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跑馬燈】幫?還是不幫?這是個兩難的問題

Roland
發表於2017/10/05
690次點閱
1人收藏
加入收藏

#1 幫?還是不幫?這是個兩難的問題

你一定看過很多跑者終點前崩潰,但還是想辦法通過終點的勵志影片,不管他們的姿勢再怎麼可笑,我們還是由衷敬佩,只有跑過的人才知道這是多麼不容易的事。

如果你看得多了,應該也知道,職業選手在賽場上不能接受其他人的幫助,否則會被取消資格。這就是為什麼工作人員或其他選手不能隨便伸出援手的原因,就算是扶一把都有可能造成違規。但是,醫療人員在甚麼狀況下必須強行終止比賽,將選手緊急送醫呢,這就是個難題了。

9 月 24 日在波蘭舉辦的華沙馬拉松,來自肯亞的 Recho Kosgei 一直領先到終點前八百公尺,然後她就突然一陣暈眩倒了下去,她努力地想要站起來,但身體不聽使喚,起了又倒、倒了又起,期間有幾個跑者想要扶她起來,都被她拒絕。


Kosgei 最長的兩分鐘(影片來源:Maraton Warszawski)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Kosgei 一直在原地掙扎,一分鐘過去了,兩分鐘過去了,直到第二名選手都超過她進了終點,她還在原地想要起身!我想當時在看轉播的人一定會問,為什麼她身邊一個醫護人員都沒有?儘管不能貿然伸出援手,但是否至少應該在旁邊待命,才好確認跑者的狀況?

最終 Kosgei 沒有辦法完賽,被醫護人員送到醫院,診斷結果是身體因為嚴重缺水已經無法負荷,所以才會崩潰得這麼慘。賽後這段讓選手孤零零地躺在地上掙扎了兩分鐘的畫面,在網路上引發喧然大波。有些人攻擊主辦單位,認為他們這樣的行為是不可接受的。也有人認為醫護人員早該介入,死守規則其實反而危害到選手的生命安全。


(圖片來源:pzumaratonwarszawski


跑者世界雜誌訪問了紐約馬拉松主辦單位對這件事的看法,公關副總裁 Chris Weiller 表示,紐約馬拉松在比賽前會先針對專業跑者召開說明會,跑者必須清楚知道規則、原則以及棄賽條件。的確在賽道上接受他人協助會導致選手失去比賽資格,所以在靠近終點的地方,他們會配置經驗豐富的工作人員與醫療團隊,確認一旦選手出現問題,他們能排除不必要的干擾,判定選手是否需要工作人員介入。當然,醫護人員至少應在選手身邊,先口頭確認跑者的意識與身體狀況。


(圖片來源:VOLARE SPORTS


華沙馬拉松主辦單位則說, Kosgei 一倒下,其實前導車就停了,醫護人員也都在跑道旁待命,他們並不是不顧選手的安危。Kosegi 事後則表示,她因為在連續三站都沒喝到水,所以才會在終點前出狀況,她倒下後也有跟工作人員示意,請他們協助給她水喝,但是他們都只是站在原地瞪大眼睛看著她。Kosegi 說,當時他們都是跟著配速員跑,會有工作人員騎車幫忙拿個人專屬的補給飲料給選手,不知為什麼就是漏掉她的份。


Kosgei 事後接受訪問,解釋她當時的狀況(影片來源:Kenya NTV)


到底這件事該怎麼做才好,恐怕也沒有標準答案。幸好 Kosgei 沒有大礙,現在早已恢復她的訓練,準備下一場比賽了。

新聞來源 12


#2 寬恕的力量

許多人都聽過「寬恕的力量」,但很少人能真正體會這句話的真義。Dean Otto 的故事,也許會讓你對寬恕有更深一層的看法。

如果你差點被人撞成殘廢,你會怎麼面對撞你的人?是要告死他讓他坐牢?要他付出天價賠償?

