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跑馬燈】世界紀錄多到記不清的 Ed 老兄

Roland
發表於2016/10/27
1,690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1 世界紀錄多到記不清的 Ed 老兄

85歲的 Ed Whitlock,10月中參加多倫多海濱馬拉松,以3個小時56分38秒的成績,在4小時內完賽,打破了85~90歲組的世界紀錄(影片來源:Youtube-Canadian Running Magazine


上個禮拜大家應該又看到 Ed 老兄又破紀錄了吧,個人保持將近 20 個的分齡路跑紀錄,我想這個成就本身也是個世界紀錄了!雖然知道他很能跑,但你可能不是很認識他,難得這次 National Post 電訪了他 20 個問題,原來他還真是個有趣的人~ 以下摘錄:


Q: 你到底擁有幾個世界紀錄啊?

A: 每個人都愛問我這個問題,但坦白講我也不是很確定。基本上有兩個組織在搞這些紀錄,一個是 World Masters Assoication ,另一個是 Association of Road Race Statisticians。前者我大概有 16 個紀錄,還有 5 個待審核;後者我好像有 20 個左右。




(圖片來源:National Post


Q: 你最喜歡的馬拉松是哪場?

A: 通常我跑步時不太在意風景,我比較在意今天會不會跑得很慘。我比較喜歡起終點在一起的比賽,所以我從來沒跑過波士頓馬拉松。我實在對破風沒轍,單程的比賽萬一逆風我一定完蛋,所以我不喜歡一條龍式的比賽。我對跑坡也不行,比賽路線越平越好,最好跟平底鍋一樣平~ 綜合這些因素,我會說我最喜歡的是荷蘭鹿特丹馬拉松,路平風靜,好跑極了~


Q: 你都在哪裡練跑?

A:我家旁邊一百公尺不到的墓園。


(圖片來源:National Post


Q: 為什麼要選墓園呢?

A: 有幾個原因,一是在墓園的車輛比在街上的車輛「平靜」得多,再來冬天時墓園的道路狀況要比一般街道好得多,有些人總是不掃門前雪。墓園冬暖夏涼,樹木也多,跑起來比較舒服。再來是我不算圈數,也不算每圈的時間,所以在墓園繞圈圈可以跑得很自在,如果是跑市區的固定路線,很容易去比較昨天前天的成績,這我不喜歡。


Q: 除了跑步,你還有做其他運動嘛?

A: 現在沒有,以前的話隨便玩玩。網球還是羽毛球都玩過一陣子,但說實話我手眼協調能力是零,基本上我就是只會跑步而已。


Q: 你對其他上了年記的人有沒有什麼建議?要怎樣才能和你一樣活躍?

A: 我不給別人建議的。什麼東西對我比較好我都不太確定了,你還來問我什麼東西對別人比較好?要談談我平常都做些什麼是無所謂啦,但別人要是蠢到我做什麼他也做什麼,那也隨便他。只不過我是非常不推薦這樣做就是了。


原文訪談裡還有談到他的訓練與飲食,看完整篇訪問,你會更不知道 Ed 老兄這麼強的秘密呢。


訪談全文:National Post



#2 從癱瘓到馬拉松:5% 的奇蹟
羅伯特.麥當勞(Robert MacDonald)四年前不小心從三層樓高的陽台掉下來,腰部以下幾乎完全癱瘓,醫生估計他還能再站起來走路的機率只有 5%。四年後,羅伯特用了 5 小時 59 分跨過 Scotiabank Toronto Waterfront 馬拉松的終點線,這成績毫不起眼,但對羅伯特而言,這是人生中最驕傲的瞬間了。


(圖片來源:cbc.ca

這場比賽跑起來也不輕鬆,過了 17 公里之後,羅伯特感到非常痛苦,心裡都是負面想法「我大概跑不完吧、我還是棄賽吧」(是不是很熟悉),不過過了 30 公里之後,身體奇蹟似地恢復元氣,腳步越來越穩健,最後在一大群朋友的加油聲中,跨過終點。

當初的意外,讓羅伯特在醫院足足待了三個月,出院之後,真的是從爬開始,一步一步復健。他的一位朋友在他還躺在病床上動彈不得時,就告訴他:你一定要好起來,總有一天我們要一起跑一個馬拉松。羅伯特想著,連走路都還不知道有沒有機會,跟我講什麼馬拉松?但說也奇怪,這念頭從來也沒離開過他的腦袋,而四年後還真的實現了!


(圖片來源:cbc.ca

這次的馬拉松,羅伯特還號召了一百多位跑友,一起來為醫院募款。現在已經募到八萬多美金了,是不是很振奮人心?下次再有人跟你說不可能,別忘了 impossible 分開來就是 I’m possible!

新聞來源:cbc.ca


#3 癌症教我的事:用生命在比賽的 Serena Burla
十月九號的芝加哥馬拉松已經結束,你可能知道女子組前三名是誰,但你或許不知道第七名是 34 歲的 Serena Burla,她以 2:30:40 的成績,名列美國選手第一名!


(圖片來源:Medill Reports Chicago

Burla 從小就是個愛運動的孩子,父親是高中田徑隊教練,雖然沒有刻意培養,但 Burla 還是最愛跑步,也決定成為職業跑者。大學時 Burla 已經參加過好幾次全國錦標賽,但還沒有勇氣參加馬拉松。

差不多也在同一時期,在 Burla 27 歲的時候,Burla 被診斷出得了滑膜肉瘤。滑膜肉瘤就是一種癌症,是一種惡性程度較高的軟組織惡性腫瘤,發病部位以四肢的大關節為多,也可見於前臂、大腿,腰背部的肌膜和筋膜上。Burla 的骨膜肉瘤發生在她的右腳筋膜上。

回想起來,Burla 一直以為右腳的劇烈疼痛只是跑步引起的,其實是肇因於腫瘤壓迫到神經。原本以為沒什麼大不了的,但經過核磁共振造影檢查之後,發現情況並不樂觀,醫生甚至一度考慮截肢好保住她的性命。幸好最後的決定是不用截肢,且保留了大部分的肌肉,手術完後右腿基本上還能動。


(圖片來源:boston.com

但是對一個跑者而言,這等於前功盡棄,一切又重頭開始了。她的教練 Okwiya 回想起手術完當時,連走路都有問題,遑論跑步了。但是 Burla 卻不這麼想,「上天願意給我第二次機會,一定有原因。」手術反而給了她挑戰馬拉松的勇氣。

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手術後十個月,Burla 就跑完了她的初馬:紐約馬拉松,排名女子組第 18 名。兩年後她在阿姆斯特丹馬拉松創下她個人 PB 2:28:01。Burla 發現,抗癌過程跟比賽訓練有許多相似之處:專注在你能掌握的部份、保持樂觀的心情,同時按部就班,一次做好一件事就好。


(圖片來源:espn.com

她與教練都相信,這次芝加哥馬拉松的成績,絕對還不是她的極限。未來的比賽,她只有全力以赴,才不枉這個難得的 Second Chance。


(影片來源:vimeo

新聞來源:Medill Reports Chicago


#4 史上最白目:87分,不能再高了。


還好你不是遇上8+7的陣頭(截圖來源:https://youtu.be/v-jQdi2WHyM

什麼叫白目,這就是白目... 不過我想老太太也不是故意的,只是一次領完一年份的白眼,不知道她受不受得了,白目影片在此:


(影片來源: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