一部電視劇,劇名「陸王」。這名稱聽起來是不是很像鞋子?沒錯,這正是鞋名。這部電視劇的背景設定,是一間百年日本傳統襪店,因為業績下滑瀕臨倒閉,決定開創跑鞋新事業,而這新事業的關鍵,就在開發出一雙名為「陸王」的跑鞋。

有這樣的背景,當然關鍵就一定是跑者,這次 TBS 請來演員兼模特兒竹内涼真擔任劇中的實業團跑者,不過,雖然竹内涼真原本就擅長足球,但是跑馬拉松跟足球可不一樣,要在短短幾個月練出有箱根駅伝經驗的實業團跑者(腳色設定),可也讓竹內涼真吃了不少苦頭。


鮮肉跑者(圖片來源:NewsWalker


想想看,箱根駅伝可是日本人過年的重要節目,收視率極高,換句話說,大家已經很熟悉菁英選手的跑姿,想要演出這個角色,可不是件簡單的事呢。專業的田徑教練是一定要的,不僅要模仿菁英選手的姿勢,就連飲食也要學,才能把身形練得像箱根駅伝跑者。


鮮肉跑者(圖片來源:NewsWalker


這次 TBS 請到這三年稱霸箱根駅伝的青山学院大学陸上競技部的原晋教練來指導劇中選手,竹内涼真更是連續半年跟著青山学院大学陸上競技部一起練習,原晋教練稱讚竹內涼真經過這幾個月的練習,擺手已經非常穩定,接近專業跑者的水準了。

好希望這部劇有機會引進台灣。不過從劇照看起來,我覺得竹內涼真好像還是不夠精壯,你是不是也有這種感覺呢?


眼神滿分(圖片來源:NewsWalker

新聞來源:NewsWalker 12


#3 甚麼?跑好跑滿賺得比較少?

Jenny Meadows 是英國中距離跑者,專長八百公尺,曾經拿過四面歐洲與世界盃的金牌,是英國史上第四快。


(圖片來源:the guardian


在 2012 年受傷前,她一直不虞廠商贊助,她覺得這樣的日子挺不錯的,有人贊助你訓練,可以專心準備比賽,拿下一面又一面的金牌,似乎是一個不錯的職業。但是受傷後,成績再也不能回到過去的高峰,來自廠商的贊助越來越少,Meadows 發現她的收入不再像以前那麼豐厚,有時甚至入不敷出,連貸款都差點繳不出來。

所以去年 Meadows 決定轉換角色,從選手變成配速員,很少有現役選手會做這樣的決定。當她別上「兔子」的號碼布後,才發現這工作跟她想的完全不一樣。

第一個最大的不同,這工作比她當選手時賺得還多!到底配速員能賺多少,這一直是個秘密,一方面這也跟比賽和配速員本人息息相關,所以很難有個公訂價碼。不過網路上有經驗的跑友指出,通常可以用第三名或第四名的獎金當作配速員的酬勞。如果是世界級的比賽,或是想要打破紀錄,則配速員的酬勞還要再往上加。


(圖片來源:The Telegraph 


想想看好像真的比較好賺?第一,你只要跑大約 ⅔ 的距離,第二,只要你跑在約定的配速內,大概也沒人會想超越你。選手間的較勁,總是在配速員退出之後才開始升溫,這時候配速員早就在一邊納涼休息了。

Meadows 在當選手時,很少會特別去注意配速員,對她而言,這就是一個活的配速工具而已。她也一直以為,配速員這工作對她而言,應該是十分輕鬆,畢竟配速員的速度,就是她平常比賽的速度,而且不用跑滿,也不用最後衝刺,有何困難呢?但是 Meadows 發現,要當一個穩定的配速員,所需的訓練,幾乎跟當選手時不分軒輊。配速員雖然不用跑完,但是場次比選手多,體能的要求跟選手其實差異不大。

第二個最大的不同,就是失落感。當選手時,每比完一場比賽,總是會帶著收穫離開,物質上也許是實質的獎盃、積分,心理上也會從每次的比賽經驗調整自己的心態或是訓練,但是當一個配速員,當你退場時,其實心裡頭是空的,沒有期待也沒有傷害,沒有人會注意到你,除了酬勞,一無所獲。甚至昔日的對手,有時還會在比賽完後,向你致意,這感覺真不習慣!

Meadows 在 2016 年賽季結束時宣布退休,但她還沒有決定是不是要繼續擔任配速員的工作。擔任配速員所需的訓練強度,跟她的退休計畫有所衝突。原本 Meadows 擬定了許多方向,包括團體或個人的教練、演講、授課等等,但是如果要擔任配速員,就得跟之前依樣維持一定強度的訓練,也必須跟著比賽走,到底要走哪條路,就看 Meadows 怎麼取捨了。


(圖片來源:facebook-Jenny Meadows


回想起最後這幾年的比賽經歷,Meadows 說,如果沒有那一連串的禁藥事件,她還能多拿三面金牌,多了這三面金牌,她肯定能獲得更多的贊助和出賽機會,或許就不會走到配速員這條路上呢。

新聞來源:The Telegraph
延伸閱讀:the guardian


延伸閱讀

幫?還是不幫?這是個兩難的問題

這也是假的 那也是假的

不讓跑步我翻臉 這是基本人權!

發言
還沒有人發言耶!快來當一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