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立目標 Marathon Des Sables(MDS)

Wong Ho Chung
發表於2017/04/19
2,367次點閱
1人收藏
加入收藏

(圖片來源:Wong Ho Chung)


自從上年完成UTMB後,我問自己應該一年復一年的參加同一個賽事而追求更好的成績嗎?然而我更希望用有限的人生去追求越野跑更深層次的意義,於是開始追溯各世界大賽的背景和起源。確認目標Marathon Des Sables(MDS)並展開了新的旅程。


追索MDS的起源和演化過程

第32屆MDS,這是位列於Ultra Trail World Tour,24個世界大賽4個級別中,最高評級的Series Bonus,與本年度UTMB同級。但這不只是一場高手如雲競爭激烈的比賽,還是一種最純樸生活的體驗。


故事起源於近40年多年前年僅28歲的法國籍顧傭兵Patrick被派駐撒哈拉沙漠,他很喜歡這個地方,兵役屆滿後他背起盛載食物和生活用品的大背囊,居住非常簡陋的帳篷,只吃背包內的食物, 用一個月時間探索撒哈拉沙漠。他將經歷組成一個活動,起初只有數十人參與,經過四年時間組織成一個比賽,這是第一屆的MDS。


Partick現在已是60多歲,但仍然很熱血和搖滾的老頭,在這32年來,每年帶領過千人,播著'High way to hell' 一起走進他28歲時候的經歷,這是多麽有意思的超時空旅程。


(圖片來源:Wong Ho Chung)


捍衛比賽價值

整個比賽會產生現代生活與原始生活的反差從而帶來反思。


這是我見過最大規模,最大製作,耗資最多的比賽,我粗略點算動用3架直升機,5架大貨車,8架旅遊巴,20架運輸車,50架四驅車,200個帳篷,還有醫護人員、攝製隊、義工、搭棚工超過1000人。這個製作陣容看得人目定口呆。還有比賽前三餐二千人大型聚餐,期間總共在沙漠渡過十個日與夜。


(圖片來源:Wong Ho Chung)


但很奇怪,比賽一旦開始,生活變得非常艱苦,住得很差,完全斷絕供應食物,只供應非常有限的飲用水。在比賽中段我開始扺受不住風餐露宿,還有大批攝製隊拍攝參加者捱苦的情況。我曾經覺得為何擁有這麽多的資源,卻不供應更好的「服務」?但我很快想通了,並為自己曾產生這個想法感到慚愧,這是對生活的最純樸的追求和體驗。原來一個人在城市生活久了會腐化,我突然很想尋回從前最原始的自己,在這個比賽我學懂堅毅,刻苦,把握,珍惜和知足。MDS之所以成功,並一步一步邁向世界性越野跑最高的舞台,全因無忘初衷,不讓現代的價值而使比賽變質。


(圖片來源:Wong Ho Chung)


報名資格

但參賽者參加門檻不高,而完成率亦非常高,本年度參加者1300人只有75人未能完賽,完賽率達94%。冠軍與最後一名的完成時間拉開到413%。舉例來說,即使快如保特用10秒完成100米跑步,比賽限時給你41.3秒去跑完100米,相比下仍算是十分容易完賽(舉例比較一下香港毅行者冠軍和最後完成者差距比例是436%,UTMB是227%)。限時寬鬆除了因為這是多日分站賽沒必要DNF參加者,主辦單位的方向亦想推動參賽者去完成這個體驗。所以參加者當中還有受贊助的學生,斷肢人士,坐轎的腦癱兒童和抬轎的消防員,令比賽色彩更繽紛。


比賽要求

這是一個非常安全,公平,高要求的比賽,比賽指引非常清晰明確,包括比賽規則、裝備要求、違規罰則、安全檢驗等等。我個人就於賽前被進行驗血測試,我見另外3位被驗血的選手最後都名列前茅,我估計大會參照ITRA分數對高分參加者進行blood test。


比賽規則,簡單來講參加者需要攜帶清晰列明的指定裝備,於7日比賽期間只進食背囊內物資,於指定時間跟路標行走完成指定賽程,並露宿於大會安排的簡陋帳篷內。其間大會於比賽水站和終點提供非常有限的飲用水。行走路線以5站共6日是計時賽,第7日是慈善跑不計算入完賽成績,但參加者必須行完。


(圖片來源:Wong Ho Chung)


路況概要

比賽路線每年不同,但大同小異,今年較短,但難度較高。本年度每日路程:

