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蝦叔周報】所謂愛,就是陪伴—2016京都馬拉松後記

蝦叔
發表於2016/02/28
6,162次點閱
1人收藏
加入收藏

本來不欲在「蝦叔周報」談太多私人事,但過去周末,蝦叔在京都完成個人第七馬之餘,更見證蝦嫂與另一位相識逾20年的死黨完成個人初馬,意義非凡,值得一記。


蝦嫂初馬以少於五小時完成,消息一出,不少跑友十分畀面,向蝦嫂道賀之餘,也不忘說句「蝦叔好嘢」。


即時反應是:「車,關我鬼事。」


長跑無僥倖,一步一腳印。她得到理想成績,是勤力練習的獎品。起床,當我一揉惺忪睡眼,發現枕邊人不見了,原來是去了晨課;下班,晚飯之前,必須「少少地」索10K 8K。周末,長課當然不缺。就連臨睡前,也不忘加上數十下sit up。這就是我們的生活寫照。周而復始,四十多公里的耐力,就是這麼一點一滴積累而來。而這一切,若她不肯去做,任我本領再大也是無濟於事。



晨課於大阪淀川河川公園(圖片來源:蝦叔)


回想起來,蝦嫂由跑步keep fit,到決意走一趟全馬,當然是我「播毒」所致。


1952年芬蘭赫爾辛基奧運五千、一萬公尺和馬拉松三金得主Emil Zátopek曾說過一句經常給人引用的名言:「若你想跑步,跑一英里就好;若你想體驗不一樣的人生,那就去跑一趟馬拉松。」我也堅信,跑一趟馬拉松,會使人生或多或少有些改變。既然蝦嫂那麼愛跑,何不也帶領她嚐一口馬拉松苦中帶甘的滋味?


初馬意義與別不同,我就代她挑了京都。看上此地,全因喜歡它古意濃厚,與東京大阪大異其趣。加上日本的馬拉松,向來有口皆碑,能在古剎神社圍繞,連空氣中也飄蕩著三味線曲聲的地方踏進馬拉松殿堂,經歷想必難忘。



跑經千年古剎仁和寺(圖片來源:蝦叔)


接下來,我們不停「預演」。由韓國春川10K、澳門、臺北半馬,到大大小小的本地賽事,一起領選手包,一起扣號碼布,賽後一起翻尋相片,一起領略參加長跑比賽的麻煩與喜悅。這一切,都是為著初馬準備。


我認,我懶。備戰這好幾個月來,總有不想跑的時候。例如某天工作太累,下班後除了好好吃一頓外,就甚麼都不想做。但豈料她回去後,還是二話不說換上跑鞋,並加上一句「我可以自己去跑架」。在這種情況下,我十居其九還是馬著臉去更衣,悻悻然的跟在後面。


不知就裡的朋友,總在看過臉書之後說:真羨慕,你們跑得很開心似的。


臉書的世界,永遠比現實夢幻繽紛。生活就是生活,兩個人一起,更多的就是一些不太爽,不能貼出來呃like的時候。這些,大家懂的。



於京馬expo會場內(圖片來源:蝦叔)


不經不覺,出賽日期將至。


賽前一天,離開繁囂的大阪,到了相對寧靜的京都。那天,陰雨連綿,煙寒侵肌,在接踵摩肩的expo出來之後,她開始感到「大戰氣氛」。一份緊張心情,還是不期而至。


「半程幾點關閘?死啦,真係有啲抆水咁......」此刻我除了「一定得嘅」這類敷衍安慰之外,也著實做不到甚麼。


傍晚,在酒店房間,她心裡堵得慌,終於決定盡「最後努力」,光顧附近按摩店紓緩一下。在等她晚飯之際,我信步到了附近錦市場,偶見一花店,就決定買下鮮花一束。


從來少送花,但來到這個關頭我還是覺得應該破例一下。我不諳日語,礙於溝通,買花過程極盡艱辛。最後得力於手機Google翻譯,才可以使店主明白我想「買一束花祝願女友明天初馬順利完成」。值得一提的是,日本的包裝也真的沒話說,沒花甚麼大錢,尋常鮮花在他們手中舞弄一番,就變得令人見之心折。



「完走」祝福(圖片來源:蝦叔)


最後,我問他們借了筆,在絲帶上寫上「完走」二字。花店職員見狀,竟也為之感動,並且突然說了一句字正腔圓的英語:I want!


