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痛苦中學習:記HK100

陳志恆(陳志恆)
發表於2016/02/04
1,986次點閱
1人收藏
加入收藏

(圖片來源:陳志恆


香港100公里越野賽應該是邁入ULTRA TRAIL 的入門賽事,同時它也是世界超野巡迴賽Ultra-Trail World Tour的第一站。去年報名之後展開了練習,當然是以拿到小金人(<16hrs)為目標。每個月至少練跑350到530公里,而且以山坡跑為主,中間還跑了幾趟越野跑,借此來了解自己身體的能力,以及補給的時間點。出發前信心滿滿,唯一沒想到的是天候因素,畢竟賽道可是在熱帶的香港!賽前得知寒流來襲,還很慶幸沒參加鎮西堡,至少香港應該不會太冷吧!?


1/22 中午下班後,趕到台中機場搭乘1345的班機,抵達後香港濕冷的天氣似乎在提醒我該多加注意天氣(而我卻不以為意?)。『極地長征』領取物品,遇到俊興必誠,我和俊昌等四人合照互相打氣,回飯店途中還巧遇巨人之旅的神人王曉林。


右二是2014完成長達330KM巨人之旅Tor des Geants 的王曉林(圖片來源:陳志恆)


飯店整理裝備時,發現竟然忘記帶2XU緊身衣,這下慘了!只好打算多穿點多帶點衣物,見機行事(其實是根本沒想到天氣如此劇變)。


1/23 清晨五點45分搭接駁車前往起跑點北潭涌,這裡風很強氣溫約7度,我把保暖的pile和gore-tex外套都穿上,還圍上頭巾,套上手套,沒想到這樣的穿著竟讓我後來吃足了52公里的苦頭(雖然我是登山老手,可是卻是越野跑的菜鳥啊!!)


起跑時其實天氣尚可(圖片來源:陳志恆


這場賽事一共有來自五十個國家,將近兩千名越野好手參賽,槍響後不久,小徑上就塞車,甚至有選手們為了超車發生爭執(其實差一點時間有啥好吵?因為後面會讓你們冷到走不動)。萬宜水庫好長的柏油路面,真討厭,風勢強勁到差點把我面前一位德國女生吹翻下水庫。


萬宜水庫風光迷人(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水庫之後是水泥小徑,其實我很討厭硬路面,因為我對山徑的優勢會瓦解,不過由於速度較快也算還勉強能接受,一路上也一直超車。然而錯誤的裝備讓我開始受苦,因為我的gore-tex風衣完全不會透氣,而裡面的長袖八卦團服又透風嚴重,完全無法避寒。


於是穿著這樣不合格的裝備,我開始大量流汗,流汗後體力逐漸流失就算了,身體濕透了卻一直發抖不舒服,前幾個補給站又都是冷飲,喝了非常不舒服,即使我一直補充鹽糖,褲子上的鹽漬說明了我已經流汗過多.....在第二站被俊昌第三站被必誠追上,這時候產生了很強烈的負面想法,不但小金人無望,可能連完賽都有困難。唯一的救贖在52K轉接袋內的乾衣服,我得努力撐到那時候看情況再說.....。


第四站我遇到俊興,這裡才開始有熱飲和泡麵,即使它不是素食的,也覺得是人間美味,畢竟我需要熱騰騰的食物!第五站『企嶺下』終於換上乾爽的車衣團服,外面只套了鳳凰谷單薄的風衣,雖然此時是下午將近五點,溫度已經逼近零度,卻因為之前52K的折磨,卻覺得反而舒服很多!!


第六站『基維爾訓練營』之後開始天黑,氣溫也逐漸下降到手腳發麻的程度,在這裡喝了幾口熱飲,因為風強天冷坐不住,食物也吃不太下,發凍的手腳也得跑幾公里後才逐漸回溫...由於之前消耗體力過大,即使此後是我擅長的上下坡道,輪流抽筋的大腿也通知我也別再掙扎了。黑暗中獨自看著山下的香港夜景,其實有點想哭想放棄,我拍下照片打了卡,鼓勵自己要堅持下去,即使小金人無望,也該繼續拼鬥,畢竟我還有很多夥伴也正在朝終點努力前進著。


心情低落時拍下這張夜景(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第七站筆架山終於可以烤火,但是不避風又下起雨來非常冷,我在這裡待了很久,期待火光能讓我溫暖,給我希望。可是一離開火,手腳又冷得非常痛苦,反而累死人的上坡卻能讓我手腳舒服一點。


溫暖的火光讓人不想離開補給站(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第八站城門水塘距離終點還剩下17KM,卻是三座大魔王山丘等著我們(針山 草山 大帽山)每座幾乎從最低處重新爬上。到此我已經花了15個多小時了,躲在帳棚內烤火時,工作人員好心問每個發抖的跑者,要不要放棄比賽,巴士已在旁邊待命了,大家卻異口同聲說『不要!』圍在烤燈周圍的每個人雖然都不相識,大家卻有著共同的遭遇,於是就像老朋友般聊開了。原來超馬最感人的不是競賽本身,而是人與人之間心靈頻率的共振。或許因為這樣,本來已經失去鬥志的我打算慢慢走回終點的,在休息了超過40分鐘之後決定第九站我就不停留了,至少要在20小時內回到終點拿到小銀人吧!