Day1,30.3公里,容易

Day2,39公里,較難

Day3,31.6公里,更難

Day4~5 long day,86.3公里,較難而且最長

Day6,42.2公里,容易

我對路況的感覺評價是231公里中,50%硬實可跑的貧瘠地或碎石地,20%勉強可跑的鬆軟泥地或沙地,20%難度最高的沙丘,10%攀升下降的沙山或碎石山。


比賽航程

由香港9小時飛往多哈,8小時飛往Casablanca,3小時內陸機飛往沙漠之門瓦以扎扎特,住一晚酒店再乘坐7小時巴士到達賽區。到達沙漠地區再過兩日兩夜,作賽前berfing,檢查,領號碼布等程序,並提供三次大型聚餐。期間已開始住比賽的簡陋帳篷,開賽前已經非常奔波勞碌,未比賽已經在扣血。


沙漠地區的日與夜

UTMB的雪山峻嶺與MDS的沙漠風情,是大自然兩種截然不同的美。值得一提的是沙漠的星空夜景是一絕。


(圖片來源:Wong Ho Chung)


沙漠地區溫差很大,日間溫度有時到40度(但我覺得香港的濕熱感覺更難受),夜間大約5至10度。我比較怕冷,我攜帶4度的睡袋不夠保暖,需要用緊急保暖毯包裹身體睡才感覺到溫暖。非常乾旱,嘴唇容易爆擦需要塗潤唇膏,刷牙亦要合上嘴,否則水被揮發掉令牙膏漿結在口腔。植物大多數長滿針刺,長得一點都不可愛。昆蟲較有攻擊性,除了會遇見有毒的蠍子,還有在Day3晚上爬上我營幕咬人的群蟻,使得我們要迫遷搬營。間中風沙撲臉,所以頭巾經常掛在頸上,刮起風沙即時蓋上口鼻。睡在鋪滿碎石的地面令習慣高床軟枕的都市人腰骨疼痛。但在大自然環境如廁變得方便,不過以免影響營友還是走離一點,含蓄一點的做法可以會用便便袋於流動廁所內解決。


沙漠跑手摩洛哥集團

本地摩洛哥人,每年面對世界頂尖高手挑戰,但屹立不倒每年都衛冕冠軍寶座。事實上他們的跑步實力非常高,單憑比賽首日30.3公里2小時10完成,和最後一日42.2公里3小時10分完成,就得知跑步水平。而且他們耗水量很少,食量很少,不怕寒不怕熱,亦不需要地墊,所以背包可以很輕。而且踩沙如履平地,過沙丘一躍而上,在沙丘選擇路徑能判斷出最有優勢的行走路徑,說得科學一點這是地型和環境適應,都市人與當地人就存在著無法拉近的差距。本年度前10名男子1,2,4,6名都人摩洛哥人。但這一點僅限於男性,因這邊的女性足不出戶,我在城市走了幾圈都見不到當地女性,所以MDS的女子獎項由歐美選手包辦。


沒有網絡的世界反而將人拉近

MDS有個很有趣的安排,在賽區是完全沒有電話網絡,在比賽期間想要與外間聯絡只有靠家書。就傍晚時分,義工會送來列印在A4紙的家書,這是朋友家人透過指定系統傳送過來的文字內容,當你想回覆時就到指定帳篷排隊,每次限發一個email。因為每天都白無聊賴,漸漸的,很想收到家書,想知道外間發生的事,每天傍晚都期待著義工送來。當然義工來到,並沒有收到家書會很失落,這其實是很有趣的玩法。亦因為沒有了網絡,透過與營友共處,互相支持鼓勵傾訴分享,若見到其他營不齊人會為路途上的營友擔心,原來沒有了網絡的世界,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反而拉近。


(圖片來源:Wong Ho Chung)


承載著香港營友的寄望,向上爬,跑下去

為這個比賽我準備了很多很多,由Anthony半年前開始幫我採購裝備;小強,佩欣等經驗人士教路;Yvonne,Stan協助安排與報名;KK臨場指導;中大城大學生走到黃昏日落時間哇哇痛哭回營,還第一時間關心我今日名次;還有一眾香港營友的支持和鼓勵,縱使是一包提神的咖啡,一句支持和問候的說話,對我來講都充滿鼓舞。我承載住香港營友的寄望,爭勝的決心越來越大,縱使每天跑到筋疲力竭,腰背肩磨擦出花痕,十隻腳趾承受著痛楚,我都堅持一定要向上爬,一定要跑下去。最後,我盡了最大努力,爬上了全場第十名,還有機會踏上MDS的頒獎台上,這份光榮是屬於大家的,頓時所有付出都值得。


(圖片來源:Wong Ho Chung)


延伸閱讀

Garmin100 賽後之感嘆 - 全港最勁揪的百公里賽事

發言
還沒有人發言耶!快來當一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