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毅行者的精神辦馬拉松

園丁
發表於2015/01/20
567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前兩天TC邀請一同捍衛大浪西灣,但可惜昨天身體太軟弱,因為由周一至周六工作沒有停,周日實在無法戰勝睡魔,起床時已是接近早上十一時,實在相當慚愧。


多得土豪劣紳突襲今年的毅行者,令更多人參與捍衛大浪西灣。大部分輿論亦站在毅行者、樂施會那一邊,幾近沒有輿論撐村民,因為毅行者已贏得港人的認同,是一項「神聖而不可侵犯」的慈善活動,即使西灣村的確不是公家用地,村民也應該「犧牲」一天的寧靜和方便,讓毅行者能順利舉行,讓參與者欣賞大浪西灣的景色。


這件事發生後,我不斷想這個問題:「為甚麼從來沒有人批評,毅行者封路阻礙新界村民?但渣馬要封路,卻屢屢遭到區議會的反對、市民和職業司機的批評和喝罵?連輿論也振振有詞,認為馬拉松阻街?」


或許有些人覺得,比較渣馬和毅行者,是拿橙跟蘋果比;渣馬封路的「擾民」程度亦遠遠「超越」毅行者,但我相信若果樂施會可以取代田總渣打高威林,成為香港馬拉松的主辦機構,將馬拉松發展成為另一項「神聖而不可侵犯」的活動,而不是著重主辦者賺錢及贊助商宣傳的商業活動,批評馬拉松阻街的聲音,肯定減少一大截。


半過月前,張亮先生寫了一篇文章,介紹明年三月在觀塘舉行的「全城街馬」。辦這個比賽的目的,張亮已在1110日的主場新聞詳述了,有興趣的讀者可參考。他還找來同樣熱衷跑步的香港社會創投基金的魏華星及Andes Leung一同創辦「全城街馬」,以社企的精神辦一個長跑比賽。


事實上,很多一流的馬拉松,例如倫敦、東京都是以社企的精神去辦,為整個社會創造效益和價值,主辦單位就是一個社企。由創辦東京馬拉松的一天,賽會就有抱負和格局,要東京成為世界第六大賽事,有更大的本錢角逐未來申辦奧運,但同時亦讓馬拉松成為一個節慶祭典,讓全東京人都可以投入參與。


渣馬則是徹頭徹尾追求利潤、追求人數創新高、著眼於主辦者和贊助商利益的巿儈商業活動。一個賽會如何對待輪椅賽,充分說明兩者的分歧。


世上主要的馬拉松賽都會用心做好輪椅賽,令賽事「有睇頭」,吸引各地的好手前來競逐,但香港硬是發展不了,因為渣馬辦輪椅賽是為了避免平機會或輿論抽秤,多於真心推動這項運動,所以香港輪椅賽的規模不斷縮減,2012年首次辦全馬輪椅賽,但到今年二月已砍掉一半,只有半馬,而明年更砍剩十公里。


不知就裡的傳媒,還相信田總的語言偽術,一起唱好說本屆「首辦」輪椅十公里。除了不斷縮減規模,田總並以極度嚴苛的時限,例如上屆的半馬輪椅賽,竟然只剩下雙腳可以步行的馮英麒才有辦法完成賽事,其餘的五人全部中途被趕上車,好讓賽會未來有充分理由(例如:試辦過但不成功、參與人數太少)取消而不受責難,把更多的時間留給賺錢的半馬或十公里。


「全城街馬」的社會目的,則希望藉路跑訓練讓區內的青少年建立自信。張亮說,他們參考美國洛衫磯馬拉松的Student Run LA項目(過去24年來,Student Run LA一共有超過五萬名學生參與,而參與學校的入大學比率更有顯著提升),已聯絡了觀塘的荷蘭宿舍(收容缺乏家庭照顧的男童之機構)及一些中學為合作伙伴,讓長跑訓練成為另類的教育,激發他們的鬥志與上進心。


連最民粹的區議會,也沒有反對「全城街馬」。張亮告訴我,觀塘區議會的反應相當正面,若觀塘的經驗成功,有辦法可以其他地區複製,終有一天可以把不同地區的路線給合串連,辦一個讓跑手走入社區的香港馬拉松。

若有心人想了解更多詳情,甚至贊助比賽,請與「全城街馬」聯繫:hestor.lo@runourcity.org

發言
還沒有人發言耶!快來當一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