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San 心事】憑每下心跳繼續數繼續數 扶輪超馬50公里初體驗

Sandy Wong
發表於2017/03/14
5,636次點閱
1人收藏
加入收藏
人馬座的我一向衝動行先,年初見「扶輪香港超級馬拉松」開始接受報名,總長50公里,完全沒有看地圖,心想就只是比全馬多8公里而已,認為限時有6.5小時難度不算太高,但又想挑戰自己,試一試超馬的感覺,想也不想就報名了。


(圖片來源:Sandy Wong)
 
報名後我開始看比賽資料,知道要跑龍和道,也知道要來回跑25次,當時仍然沒有特別感覺。直到渣馬當日跑到尾段,終於記得原來龍和道就是要經過一條短隧道,便心知不妙了。
 
自跑步以來便好怕跑斜路,也沒有勇於面對。大埔公路斜路挑戰兩次均失敗而回,此後一直在沙田大埔馬鞍山路段的超平路練跑,未能走出Comfort zone,不敢越級挑戰。面對今次的超馬,我用了幾晚時間接受我是要跑25條短斜,切記頭段切勿開快要留力。然後比賽前兩天,老公跟我說,來回25次,每一轉要跑一落一上再一落一上,所以共50條斜。我始晴天霹靂,打算到時臨場執生。


(圖片來源:Sandy Wong)
 
比賽早上7時30分開始,我預早3小時起床煮了個公仔麵,給自己多一點時間消化。到達會場時天還未亮,我的眼皮也未亮,自己慢跑了一會兒熱身。與跑班同學匯合後,大家拍拍照,整理行裝後便起步了。
 
一開閘嘅時候,選手們都一支箭衝出來,我又犯了平時跑短途賽犯的錯,被選手們帶快了。比賽當日18至24度,濕度也高,原本擔心這樣的天氣加上這樣的賽道會好易爆,打算頭段每公里用6’30披醒走,結果第1公里開5’07。我立刻減慢腳步,調整呼吸,上斜也慢慢碎步不要急上,氣力是有限的,要好好地將有限的氣力平均分配給50公里使用是一個艱深的課題。由於濕度頗高,我由第二圈開始,每個圈也光顧水站補水,正當我將水兜頭淋的時候,發現「咦﹖!點解咁甜嘅!」隨即拿起另一杯「水」喝,原來是運動飲品!於是,我立即行前兩步到真正的水站再淋水溝淡身上的甜。


(圖片來源:Sandy Wong)
 
跑了一會兒,大會人員突然衝出來,示意跑在我前方的選手要除掉耳機,說違反了大會比賽規則,雖然我未被斷正,但也害怕會被取消參賽資格,便立即自動自覺除掉耳機。往回同一段路廿多次,沒有音樂的陪伴,對我耐力的考驗未免太嚴苛了吧。
 
一路上有很多攝影師,老公建議我每一圈拍照時,都用手指示意跑到那一個圈數。例如第一個圈就豎起食指,第二個圈就V字手勢,如此類推。多得攝影師,也多得沿途給我打氣的朋友,初段的比賽我完全不覺得辛苦,加上涼風吹送,不自覺破了自己半馬紀錄,2小時內跑完。半馬以後,天氣開始熱,右腿一如以往唔聽話作抽筋,雖然每圏我都例牌到水站淋水,每10公里也會補一補鹽丸,腿還是太緊了吧!眼見還有20多公里未完成,只好減一減速,過了幾公里腿又回復正常了。30公里過後,未能如渣馬般緊守配速,那條隧道「陰D陰D」渣乾了我的雙腿。掉速後的我出現疲態,開始出現數錯圈的情況,幸好很多跑友每經過我一次都跟我說加油,讓我再次提起精神繼續比賽。
 

(圖片來源:Sandy Wong)

42公里,大會時計4小時07分。在這之後,真正的地獄來了。從未試過連續跑超過這個里數,原來是會跑到魂魄分離的。雙腿的力已消耗得八八九九,連朋友給我打氣我也沒有氣力回應,流汗太多即使每圈補水也好像用處不大,我的鹽丸亦在腰包溶了,眼前的斜路好像變得愈來愈斜,每次上落斜都是來回地獄又折返人間,看見身旁不少選手也開始「爆計」,愈來愈多人行上斜。我的心魔其實也在耳邊悄悄的誘惑我「仲有兩個幾鐘跑8公里喎,行返去都夠時間啦」。但我最終還是成功撃退心魔,只要我還有一絲氣力,我也要跑下去,我落得場就一定要盡力。於是,又咬緊牙關繼續密步跑上斜,我知道自己一定做得到的。
 
終於來到倒數階,經過起點時工作人員會讀出「104,3個圈」,感激朋友一直在起點附近給我支持和鼓勵、替我拍照,他們的打氣聲、叫囂聲讓我的笑容又回來了,有朋友每次經過都窩心地問我缺些甚麼,還有朋友特意前來給我淋水和鹽丸,令我感動得想哭,也讓我堅持多累也要跑下去。
 
來到第23個圈回程的時候,左右腳開始不協調,遠遠望見前方有一個熟悉的面孔,老公來了!那一刻,我是多麼想撲向他大哭,最後還是忍住了眼淚,還有4公里而已,又咬緊牙關又繼續跑。到最後一圈的鐘聲響起,我變得相當抗奮,放開心情用盡最後一口氣全力衝,不斷向賽道兩旁的朋友和攝影師大叫「跑完喇!最後一個圈喇!」,終點在望我的眼淚而忍不住流下來。完成時間5小時0分57秒。然後,工作人員前來恭喜我,說我得了組別第二名。然後,我真的放聲大哭了,是好辛苦好感動又好激動的一場賽事。


(圖片來源:Sandy Wong)
 
就是因為不自量力,成就了我跑完50公里的勇氣。若一開始就研究地圖和歷屆參加者的賽後報告,我可能會怯而不敢報名。朋友說,全馬不是半馬+半馬,所以50公里不是全馬+8公里,那多出來的8公里需要的精神和力氣是以倍數增加的。曾經有幾次我真的想放棄,真的想行完算了,最後還是用意志去撐住,一步一步的默默地跑下去,雖然不是亮麗的時間,但能夠堅持下去就是勝利了吧!


(圖片來源:Sandy Wong)
 
站在頒獎台上的我,感覺好震撼。這個亞軍的獎盃,比之前獲得的任何獎都重,不是它他的重量也不是它的大小,而是在它背後所承載著的汗水和堅持。在長跑路上,感覺自己又成長了。


(圖片來源:Sandy Wong)

延伸閱讀


發言
Tang CihChing
回應於 2017/03/21 21:17:54
1樓
厲害,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