52 歲的 Dean Otto 在去年 9 月一次例行的周末騎車訓練中,被 27 歲的 Will Huffman 駕著卡車從後面撞個正著。Huffman 說,那天清晨霧特別濃天色又特別暗,等他看到 Otto 自行車上的反光片時,已經來不及了,他只能踩著煞車撞上去。

Otto 整個被撞飛到地上,躺在地上時他想:「完了,腰部以下沒有感覺,看來撞得不輕」。幸運的是,當時美國南部各州因為槍擊案情勢緊張,到處都有警察,四分鐘內警察就到了現場,Otto 很快就被送往醫院。


整台車幾乎報銷,可見當時的撞擊力道(圖片來源:napavalleyregister


電腦斷層的掃描顯示 Otto 有兩節脊椎骨斷裂,還倒插入脊椎中,尾骨、右腿和肋骨也都斷了。醫院的神經外科醫生 Matt McGirt 初步判斷,他這輩子大概九成九不能再走路了,如果不緊急手術,他的神經在五個小時內就會因缺血而完全損壞,所以 McGirt 立刻就把 Otto 送進手術室。幸運的是,兩節斷裂的脊椎骨竟然沒有傷到脊椎內的神經,McGirt 樂觀地對 Otto 說,只要努力復健,有機會完全恢復。


Otto 脊椎上的傷口(圖片來源:napavalleyregister


McGirt 醫師說,他從來沒看過一個才剛發生意外的病人可以這麼堅強,Otto 對醫師說:「我不只要完全恢復,我還要跟以前一樣跑步和騎車,如果我成功了,你要跟我一起跑場半馬!」。McGirt 沒想到 Otto 竟然還可以對他下戰書,他想:「一年內要跑半馬?這應該不可能。如果你真的辦到了,那我也就奉陪!」

肇事的 Huffman 透過臉書找到 Otto 的太太 Beth,他問 Beth 是否方便到醫院探望 Otto,Otto 和 Beth 想也不想就答應了。

在醫院裡,Otto 對 Huffman 說:「我不會讓這件事擊倒我,你也不能讓它擊倒你。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我原諒你。」講到後來,兩個人都哭了。Huffman 說:「我們兩邊都需要復健,Otto 是生理上的復健,我是心理上的復健。」Otto 平常的運動習慣,讓他在手術後兩天就能用助行器行走,雖然走得非常痛苦,但是 Otto 已經下定決心,要盡最大努力讓自己復原。


(圖片來源:Dean Otto)


Otto 在復健中心花了三個月才恢復正常走路,然後開始逐漸重拾跑步。他買了一台飛輪,先在上面練習騎。最後終於恢復到以前天天運動的程度。也不知道是不是上天的安排,就在一個早上,Huffman 和他太太突然有股跑步的衝動,於是他們出門在附近小跑,他們專注地聊天,沒注意到迎面而來一個跑者。沒想到那位跑者跑過他們身邊時,突然停下來叫出 Huffman 的名字,竟然就是在練跑的 Otto。Otto 邀請 Huffman 一起參加兩天後的一場 5K 路跑賽。


右二就是 Otto,右一則是差點將他撞成殘廢的 Huffman(圖片來源:RUNNER'S WORLD


Otto 的醫生 McGirt 看到 Otto 不但復健的意志力驚人,他還能原諒撞了他的 Huffman,更幫助 Huffman 走出內心的陰影,McGrit 深受感動,他決定加入 Otto 和 Huffman 的比賽計畫。當然,他也沒忘記當時對 Otto 的承諾:只要你一年內能恢復到可以參加半馬,我就奉陪!

一邊是患者與醫生,一邊是受害者與肇事者,他們都因這件車禍使得彼此人生有了交集,也都因為 Otto 的態度變成好朋友,他們一起訓練,也時常參加彼此的家庭聚會。最後他們決定一起報名今年的 Napa 半馬,不為別的,因為比賽當天就剛好是  Otto 車禍一周年。


上了美國最受歡迎的艾倫秀(圖片來源:deanotto


這件感人的故事很快就在網路上瘋傳,他們三人從地方電台一路受訪到全國聯播的艾倫秀,最後他們穿著艾倫送他們的背心,一起完成了 Napa 半程馬拉松。


(圖片來源:deanotto


一個人的寬恕,改變了三個人的人生,誰說這不是世界上最偉大的力量?


艾倫秀的片段(影片來源:TheEllenShow)


新聞來源 123456


#3 百看不膩的賽事起跑影片


延伸閱讀

這也是假的 那也是假的

不讓跑步我翻臉 這是基本人權!

少了一隻手 他還是能擁抱全世界

發言
還沒有人發言耶!快來當一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