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時間再躊躇 國王老K的悲歌

徐敦傑
發表於2017/09/29
1,412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圖片來源:athleticsweekly


Kenenisa Bekele,世界五千與一萬公尺紀錄保持人,曾經,那個無人可匹敵的2001-2008年,他是世界上最具才華、也最有霸氣與主宰力的跑者,Bekele在田徑場上的輝煌成就無庸置疑,然而脫去釘鞋,改穿路跑戰靴之後,一切彷彿變了樣,2017柏林馬,他是三巨頭中最早退出競爭行列的跑者,比賽結束後,他與經紀人Jos Hermens促膝長談,該是做出抉擇的時候了。


今年對於老K而言可說整個雜亂,也讓外界霧裡看花,先是年初宣稱要拿下杜拜、倫敦、世錦賽的勝利,並打破世界紀錄,但先是在杜拜馬謎樣的起跑摔跤、半途退賽,而倫敦馬又最後急起直追,在「宣稱」傷勢未癒的狀況下拿下第二,世錦賽無預警退出,緊接著又不甘寂寞挑戰柏林,最後在30k結束了2017年毫無收穫的賽季。


是35歲的Bekele年華老去、能力不再嗎? Hermens一點也不這麼認為,事實上也不是如此,2016年老K以2:03:03成為史上第二快的馬拉松跑者,證明他的天賦與能力未隨歲月而流失,那問題在哪裡? Hermens受訪時表示,Bekele仍是世界上最優秀的馬拉松跑者之一,但自從賽季規律、準備週期明確的田徑生涯告終後,轉往路跑界發展的他,訓練也隨之走樣,另一個問題,是功能名就後的外務干擾,所衍生出來的,就是雜亂無章的身心,在田徑場上,你或許可以靠天賦在短距離內嚇阻對手,但談到馬拉松,沒有全然投入,很難到達顛峰。


「這次沒有任何藉口」Jos Hermens說道。「他沒有受傷,純粹只是努力不夠,他已經有了個輝煌的職業生涯,到此為止當然沒問題,但他自己必須清楚明白。」


Jos Hermens同時也是本屆柏林馬冠軍Eliud Kipchoge的經紀人「若把Bekele和Eliud拿來相比,那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故事,Eliud是我合作過最認真的跑者,和他共事讓我感到十分榮幸,在早年的田徑生涯中,Eliud總是被Bekele擊敗,但如今他擁有成為頂尖跑者的一切要素,天賦、努力、和投入,我可以很清楚地看出兩人的差別。」


Bekele首先要抉擇的,是他究竟想成為一名商人,還是史上完全制霸的長跑者,老K在早年的成功後,在家鄉擁有多項投資,而他似乎也對賺錢頗有興趣,時常在訓練之餘拜訪客戶、研究生意,但你我都知道,職業的馬拉松選手光是要做好恢復都來不及,更別提整天到處跑,對於訓練效益絕對不增反減。


第二個問題,是Bekele必須更認真與專注地看待馬拉松訓練,如前所述,早期Bekele還是田徑選手時,非賽季有越野賽,賽季有規律的鑽石聯賽與定期舉辦的田徑大賽,他能因此找到訓練與恢復的週期,但轉往馬拉松發展後,要何時參加什麼比賽,非賽季時要如何安排,全憑自己、或和教練共同決定,偏偏老K又是個飄移不定的人,狀況好時不可一世,狀況差時整個雜亂,從他生涯八場馬拉松賽中贏得兩場勝利、包括史上第二快的2:03:05,和初馬2:05:04,卻有三場未完賽的結果可見一般。


他的馬拉松訓練也不若早年穩定,或許是經商影響,或許是早年的成功經驗,讓他充滿自信,不容易安定下來,訓練很隨興,訓練環境隨時在變,在轉往馬拉松發展的這三年間,緊關陸續有些大傷小痛,但也沒有認真看待,導致反覆地掛傷號,訓練與表現自然無法持續。


Bekele浪漫的個性也很難與特定教練合作,他曾受Yannis Pitsiladis、Renato Canova、和Mersha Asrat等頂尖名師指導,最終卻都無疾而終,而當你的訓練歷程充斥各種學派與方法,卻又無法規律地進行,那往往只會更加紊亂無章,可能今天有興趣就做A的訓練,明天興致來了就跑B的課表,起起伏伏,無法深得最高精隨。


Eliud Kipchoge的馬拉松生涯只受一位教練指導,Patrick Sang,我曾在肯亞訓練時和他有過一面之緣,是一位傳統而有趣的大叔,在Coaching and the success of an elite marathoner一文中有相關的敘述,有興趣的跑友可以參考。Kipchoge長年與教練密切配合、全然信任的結果,就是規律而穩定的訓練與比賽安排,一年兩場馬拉松賽,其餘時間、扣除外務和旅行的時間,就在肯亞 Kaptagat的菁英團隊Global Sport合宿訓練。


「你的下一步是什麼? 成為商人,還是頂尖跑者?」


Jos Hermens留下了這個問題,35歲的國王,沒有時間,再躊躇不前。


文章來源:Have a nice Day


延伸閱讀

長跑冠軍Bekele王者回歸:痛過,傷過,失敗過!

世紀之戰 三強鼎立的柏林馬拉松

發言
還沒有人發言耶!快來當一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