看到我像個傻子似的拿著花匆匆而至,她即時責怪我浪費金錢,而且「好娘」。管它呢,橋唔怕舊,最緊要受。但求這個娘爆行為,可以轉移一下視線,換她當夜一枕安眠,翌日能以最佳狀態迎戰。


比過賽的各位一定明白,賽前一夜,總是輾轉反側,難以酣睡。我們也不例外,一夜無話,揪著緊繃神經待到天明。卻見窗外,竟然天清氣朗,頓時有如打了強心針。


赴會,寄物,上廁所,等待。一如從前無數賽事,我們在西京極運動場,與萬人一起等待著那結果未卜的數小時。陽光灑滿一地,那時我暗自祈求,完賽時我們的心情也可以像此刻陽光那般燦爛。



等待起跑,陽光燦爛(圖片來源:蝦叔)


終於起步。日本的馬拉松得以飲譽全球,很大程度得力於賽事氣氛熱烈。感謝大會義工與京都市民,沿途打氣吶喊,他們的落力程度絕不亞於比賽健兒,也使我們幾天來的沉重一掃而空。加上天氣好得無可再好,我一邊跑著也借機向她說:「你好彩呀,初馬咁嘅天氣!」


沿途忘了與多少旁觀市民擊掌了,只知道在滿街的「奸爸爹」打氣聲之下,頭10K彈指而過,時間也是預期之內,心情也開始稍稍放鬆。



Give me five!!!(圖片來源:蝦叔)


在12、3K左右,忽聞有人以ukulele伴奏,大唱《情非得已》。本以為是來打氣的途人,不斷搜索路邊,卻一無所獲。未幾,即發現演唱者原來是參賽者之一!機會難逢,我們當即上前集郵,更重要的是一起邊跑邊唱!


「可以點唱嗎?」一曲唱罷,我打趣問他。ukulele男知道我們是從香港來的,便道:「接下來唱首粵語的。」他唱的,是《喜歡你》。這首歌,在K房,在浴室,我唱過無數遍。而這回,是我唱得最落力的一次。



邊跑邊唱,來自臺灣的ukulele男(圖片來源:蝦叔)


在一片歡笑聲中,半程就在眼前。2小時20分左右,我忙不迭對她說:「進度很好呀,要完賽應該沒大問題了。」


「但我想試下可唔可以sub 5。」為求保險,我當然一盤冷水澆下:「好難啦,唔好諗太多。」


不過,既然她捱得住,就把pacing繼續維持好了。隨著里數增加,體力逐漸下降,大家也開始無話。大家明白,此刻最重要的,就是專心把餘下路段好好走完。經過水站,代她擠進人堆拿補給之外,我也委實沒甚麼可以做了。



奸爸爹!(圖片來源:蝦叔)



真正的馬拉松在30公里後開始(圖片來源:蝦叔)


來到關鍵的35公里,出奇地,她的速度竟然尚能維持。一看手錶,她知道極有可能在五小時內完賽,便咬緊牙關提速前進,直至衝過終點為止。


4:53,碰巧與我的初馬成績一樣。也許,這亦算緣份。隨即,她眼眶紅紅的向我道謝。我只是笑了笑,她不知道,我是如何地為她感到驕傲。



衝線一刻(圖片來源:蝦叔)


京都勤業館外,老天算是很識趣地選擇於此時才下起微雨。縱然如此,天氣還是冷得教人直打哆嗦。


一邊搓著手,我一邊想:與其說我有甚麼功勞,倒不如說,我願意花時間陪她跑。


正如韓寒所言:「所謂愛,就是陪伴,沒太多別的。」在馬拉松賽場,在以後的日子,大概我都是這樣好了。



完賽後攝於平安神宮附近的大鳥居(圖片來源:蝦叔)


發言
還沒有人發言耶!快來當一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