第八站溫柔鄉,根本不想走了(圖片來源:陳志恆)


第八站長休息之後,似乎恢復了一點力氣,開始一路超車,當然一部分也是因為風太大溫度實在太低停不下來(我那時不知道幾度,只覺得很像以前冬天爬百岳的感覺)。經過第九站,望著帳棚內烤火的跑者,我決定喝口熱飲就繼續前進,因為停下來就得再重新熱身,太痛苦了。


三大魔王第一個迎接我的是針山(Needle hill),山如其名,尖銳如中央尖山,只是夜間透過微光看過去,未免覺得太過猙獰高聳,心想我走得過去嘛?稜線上排著一列燈火正在上山,此時刮起陣陣刺骨寒風,這一切都太不真實,就像在夢境一般,好想鑽進被窩睡一覺,醒來發現這一切寒冷痛苦都結束了(其實已經半夜一點,早就超過睡覺時間)


針山之後的草山看起來山形比較和緩,但是黑暗中巨大的陰影似乎就像天際一般無法企及,唯有咬緊牙關冒著強風一步一步不停走著(因為停下來會抖得不停啊),冀望能逐漸靠近,一路上和同行的跑者互相鼓勵打氣,共度難關。


最後的大魔王『大帽山』正以六十年來未見的冰冷天候等著折磨我們。大帽山頂雷達站的燈火如此微弱,強弩之末的我真能走得到嘛?低頭啜飲水袋時,發現竟然結冰吸不動,裡面裝的可是運動飲料啊!而漆黑的山道就像漫長的通天路,好像沒有盡頭,走著走著就在力竭倒下之前,來到了此行最高點:『大帽山頂』。雖然手機就放在胸口,我也沒有停下來拍照的動力,直接左轉下山。路上迎面而來很多上山觀冰賞霜的民眾,我想這對於處在北迴歸線以內的香港民眾而言應該是很新鮮好玩的事情,但對於我們這些百公里的選手來說,則是痛苦不堪。


下山時磨難還沒結束,當我走在路上突然滑倒又站不起來,才發覺路面結了黑冰(black ice),這是一種危及車輛及行人安全的極端天候狀況(朋友們可以去google圖片和影片)。為了安全回到老婆身邊,只好步步為營,如履薄冰的挪動腳步,還好距離20小時還有兩個多小時,應該沒問題了......


上午三點多回到終點,剛好俊興前一步才回到終點,他比我更慘,眼角膜因吹寒風受損而看不清楚,多虧同行的跑者攙扶,才能安全完賽,不久後因大腿抽筋的小傑克也進到終點及時拿到小銀人。


或許是未預料到的天候狀況,主辦單位在終點沒有避風處也沒有烤爐,而接駁車被賞冰民眾的車輛塞住無法上山。外面又下起來大雨,大家只得躲在廁所中避風,不然真的會被凍死在外面。


經過一番折磨終於搭車回到旅館已經快七點,梳洗一番倒頭就睡。一覺起來已經中午,才知道發生了這麼多事情,大帽山最低氣溫-6度,主辦單位在上午六點多中止了賽事,還有許多選手被困山中,約百人因失溫送醫,其中三人情況嚴重。


(圖片來源:陳志恆


感謝同行的老婆鼓勵,沒有妳我真的想放棄。感謝夥伴俊昌俊興必誠進聰小傑克,有你們一起努力,黑暗中獨行時,我才覺得不孤單。


感謝這場賽事帶給我的磨難和痛苦,讓我學會了如何準備正確的裝備,讓我在零下氣候撐過第一個熬夜的超馬。當然更重要的是:我學會要在適當狀況下調整目標,重整旗鼓。要記住,放棄這次的目標並不可恥,因為唯有平安活下來才有下一次的機會。


編輯精選

比寒冰更涼薄的「抵死」― HK100山賽終止後記


延伸閱讀

急凍天氣下 HK100開跑

HK100參加者心聲

山賽手的心路歷程

發言
還沒有人發言耶!快來當一樓!