龜兔賽跑? - TAILWIND 越野追逐賽 2017

Rico Long-sing Lee
發表於2017/10/08
736次點閱
1人收藏
加入收藏

一年容易又九月,又是我的越野跑季開始,今季的「開咧」賽事「越野追逐賽」形式別開生面,亦是我連戰四週末的頭炮。


生存遊戲

「越野追逐賽」與一般越野跑賽事不同的地方是主辦者會事前安排六位預定以不同時間完成同樣賽程的精英追逐跑手從後狂奔「捕獵」早出發的普通參賽者,參賽者除了按完成時間有機會獲得全場男女子頭十名的獎品外,各參賽者得到的完賽紀念品亦會按被多少位追逐跑手「捕獲」而有所不同:

  • 成功逃避所有「獵人」:金獎盃(大會時間:1:37:44之內)
  • 被一位「獵人」「捕獲」(並在衝線時成功逃避其他「獵人」「追捕」,下同):銀獎盃(完賽時間:1:37:45至1:59:46)
  • 被兩位「獵人」「捕獲」:銅獎盃(完賽時間:1:59:47至2:04:48)
  • 被三位「獵人」「捕獲」:金獎牌(完賽時間:2:04:49至2:05:38)
  • 被四位「獵人」「捕獲」:銀獎牌(完賽時間:2:05:39至2:11:23)
  • 被五位「獵人」「捕獲」:銅獎牌(完賽時間:2:11:24至2:54:36)
  • 被所有「獵人」「捕獲」:沒有獎牌(完賽時間:2:54:36之後)

本賽事最難預料的是每名「獵人」的預定完賽時間

為增加賽事的吸引力,大會於8月初在其Facebook專頁以有獎競猜遊戲形式事先張揚其中五名跑手的身份(按公佈日期序:吳暐曦、Marie McNaughton、Jeff Campell、陳立怡 Yvonne、梁秋薇 Grace)。而最後一位的身份則保密,於賽事當日揭盅。

賽事路線如下圖(大潭上水塘>大風坳>渣甸山>陽明山莊>布力徑>中峽>香港仔上水塘>香港仔水塘燒烤塲)。所有跑手都會沿相同路線競賽,唯追逐跑手會比參賽者晚半小時出發。


OS:說好的15公里呢!?原來只有13.3公里(圖片來源:Rico Long-sing Lee)


比賽日

幸好賽事中心在大潭郊野公園,離家不遠,乘巴士到達起點後仍然有空餘時間到處散步拍照。拍照時感到驚㤉的是竟然見到山賽稀客——「筆記約你跑」華景山莊團「鐵膽」君西小姐,寒暄一番後才知道君西小姐公路賽越野賽都有參與,只是越野賽不是她的主項就是了(按:恭喜君西小姐以1:47:29完賽,撒花!!!!!)

說時遲那時快,隨著九點鐘「被追逐跑手」的起步時間將至,一件比各自進入起步區「霸頭位」令人緊張興奮的事情發生了--就是大會司儀集合追逐跑手供各位拍照「打咭集郵」的時間,這亦代表「神秘追逐跑手」身份終於曝光--原來是今年以53小時完成Hong Kong Four Trails Ultra Challenge的Tom Robertshaw。


 

「神秘追逐跑手」(圖片來源:Rico Long-sing Lee)


 追逐跑手大集合(圖片來源:Rico Long-sing Lee)


一輪熱鬧過後,我與其他參賽者便在起點拱門後集合等待起步。由於今次賽事是我為2017至2018年越野賽季專注累積跑步里數的開端,所以事前沒有預計完賽時間,抱著完賽就好的心態迎接挑戰。起步時間一到,跑手爭相沿著大潭道一路下坡至大潭水塘再逆走港島徑前往大風㘭。雖然九月仍然天氣又熱又潮濕,但是暑假期間多次上落華景山莊夜跑練功小有所成,因此前往大風㘭的斜路可以慢跑一小段上斜。


渣甸山上有醉翁

可能是受到比賽氣氛影響,又因為天氣濕熱關係,起步後心率一路居高不下,這在離開大風㘭水站後一路登上畢拿山的樓梯時終於悶出個病來,步速急降,腳步浮浮,就像一位醉翁一樣步履蹣跚的前進,幸好這名醉翁「酒力」似是深不見底,才不致「醉昏在渣甸山上」,不過醉翁的緩慢腳步明顯阻不了獵人Jeff Campell從後追捕‧‧‧‧‧‧


於陽明山莊水站被Jeff「捕獲」前的剎那(圖片來源:XTE Challenge Series Facebook專頁)


Hanging Over

於陽明山莊補給調整後我開始「酒醒」,而大潭水塘道往黃泥涌峽方向的長下斜是縮短我「酒醒」時間的好地方,不過酒醒後會hang over是常識嗎,hanging over仍未上力的我最終逃避不了獵人吳暐㬢的追捕,於布力徑接近香港仔郊野公園入口被這位青年組常勝軍「獵人」「捕殺」。看著他輕鬆慢跑上斜的背影,我認為「有心殺賊,卻無力回天」最適合形容我當下的心情吧!


奪命催魂咒

一路或慢跑或快走終於到達中峽道水站,這時侯全日最驚嚇的事情發生了──當我前腳才離開水站轉入港島徑泥路時Tom Robertshaw剛好入站!這時侯當然激發了我的求生本能發力逃避追捕,並途中不斷奔走相告啦,可是無論我如何發力都無法拉開與Tom的距離,最終在前往南風道引水道的樓梯頂附近聽到Tom專屬的「奪命催魂咒」──未見其人先聽到Tom手持的電子蜂鳴器發出的警車氣笛聲一路沿樓梯後的斜路呼嘯而下,聽到催魂咒的跑手(包括我)即時四肢軟癱,唯有絕望地被Tom攝其魂魄。


離開中峽道水站(眼力測試時間:你們看到Tom的身影嗎)

(來源:XTE Challenge Series Facebook專頁)


彌留時刻(圖片來源:Rico Long-sing Lee)


最後直路

進入南風道引水道後我幾乎是強弩之末,途中明知「靚媽獵人」Marie McNaughton在後亦只能束手就擒。引水道距離不太長,轉眼間香港仔上水塘水壩已是清晰可見,一俟過壩後就鼓其餘勇完成餘下400米賽程,最終以大會時間2:14:01完成。領獎時發現領的是銅獎牌──這代表我被五名獵人「捕獲」!!!!!究竟這名神秘獵人是誰!?他的身份在大會於賽後一星期公佈的最終排名揭盅──原來是不在最初六名「獵人」名單中的Mo Devlin,不過隱形殺手Mo究竟在何時何地超越我呢?這可能是永遠的懸案了。


壩上(圖片來源:跑步基@RunPic Team)


最後衝刺(圖片來源:W.L. Ng)


達陣!(圖片來源:XTE Challenge Series Facebook專頁)


延伸閱讀

【女生專屬】名古屋女子馬拉松

不枉山長水遠:網走馬拉松2017

陳彥博的TDG巨人之旅

發言
還沒有人發言耶!快來當一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