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領跑 - 金澤馬拉松

Doris Chau
發表於2017/02/18
2,471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圖片來源:Doris)

2016年10月23日一個普通但精彩的回憶,是我第一次帶視障朋友到海外、第一次做領跑員比賽、第一次領跑全馬比賽,這三個第一次足以令我又驚又險又喜,完全是個人的越級挑戰。

比賽地點是 <日本金澤馬拉松>,在比賽前約一個月突來收到 GARY 的邀請,問我有否興趣做他的領跑員帶他同往跑金澤馬拉松,聽到的霎間感覺是很震撼,因為我根本沒有過領跑經驗,何況是全馬?更何況是 GARY…一個全能是精英級的運動員跑手。經過 GARY 的一翻講解關於領跑的過程及他的誠意鼓勵,就是這樣戰戰兢兢地接受了這個 “特別的使命”。

一個月時間,就是這樣被GARY特別訓練,由 0 開始去到領跑視障全馬拉松比賽。事實上自己有工作有家庭,美中不足是投放在練習的時間很有限,如是只夾雜練習同步領跑只有3次。

我跟GARY一同訂了10月 21日零晨時分航班,但在20日突然來襲了一個超級颱風”海馬”,海馬來勢洶洶,坊間流言更說將會於20日晚上罕有地掛上10號波。當天20號日間還是在上班,上班途中已不斷留意天文台訊息。很擔心我們零晨的航班會被取消;幸好晚上還是風平浪靜,看似沒半點影響行程。其實航空公網站已顯示了21日早上起的航班己全被取消了,我倆 21日零晨的航班是幸運地在 “海馬”來訪前最後可出發到大阪的。抹了一額汗水真的很感恩。其實我在上機過程中都有點緊張,因為是第一次自己一個帶視障朋友上機到海外。

21日早上 00:35 安全上機後,由於太累很快便睡著,醒來已到達大阪機場;經過一輪安檢,我們趕緊去酒店找上早兩天已抵步的好友們,他們總共有10多人。相約後便一起吃早餐,心裡有少許如釋重負,回想其實只是自己過於擔心,一切都很順利。早餐後便浩浩蕩蕩一同出發去坐JR往金澤。

先到了 <金澤馬拉松EXPO> 取比賽包.5原本以為可取用 <伙走者> 號碼布作為 GARY 的領跑員,不知是否大會出錯最後還是拿不到 <伙走者> 號碼布,只能用上自己原先報名的參賽布,但事實令整個比賽效果有所不同。

23日比賽大日子,早上吃了早餐,一行12人共同前往比賽會場 <金澤城公園>,由於比賽會場在下榻酒店附近,我們步行了10分鐘便到達。大伙兒心情興奮又緊張,影相、寄行李包、上洗手間,時間很快便過去。我跟GARY在C區起跑,需在 08:30 走進C區,否則便需排到隊尾最後才可起跑。排了15分鐘洗手間,完事後只餘下3分,我拉著GARY 急衝去C 區,有驚無險剛剛趕及入C區;放下緊張開始拉拉筋等待中。GARY 相識滿天下,起跑等待中亦有一師兄來跟他打招呼。是MICHAEL,很高興在異地也認識到香港的跑界師兄。大家傾談了一會,時間到了,大會正式開跑。

08:54,溫度約攝氏17度,與GARY 踏上了起跑線,計時正式開始。開跑初段的10KM,我是戰戰兢兢中一直在心裡說「慢一點還是其次,要安全要留意GARY不要令他碰撞受傷。」加上起步身旁人很多,頭10KM 都是以 6’XX 配速前進,10KM 過後跑感暢順了點,人群亦有點分散,我們步伐在 6’內。大約到了13KM,期待的 <香印提子>出現。這是大會提供的主要補給食之一,賽前我們還懷疑大會會否提供這地道食物;跟GARY 說了見到有香印提子,我倆霎時振奮加興奮,但人群眾多他們亦心急衝入補食補水給站,「如何入去?衝入補給站?如何是好?」就在這 2- 3秒瞬間來不及給我發呆,我捉緊GARY手腕拉他入了補給站,帶他到補給枱前。手拿了幾粒提子放在他手掌,等他說夠了再起行。但原來在入補給站過程中,他已被其他參賽者踏了幾次腳背,無可否認都是自己經驗不足。由於身上沒有扣上 <伙走者> 號碼布,其他參賽者未必察覺到我們是 領跑者+視障組別,雖然GARY穿的是 <視障運動員> 跑衣,但日本參賽者亦未能目視知悉。

幸好沿途氣氛甚熱切,一路上家長帶著幼童、小學生、不同學生制服團隊、長者朋友…連綿不斷的市民歡呼打氣,絕不會跟東京馬拉松比下去,遇上補給站我們都盡不會錯過,因賽前大會預告賽道補給食物非常豐富,例如包括有豆沙餅、和果子、紅豆沙、蛋糕…但遺憾是錯過了30 KM的 <咖哩豬扒飯>。有了13KM那第一個補給站的失誤,我在第二站開始有點經驗。首先我拉GARY到補給站的後方,再拿食物及飲料盡量避免被其他跑者碰撞到,結果果然有效,即使拖慢一點時間也值得。

除了進出補給站這個大挑戰,接下來的便是要全動用上領跑員的警覺性。無奈自己有少許近視,亦會慣常不太用動腦去跑步,但這次擔當了領跑員的使命,最重要是令GARY 能安全完成比賽。這是一直對自己的提醒,原因是GARY在來年17年1月份將挑戰<南極100公里>,我必須讓他安全完成這馬拉松再去挑戰南極,為港人、為視障朋友爭光。前半程20KM是有點上上落落,轉彎位置不少,加上旁邊參賽者眾多,碰撞情況亦難免。過了20KM 進入了較偏僻的村落,路面更是收窄,人群更跑得密集了。記得在村落彎位中有一位日本跑者多次擋住我倆,雖然其後找到虛位過了他,但他卻追上來說了一句話語氣略帶不友善。

25KM過後,開始有參賽者慢行、甚至有參賽者可能抽筋,直接蹲在地上,但最怕就是前面有人突然從前方煞停。有一位男士突然收步停下來,我來不及說亦拉不及GARY,便讓他重重的撞上那男士的背上,幸好沒有失足跌倒,我也緊緊站得住腳; 幸好GARY沒什麼問題,我不停地說著: 「慢一點前面有人….靠左一點…靠右….前面轉彎….」沒多久便到達終點,完賽時間是4小時22分!

日本的馬拉松賽事我也曾跑了幾次,其實不太擔心路況及補給;但第一次當領跑員的感想是非常緊張,無法想像全馬路況將會是如何。賽事越想越汗顏,而且路途上腦筋要一同運作不可偷懶、眼睛亦要望遠一點,預早2、3秒說出路況、特發事情,要想清楚先靠左或靠右、加快或收慢。很榮幸很感恩 GARY 給我有這個機會這個難得的體驗。這個完成牌來得不易,說實在有點辛苦。


(圖片來源:Doris)

延伸閱讀


發言
Simon Tong
回應於 2017/02/20 16:59:04
1樓
勁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