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騏日記】跑步兩年,我完成了雙連馬

安騏
發表於2017/03/17
2,886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圖片來源:安騏)


3月5日,我以PB成績完成了靜岡馬拉松,相隔一星期的3月12日,我又完成了名古屋女子馬拉松。以一個跑步才兩年的人來說,這看來似是不可能的任務。


記得報名當時,一位一直十分支持我、同樣愛跑步的好友卻極力反對我跑雙連馬,她認為一個星期不足以讓雙腳復原,這樣會很容易受傷。對於她的關心,我非常感動,但是,我還是照把兩個賽都報了。這當中有兩個原因。


第一,這兩個賽事對我來說都非常重要。


名古屋馬我在2016年那屆已報過一次名,可惜最後落選;當時老公還怕我不開心,叫我不如回港參加確保名額的旅行團,錢由他來付;我當然拒絕,哪有這麼傻的事。名馬年年都辦,這年落選,就等下一年吧。於是,2017的這一屆,我一早就盯緊報名日期,日子一到就急不及待遞上申請表,而最後也幸運地中簽了。這個等了一年的賽事,難得中簽,不可能錯失。


住在靜岡就理應跑靜岡馬吧?然而,靜岡馬限時5小時30分,原本以自己的跑速,並沒有信心完成,因此報名前反而猶豫了好一陣子。心想,不如將來實力達到了再報吧!但後來,當看到靜馬的賽道短片,片中經過了我平日練跑的久能山草莓海岸通,我就開始百般滋味浮上心頭,一滴滴豆大的眼淚再也按捺不住,奪眶而出。那一刻我知道,這個賽,非報不可。


我沒有參加任何跑團跑會,在日本的日子,平日就是這樣沿著海岸自己一個來往地跑。我知道不去運動場衝interval,速度很難提升,但這個海岸線,永遠教我著迷,在她和富士山的眼底下跑步,是一個孤寂旅人最大的療癒。不管風多大,天氣多冷,在她們的懷裏跑,足以令我忘卻一切俗世煩憂;可以放肆地哭著、笑著,也沒有途人察覺。在這條跑道上,我自然進入了We connect的狀態。我Connect的不只是天與地、山與海,還有千千萬萬個跑友。感恩遇上這條跑道,承蒙有你,我變得更堅強,更壯健;因為有你,我才能走在馬拉松的賽道上。在畢業的這一年,我必須好好向你道謝和道別,以自己雙腳跑完42.195公里這個方式。


這就是我報了名馬後又報靜馬的原因。


第二,就是根據過往兩隻馬的經驗,我對自己的復原能力有相當信心。初馬大阪馬在三四日後就幾乎完全復原,富士山馬雖傷患收場,但其後除患處外,其他肌肉、關節位復原得很快。所以我對連馬有一定的信心。而事實上,12月在那霸馬後的一星期便順利袋井蜜瓜馬,亦某程度上證明了我的推測沒有錯。


先行說明一點,我從來非常反對勉強去完成自己實力未到的賽事。反對那種明明因練習不足或操練過度而受傷,卻又要逞強,「多痛也要捱下去」的運動精神。這表面看起來是很有「毅力」,但實質與健康背道而馳。把身體大肆虐待來換得精神勝利的,不過是另一種虛榮。專業運動員也許有時背負重任無可奈何,但對於業餘愛好者來說,是否應該推崇這種精神?


我們絕對可以讓身體去承受痛楚,因為運動就難免會有痛楚,但這些痛,必須痛得有成長價值,必須是讓身體變得更強的痛。那些死捱爛捱、虐待身體的行為,並不值得鼓勵。我堅信,愛運動的人,必須同時懂得愛惜自己的身體。


靜馬過後的第三日,我已經能夠輕鬆地跳上有千幾級樓梯的久能山,即是說,雙腳復原得七七八八。


然而,來到賽前3月11日晚上,我卻發現右腳腳踝位置異常地痛。記得EXPO當天,我背著行李走了大半日,是重量令到右腳受壓發作嗎?後來治療師朋友問我有否扭柴,我才想起當日有因掛住拍照,沒留意到地面的小梯級而輕輕扭柴,但輕輕的扭柴一般都無大礙,或者真是因爲加上了背包重量(裡面除了衣物,還有電腦和大相機)而不知不覺造成勞損吧!


事到如今,痛楚已形成,翌日只能在盡量避免令傷痛惡化的姿勢去跑了。


如是者,3月12日,我負傷上陣。開始時還能保持速度,但右腳在10公里後痛楚加劇。我必須不時停下來拉筋,才能得到一點舒緩;後來索性把襪子脫下一半,減少它承受的壓力,痛極時就只用腳板內側著地去跑,每一公里都非常難捱。幸好途中大會提供的自助護理站亦幫了不少忙。我知道這次我被拍到的照片一定全是面容扭曲,極度痛苦的模樣了。(實在不敢看大會照片啊!)


在不停與痛楚搏鬥的同時,因肩負《馬拉松跑世界》編輯的身份,我還必須不時停下來拍下途中的精彩片段。除卻了痛與焦急的心情,沿路的風景依然教我感動。沿路中沒有斷過的打氣聲,絕對是在這場堅持中最佳的精神食糧。


終於來到39公里,我忍不住鼻子一酸。你懂的。往後的事,大家都知道了。


就是這樣,我如願完成了靜馬和名馬這兩場雙連馬。而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右腳腳踝也已康復了。


謝謝看到這裡、陪我走到這裡的每一個你。


伸延閱讀

【安騏日記】為何名古屋女子馬拉松最適合作為女孩子的初馬


肥妹名古屋馬拉松追夢之旅:夢想於漆黑裡仍然鏗鏘
三連馬最終回 - 東京馬拉松 終嚐極限滋味

發言
還沒有人發言耶!快來當一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