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蝦叔周報】我叫James

蝦叔
發表於2017/08/13
1,571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圖片來源:123RF)


利申:以下故事,純屬虛構。


當Beer Run該不該這問題已說到爛,甚麼Mo Farah保特在世錦賽的成績更加沒幾人關心之時,對香港跑友來說,近來最大的新聞,莫過於法國一家大型運動品牌,開了在旺角一家商場。


香港跑友可以很多事情都不理會,除了兩樣:一是報名,二是減價。如果想迅速召集一班香港跑友,除了舉辦比賽之外,最好辦法就是開倉減價——你試試給他們知道甚麼「3XY」、「鎖羅盤」之類的牌子半價,即使你再低調再沒宣傳,即使閣下躲在甚麼鬼祟工廈76樓,跑友一樣會像招魂似的大批殺到。


這法國品牌,如今不只跑步,幾乎你能說出的運動項目產品都大小通吃以超廉價發售,完全刺中港人痛點。


「100蚊對跑鞋?30蚊件跑衫?仲要喺旺角?黐線架?」知道這樣的事,向來運動的人固然腎上腺素急升。即使從來不做運動的,聽到一個「抵」字,運動細胞也會剎那像啤酒泡一樣冒出來,突然覺得很有必要購置運動裝備。就像每年七月,香港人都會突然變得很愛看書一樣。媽的,如此廉價簡直令人髮指啊。不去逛,不check in,不是人。


我是不是香港跑友一分子?是的。所以,咳,趁墟怎會少了我的份。


可惜,我對這種事永遠後知後覺。星期六下午去到,貨架上的衣褲,除了XL就是2XL。一片廝殺氣氛之下,好不容易我才找到一條價值$39的M碼黑色短褲。眼見排隊付款人龍的壯觀,不敢怠慢,我立即趕到龍尾。排我前面的,是一位比我再阿叔一點的阿叔。


排了五分鐘,人龍向前移動了少許。推著手推車,拿下不少戰利品的阿叔低聲抱怨:「咁Q多人,唉,唔使錢咁。」語畢,阿叔回頭一望。


這一望,我很理解,在大排長龍時我也經常如此,就是看有幾多人排在自己後面。這或多或少,能使自己得到少許「我都未算最慘」的慰藉。


冷不防,他的目光與排在後面的我對上了,阿叔友善一笑。我打量一下人龍,這款應該還有好一段時間才能付上,本來打算聽聽心經甚麼的叫自己入定以消磨時間。但看阿叔的表情,我此刻不禁暗忖:一場吹水,看來在所難免。


「唉,咁X多人都唔知排到幾時。」阿叔一邊苦笑一邊打開話題。粗口是雄性之間打破壁壘的靈丹,我明白。但他開場白就是粗口,即等於判定我是那種無粗口不歡的人,我也著實有必要檢討一下。


「係啦,好鬼多人。」我把耳機塞回褲袋笑著回應,同時希望他在意到我的「鬼」字在企圖告訴他在這種人山人海的場合其實可以不必太爛口。


「99蚊對鞋邊忍到手丫?賤物鬥窮人,有啲襪都貴過佢啦......師兄,點稱呼呀?」


「我?我叫James。你呢?」看到他身穿那件洗得有點發白的2012年版渣馬經典藍綠色紀念tee,令我下意識求其作個名。


「叫我阿德啦,雷雄德個德!」


哈哈哈,我陪笑。但天下間那麼多「德」他不說,偏要說「雷雄德」,我意會到事情有點不簡單。


「你知邊個雷雄德呀可?」他的表情有點奸,像極emoji中那個冷笑公仔。


「知既,知既。」這個時候我也無謂扮嘢。


「我係佢就唔會咁多事,挑,班友鍾意飲咪飲死佢囉!你咁多嘰嘰gut gut,人地多謝你咩?香港而家啲人好X惡架嘛,佢要玩咪畀佢玩囉,最好搞埋食煙跑、索K跑,玩盡啲!」德哥發表意見時的壯懷激烈,很令人想起《城市論壇》。


「咁又唔係,外國都有啤酒跑既,食煙索K我諗就少啲。」我還是按捺不住表達了一點「異見」。


「咁就仲岩,人唔做你做,殺出新血路!」人龍又移前了些,他豪氣地用腳把手推車踢前,續道:「反正你地都唔鍾意正正經經跑架啦......你有冇跑開架占屎?」


「少少啦,間中hea走下。呀係呢,德哥您有冇報咩比賽?」明顯我想將話題扯遠。


「報左渣馬囉!我地呢啲資深fan屎黎啦。X,人地呢啲先係跑丫嘛。你咩啤酒跑,幾舊水,跑果夾埋2K唔夠隊四罐啤,你跑定飲先?我跑渣馬又係咁多錢跑40幾K,我買4罐啤酒又平過你。點計你都唔抵啦,都無腦既!無眼睇,又有班人陪佢地癲,啲香港人......錢多得滯!」


「你都唔差,今日掃咁多貨。」我見咁靚位,當然要攝一攝。


「全部平野啦占屎,你睇啲襪......」人著實太多,一位衝鋒陷陣中的顧客,將德哥拿起的兩對襪撞跌在地上。「唉,頂,你睇,今次真係搞到我一地兩『撿』......」


雖然爛到幾千隻烏鴉飛出來,不知何故我還是不爭氣地笑了。「貪咩平丫......」我不禁趁德哥忙於撿襪之際責怪了自己,同時擦擦額角開始冒出的汗珠。


喂,幾時先畀到錢?


延伸閱讀

帶一雙跑鞋去福岡


喜歡就跑,別想太多

使唔使咁惡?

發言
還沒有人發言耶!快來當一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